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2018年07月27日来源: 商洛日报原创散文

老董又开始修地了。

老董的土地全被种上了玫瑰。

上面要建玫瑰小镇,先是老王的地被种了玫瑰,接着是老李的土地,后来是全村的土地。最后呢,老董的土地上也不得不种上玫瑰。

老董不愿意种玫瑰。玫瑰中看不中用,那有粮食好?可领导逼着他们种,好像他们是种地的把式,好像山外的有钱人都是傻子,好像他们是土地的主人。可老董是听了一辈子话的老实人,这些话 只能憋在心里,从来不敢和镇上村里的干部理论。干部也知道他老实,也知道他是真心喜欢土地,由着他先拖着。

没种玫瑰的时候,老董既害怕又不好意思,总觉得对不起领导,好像自己给领导惹下多大的麻烦,也似乎是跟谁家女人有什么麻缠被男人逮个正着。于是,待大家都种上了玫瑰,他急乎乎也栽上玫瑰。

这下,他的心安宁下来。心安宁了,毛病也来了。先是手痒,接着是浑身不自在,然后是不想吃不想喝,人也一日日地消瘦。儿子接他到市里检查,医生说他嘛毛病都没有。儿子又把他领到省城大医院,还是嘛毛病没有。儿子孝顺,再把他领到省城北郊正阳寺,想请正阳寺的大和尚给看看。谁知正阳寺的和尚太忙了,求他的人在庙门外排着长长的队。老董不想排队,老董看见寺外有一块空地,捞起一把铁锨开始翻地。

地翻完了,老董出了一身的汗,嘛毛病都没了。

老董明白了,毛病是需要种地,而地里种满玫瑰。绿的叶子,多色的花,真是好看。可好看有什么用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除了领导来拍电视,就是县城的几个小年轻来照照相,他们留下几声喇叭和一些垃圾就走了,村里还是空空荡荡。村里人到是自在了,不种地不说,每亩地还有三五百的收入,玫瑰园还养几十号人。他不知道那钱从哪里来?有人说是项目的钱,他不懂得项目的意思,他觉得那项目硬生生是在糟蹋钱。

老董想种地,村子已没地可种。他找到村长想去种玫瑰,管事的嫌他太老。说是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们担待不起。

老董就想自己去修一块地。

老董是修地的高手。河两边的平地是老董带人修的,满山的台田也是老董带人修的。那时的老董真是风光呀,披红戴花跨马游街,组织还要提拔他当领导呢。可老董拒绝了,老董说他只会修地,只喜欢种地。老董带人继续修地,把能修的地都修了,没糟蹋一块空白的地方。不然,县里也不会在这里种植玫瑰。

骄傲了几十年的老董现在有点后悔了,后悔修了那么多的好地让人种了玫瑰,后悔当年没有留下一块荒地让自己现在修出来种粮食。

村里人不种地了,每亩地几百块钱够他们吃喝了。他们用那钱到超市买米,买面,买蔬菜。超市的米不香,超市的面没有筋道,超市的蔬菜寡淡无味。据说那些米、那些面还都是外国过来的,老董又担心那天洋鬼子不卖给中国人了,那吃甚呢?老董问儿子,儿子说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儿子当了官,好像啥都懂了,就是不懂农民的心,不懂农村的事,还喜欢指手画脚。

村里土地老董都熟悉,田边的石头也都认识他。老董跑遍拐角旮旯,还是没有空闲的土地。他们把每一块土地都种上玫瑰,就像老董要把每一块土地都种上庄稼。不同的是庄稼给村里人带来丰收的喜悦,而玫瑰只能寂寞地开,悄悄地落。

老董没地种,老天也着急。一连下了十几天的大雨,后山的一块地出现滑坡,彩色的玫瑰花被埋在了地下。玫瑰园出现了一块斑秃,很是难看。管园子的人想修复补种玫瑰,可玫瑰园掏不出钱来了,老董终于等来了修地的机会

老董虽是修地的把式,毕竟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了。尤其是砌石坎,打基础最低也需要四人抬的大石头呢。挖机请不起,老董只好请劳力,自己掌把头看线。钱么,老董有一点私房钱,他又特意进城骗了儿子一笔钱。可修地真是费钱呢,那些钱很快用完后,老董又把那副上好的柏木寿方也卖了。石坎修好,后续工程还有一半,咋办呢?谁想当年那帮修地的老伙计修地的瘾犯了,他们拿着家具厮跟他来了。他们一边聊着当年的记忆,一边帮着老董夯碎石、担土方。他们用了半年的时间,生生是修出了三亩平地。

老董大气,把那土地划成一畦一畦的小块,老伙计人人有份。他们种上白菜,苞谷,洋芋,辣椒,红薯,黄瓜……雨水丰沛,地里的菜蔬和庄稼使劲儿长,绿汪汪的馋死人。

可玫瑰园荒芜了,杂草丛生。玫瑰园赔了,老董心里燃起了一星希望,问,是不是又可以种地了?有人说,人家要种牡丹呢。有人问,牡丹能有洛阳的好吗?老董不知道,可他心里的希望倏地就没了,而且他还担心自己的土地,他忧心自己土地又被人种上牡丹。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