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王卫民2018年08月15日来源: 商洛日报原创散文

逆丹江而上,过黑龙口,在七盘河河汊,丹江河在这里分成两个起于秦岭的河道,水势明显减弱了许多。其中之一是沿原长平公路绵延约25公里,至秦岭脚下,当地人称之为岭槽的地方,嶙峋的乱石砾中汨汨流淌的山溪,清洌碧透,应是丹江源头第一滴水。秦岭公路弯道上的涵洞就是为丹江源头之水而留的。水出涵洞,落差中,水花飞溅,很快又汇成清流,急匆匆冲向峡谷,沿途不断汇聚着峡谷里的瀑布小溪。到了峡口与东峡水汇合后,水势就有几分浩荡。

最先饮用丹江源头水的是涵洞旁边,依着公路的一排排有铺面的土瓦屋人家。

这些土瓦屋就是上世纪初,自有了长平公路之后,而繁荣了近半个世纪的骡马店。

今天这些土瓦屋几近塌陷,残坦断壁,拂去岁月尘埃,仍能探究到其曾经的辉煌,以及那个时代发生在苍莽秦岭中的故事,寻觅遗落在岁月河里那转瞬即逝的风情文化和历史画卷。

“云横秦岭家何在,涌蓝关马不前”的蓝关古道,在盛唐时就有诗为证。而秦岭脚下骡马店的兴衰,只能是从口口相传中得知。长平公路的修通,极大地促进了商州与外界的贸易往来。由丹凤龙驹寨码头上岸的京广杂货、杭缎、湖绸有少一部分以马和骆驼组成的驮队,由老君峪过洛南,走华阳往北,走向陕北、内蒙、宁夏。大部分由丹凤、商州富商从南阳、洛阳购得胶轮马车,从龙驹寨出发,途经商州,一路车辚辚马潇潇,赶往西安交割。再中转到青海、兰州、新疆等地。中途给马喂料、饮水、人休息,日行百里左右,当车行到黑龙口地界,遥遥可见横坦着的巍巍秦岭,车速明显慢了许多,马开始气喘,车把式的鞭稍儿像蛇信子一样在空中环绕,结着花儿“叭、叭”作响,不到必要时,鞭是落不到马身上的。

当时的黑龙口街已经十分繁荣,这里商贾云集,木材、药材、生漆、漆油、核桃山货特产堆积如山,又有蓝天、长安小贩早把秦岭关隘小镇闹得车水马龙,夜间灯火如昼。从老石门口往东,店铺林立。临街铺面多为单层,厅堂悬挂煤油马灯,偶尔也有几盏汽灯,也有柜台上墩着的铁铸或铜铸的高脚豆油棉捻子灯。唯有“致和昌”“兴顺昌”两大字号有两层小阁楼。黑龙口只是马车队的过站,休息搭锅子。到了胡村往上,辕骡累或稍骡身瘦力弱的,就有可能开始挂套,一般只挂一匹骡马。那时的长平公路走南边的阴坡。直线距离短、弯小、缓冲少、极陡。秦岭底的骡马店成为了车夫们上秦岭的最后一个加畜点,而且在这里加挂骡马,距离短,畜力强,车夫的现洋,钢崩儿掏的心安理得,于是在这里吃喝消费比较大方。就出现了从峡口往上,沿途店铺越往岭底生意越好的状况。当时秦岭底约有五六家骡马店,在民国后期达到鼎盛。

沿长平公路过铁炉子就进入高寒地带,不生长小麦,玉米只有春播一茬,农作物以洋芋为多,间种大麻。莽莽秦岭,森林茂密,物产丰富,诸如连翘,杜仲、苍术、运志、五味,能进入商品交易的不下一百多种。在东西二峡还有成片原始森林。森林野生动物中最为称道的是香獐、金钱豹、羚牛。随着公路修通后,商业贸易活动的频繁,就有森林深处传来砍樵声和伐木吆喝声。路边堆积如山的木材散发着松香、药香。若在冬季,不时有几张珍贵毛皮挂在屋檐下,被过往各商用廉价的时尚商品换走,或是走私盐商用几升土盐换走。

店家都是本分的生意人,铺面门是当地的杨木材质,高大、厚实、宽畅。客人入住,大多为后半天进店,没有单间,一律是通铺大坑。“是否能够顺利轻松的上秦岭,这是所有车把式难以克服的顾虑心理。尤其是在落雪的冬天,有时挂两匹骡的套,上岭也十分艰难。从起步开始,鞭子不再是在空中了,而是直接抽在牲口身上,借助暴发力和惯性,上岭能容易些,车载过重或超高的,在冬季车马坠入秦岭槽的事故时有发生。一旦上岭,店家人卸了骡马,接过车把式早已议定的银两,一声“得儿”,骡马不用人管,自己沿岭槽小路自己回到自己的马厩,乖乖等着下次差役。

随着骡马店生意的兴隆,开烟馆的也拿上烟枪、烟泡儿窜进店内,鼓动车把式吸一个泡儿。也有从山外过来的年轻女子,以卖香烟、荷包等小商品为名从事红灯活动。而这些马车返回商州时,大量承运的有盐、棉花、布匹,碱面、食糖等商品。其时也有官方汽车往来,数量不多,与骡马车互不影响,与骡马店经营无关。也有商人将大宗商品委托骡马店卖出,以支付手续费的方式互利。

黑龙口街道 千百年来一直西望长安,通衢湖广,是古道上的重镇,逢农历三六九集,每到这一天,上至赵湾,下至小商塬,东西六七里地之内皆为交易地段。大牲畜、家禽、粮食多在小商塬。药材、山货多在大赵湾至黑龙口西街,因为街道狭窄又要通行车辆,显得十分拥挤,繁华。

星辰依旧,岁月更迭,如今的长平公路已载入史册,成为昨天的记忆。312国道,高速路已取代了曾经的功能。发生在当年的故事或鬼泣或人笑,都淹没于岁月河,散落在秦岭的崇山峻岭中。尽管至今丹江源头秦岭峡谷仍是当年那一股永远不断的清流,每一个浪花也是那时的音符,鸣奏的却是这个时代最美好的乐曲。也许刚刚恢复的植被下还有那时的斧痕或脚印,也许那一阵松涛林骚中似乎还能听到那时的人欢马叫,虽然,只能是人文商州渊源中一段插曲小调,但毕竟是我们这块土地曾经有过的声音,有过故事和传说,留下永不能再重复的一段历史和一页地域风情文化。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