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杨富安2018年08月15日来源: 商洛日报短篇散文

刘镇长最近很忙,不是处理群众来信来访,就是交际应酬繁多,晚上总是睡得很晚,常常在12点以后才休息。

一天夜晚,刘镇长从外面回来,已是1点钟了,他感觉很累,倒头就睡。刚刚睡下,客厅的电话铃声“叮铃……叮铃……”响起。他本来想好好睡上一觉,不打算去接这个扰人的电话,可想到在这个时候来电,是不同寻常的,往日那是从来没有的事,可今晚这个电话有些神秘,有些特殊,是不是哪位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

等刘镇长披衣起床,赶到客厅,拿起话筒,“喂”了一声,电话就挂断了,里面传来“嘀嘀”的忙音。

刘镇长坐在沙发上发呆,急于想知道那个来电是谁,拿起电话,按下回拨键,可是,他按错了,按的是删除键。

刘镇长回到床上,翻来覆去,总么也睡不着,满脑子是那个恼人的电话,会是谁呢?刘镇长在心里盘算着。春节之前,他已经去过县委书记办公室拜年了;检察院院长的儿子考上大学,他已经恭贺道喜了;县长招商引资的那家企业,他已经赞助了2万元;流水村的老赖,为林地纠纷问题,已经解决并达成协议……刘镇长就这样想来想去,一直煎熬到天亮。

刘镇长的手机7点报时了,他匆匆起床,在小摊上胡乱地吃过早点,来到办公室上班。他坐到软椅上,没有精力处理文件,没有心思浏览办公网页,脑子里还是那个莫名的电话。刘镇长想着想着,就在老板椅子上睡着了。

时间已到9点,太阳光照射到办公室里,亮堂堂的。办公桌上的电话清脆地响起,是刘镇长吗?今天县政府的视频会议怎么忘记了?从电话 中的声音判断,是县纪委书记打来的。

刘镇长忘记了文书通知他今天还有个会议的事,等他赶到县政府会议室,只有他一个人的位子空缺着,他只好红着脸低着头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刘镇长的屁股刚挨椅子,瞌睡就来了,他硬是支撑着,听完了市长的讲话。会议结束,想给干部们传达会议精神,可一句也想不起来市长的讲话内容。刘镇长就这样,精神恍惚了,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

办公室文书小冀,看到刘镇长很长一段时间闷闷不乐的样子,关心地问:“刘镇长,最近看到您总是怏怏不乐,打不起精神,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刘镇长暴跳如雷,对着小冀骂道:“我能有什么病?滚出去。”

小冀讨了个没趣,其他的干部也只好沉默,不再关心刘镇长了。

还是与自己搭班子多年的路书记与刘镇长关系要好,主动邀请刘镇长来自己家里,吩咐妻子做几个小菜,拿出一瓶好酒,让女儿给刘叔叔多敬几杯。

酒过三巡,路书记和刘镇长的话多起来。

老刘呀,咱们都是奔五的年龄了,干完这一届,也就退二线了。我早已看出你最近的心情非常沉重,思想上有包袱,早晚愁眉苦脸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你给我说,看能不能帮帮忙。

刘镇长知道路书记是自己值得信赖的老朋友,在一起共事多年,从未有过摩擦红过脸。

刘镇长毫不隐瞒地道出了那个午夜电话。

路书记爽快地说:“还是这点小事,看把你忧心忡忡的,去电信局查一查不就知道了吗?”

刘镇长跑到电信局,要查前几天的那个午夜电话。

值班人员说,不能给你查,必须要有县纪委的证明才能查询。那是纪委故意设置的,不过,你那个午夜电话很可能是纪委打来的。

刘镇长听了,傻傻地站在那里。

刘镇长知道,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中纪委反腐的力度是空前的,就连周永康、徐才厚那样的大老虎都抓了,何况我等鼠辈小苍蝇。

第二天,刘镇长主动地走进了县纪委的办公室。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