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舒添宇2018年08月09日来源: 商洛日报短篇散文

严局长最近情绪有些低落。

不知道跟省委巡视组的进驻有没有关系。局机关人们议论纷纷。按理讲,在人们的眼里,这严局长颇有清誉。有一次,司机小蒋亲眼看到严局长拒贿退礼的情景,对方送的是一个大信封,鼓囊囊的。严局长严词拒绝。回头对小蒋说,看看,现在社会风气真是差,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机关,怎么能够随随便便收别人的财物。严局长的神情有点激动,就像那次在廉政建设事迹报告会上做报告一样。尽管下面的掌声不怎么激烈,稀稀拉拉的。局长的形象在小蒋心里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

平时小蒋根本不相信世上有鬼一说。那天晚上,严局长从一个酒局下来,喝高了。含混不清地命令小蒋,开车到梦圆小区。小蒋有点纳闷:局长不住那儿,时候也不早了,去干啥?车子经过文卫路,就快到郊区了。前面路边站着一个妙龄女,一袭连衣裙,群袂飘飘,风姿绰约。侧着脸,长长的秀发瀑布一般,看不太清脸面。醉眼朦胧的严局长让小蒋停车,那人一阵风似地钻进车子。车子继续走着。严局长有了鼾声。起起落落的。

车内沉默了一阵。“小姐到哪?”“你才是小姐!”搭别人的车,火气还不小。小蒋心想。“我是你们严局长的熟人,老朋友。”“哦!可是我们局长好像不认识你?”“怎么不认识?”“还记得一个叫何梅的女人不?”“何梅?”刚才还打着酣的局长一下子清醒了。“在哪里?赶快停车!”小蒋一脚刹车,好险,差点撞到路边建筑物上。回头才发现刚才上车的女人已不见了踪影。小蒋头脑猛一激灵,打了个冷噤。真是活见鬼!明明是一个活人,突然蒸发掉了。严局长早已脸色惨白,冷汗直冒。恍惚念叨着:“何梅!何梅!”定神看看车外,这里正是小城公墓园。“你怎么回事,把车开到这儿了!”小蒋也委屈得很,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把车开到这鬼地了!严局长随后神色凝重地叮嘱小蒋:“今天的事绝对不能向外说!”

小城真小。严局长住院的事情一点也不小。医院里,到病房看望的人络绎不绝。大夫是老熟人,叮咛严局长爱人:“别担心,没什么大碍,严局长大概是受了惊吓,精神过度紧张。需要静养几天!”身体确实没有病,严局长心里知道。小蒋这边,妻子心疼地直抹眼泪:“昨天出门还好好的,一下班就跟丢了魂儿似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蒋的老家在离小城不远的乡下,向来有信奉鬼神之风。家里开始鼓捣着为小蒋驱鬼收魂。保密就无从说起了,他和严局长晚上撞鬼的事情还是传了出去。

小城的形势发展的确有点不同以往。人们明显感到,路上交警巡警多了起来,跑黑车捞外快的少了,北新街混乱的交通井然有序了很多。饭店里吃饭喝酒的散客议论多的是关于巡视组的情况。局机关整体风貌也焕然一新。一向拖拉的人也能上下班准时整点。下属单位来局里办事的人总能够碰上温和的笑脸。财务科那个穿着妖艳,走出一路香风,胸脯挺得老高老高的“局花”,好像也变得稳重了许多。那笑容里多了朴实真实,之前的狐媚做作少了好多。这是才提上副科长位置不久的新人,从办公室小秘书上去的。这美女副科长在别人面前难以掩饰的流露出些许高傲,见了小蒋却大不一样,态度谦和。小蒋心里再明白不过。

虽说进了城,小蒋还是保持着普通老乡的情怀。小蒋心里想,巡视组要是能够长期驻扎这里该多好。老百姓来办事门好进脸好看话好听。阿弥陀佛!那次到另外一个局办个事,接待的是一个副局长,笑脸相迎,热茶侍候,嘘寒问暖,叫人那个感动。小蒋读书不多,平时就喜欢看看报看看电视新闻,知道老百姓是主人,机关里的人才是仆人。大多时候,里面的人都是以主人自居,言谈举止里看不起下苦的百姓,主仆关系弄颠倒了。

一连几天,严局长的脸色很不好看,大概是真病了。小蒋这样想。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局长很少有生病的时候。那次到外地出差,遇上一伙同学,被安排在一个高档宾馆,饭桌上,老板和机关头头脑脑围了一桌,仅茅台就整了近十多瓶,其中有一个年轻姑娘,惹火的高挑身材,肤色白皙,浑身散发着青春女性的魅惑,说是来自局长的家乡小城,特来陪陪乡党。好酒量,这样一来,严局长格外显得有精神,本来酒量一般的他,似乎有了神来之笔,醉得一塌糊涂,迷迷糊糊记得被那个漂亮的小乡党妹搀进了房间,那天晚上没回学校,就住在了酒店里……

第二天,往回走,坐在车上,严局长问起了小蒋,昨晚睡得好不好。小蒋连说好着哩,好着哩。车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严局长特意从后备箱取了一盒高档茶和一条高档烟,递给小蒋,辛苦了,犒劳一下。眼神里有一种小蒋看来琢磨不透的意味。小蒋想推让,严局长不容推辞的话语把小蒋未出口的话实实顶回了肚子里。

有几次小蒋开车到那个老地方,说是局长出差,其实就是会友。不是老朋友,而是去看望那个乡党妹,还正在读大三。学的专业跟严局长的工作联系紧密。每次严局长都是速战速决,顶多一天一夜。

据说这次有人把严局长举报了,网上发帖,跟帖的人蜂拥般,内容是水沟镇小流域治理工程存在严重工程质量问题。承包商正是严局长的老同学,就是第一次把还在读大三的乡党妹介绍给严局长的老板。举报人把真实照片一并晒出,引起了轩然大波。拔出萝卜带出泥。看来这次严局长问题不轻。后来纪委办案人员在局长的住处搜出了数目不小的现金,以及其名下的多个房产证。

说起何梅,就是几年前圆梦小区跳楼自杀的女人。拿当下的话说,几年前就死了的何梅是严局长的相好。为什么年纪轻轻选择自杀,至今还是个迷。严局长撞鬼的事在小城传得沸沸扬扬。没多久,心情坏到极点的严局长神情颓丧地走进纪委大楼。那晚的奇遇,也让小蒋大病一场,很长时间心有余悸。小蒋辞职了,到省城与别人合伙搞起运输。美女副科长也不知去向。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