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王春锋2018年07月27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散文

父亲退休后与母亲一道回到了乡里,闲暇无事,便租种了邻居家一亩多田地。

记得那是好几年前的一个秋日的午后,母亲打来电话,火急火燎地说:“你们弟兄两个赶紧回来,你父亲简直是发疯了,竟然租种起地来了”。想到父亲自己身体不好,是病退的,我与兄弟连忙赶回。父亲根本不听我们相劝,黑唬着脸,坐在租来的那块田头,吧嗒吧嗒地竟抽起了因病戒掉的香烟,到了晚上也不肯回家。那份铁了心的执着,令我们无可奈何,最终我们也只有妥协。

从此后,父亲便一头扎进田里,把那块地变成了他自由徜徉的牧场。由于邻居撂荒了多年,田里杂草丛生,石块遍地。父亲一锨一锨地把土翻起,把石块一个一个地择出来,再挑走倒掉。听母亲说,那个冬天,父亲整日都忙在田里,有时连饭都是母亲送到田头。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父亲终于把田地整好了。移一畦春韭,栽两蔸藿香,壅几行小葱,撒一片莴苣……随着节令的变换,地里内容也跟着更新。记得那次我回老家,父亲炫耀地把我带到地头,那是谷雨刚过的时节,满地的幼苗在温暖阳光下,泛起一片嫩黄。“今年你们不用再买菜了,这才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呢。”父亲边指点边对我说,亮亮的眸子满是自豪和希望。

吃到父亲第一次送的蔬菜是在仲夏时分。那天晚上,父亲打电话说:“我种的青菜、黄瓜、四季豆成熟了,你们回来拿些吧”。妻子说:“专门回家拿那点菜划不来,再说那点菜又能值多少钱。”我想也对,于是我以工作忙为借口婉拒了。没想到第二天中午父亲竟坐了两个小时的班车,把菜给我送了上来。当满头大汗的父亲扛着一大袋子蔬菜出现在我门口的一刹那,我们简直惊呆了。父亲把菜分成了两份,一份留给了我,一份给了兄弟。那天中午,妻子把父亲送上来的菜炒了两大盘,我们一边吃,父亲一边给我们介绍:“这是纯绿色食品,多吃有利于健康,城里的菜没这好,你们忙,我抽空给你们送。”说实话,那天父亲种的菜的香味至今还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里。

以后的日子里,父亲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们送一回,有时也让熟人捎带。菜的品种也越来越丰富,甜嫩的玉米、西红柿、辣椒、茄子等时令蔬菜应有尽有。每次送上来,父亲总喜欢与我们坐在一起共同品尝一番,喝了几杯酒的父亲,微微发红的脸庞总是显露出自豪和满足的神情。

不知不觉父亲种地已有多年,夏天天旱,父亲常常顶着烈日不厌其烦地从数百米外的深井里汲水,敬业得像圣徒修课。至于付出与收获是否对等,父亲从未作过计算,只知道付出的是艰辛,收获的是快乐。去年我们回家过年,发现父亲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在严寒中,不停地翻地,整地。在父亲脚下,那块田地已变得黑油油,蓬松松,平整整。父亲说:“今年春早,你看,迎春花都开了,马上要种洋芋了,今年多种些,再给你西安的亲戚家送一些。”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几丛迎春花已绽放出嫩黄的花朵,在料峭的晨风中,像张开的灿烂的笑脸。父亲又说:“这几年种地,我身体也变好了,精神头也足了。”说完父亲使劲地伸了伸胳膊,爽朗地笑了,那幸福的笑声在冬日温暖的阳光里轻轻地流淌。

今年清明小长假,我回到了老家,刚进院子,就一眼望见在濛濛细雨中,父亲头戴草帽在田里劳作的身影。他佝偻着身子,挥舞着的锄头画出一个个漂亮的弧形。在微微的雨雾里,我仿佛看到了那黄灿灿的玉米、红彤彤的的辣椒、紫莹莹的茄子、绿油油的菜畦……也仿佛看到了父亲用锄头那只画笔为我们涂抹的立体的水墨丹青。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