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段光耀2018年08月15日来源: 商洛日报短篇散文

凌晨一点了,沟桥村村委会办公室灯火通明,夹杂着吵闹声村头都能听见。

屋里坐着三个人,村支书田家声,老柳,吴清。吴清掏出芙蓉王递给田家声一支,自己点上后把烟揣进兜里。“田支书,咱们都议三回了,不就条路吗,我修,再补一句,也只有我能修。”

田家声听后干咳两声,“今天屋里咋这么呛!”说完推开窗户。田家声明白吴清的意思,吴清的话是说给老柳听的,更是说给自己的。他明白吴清的背景,这背景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镇委书记吴罡。吴书记是吴清的表哥,另外修路的10万元项目款也是吴书记拨的。事情到这步很明显,吴清修路顺理成章,既保全自己,也不会驳了吴书记的面子。但是田家声踌躇满志,吴书记为人正派,深受群众爱戴,最近听说要升任凤县副县长。以吴书记的处事作风,这条村民的生命路绝不可能让吴清修。田家声还是揣测不安,必定血浓于水,谁能保证明知吴清一定会修出豆渣路,而吴书记一定就不让吴清修呢。

“你不能修,这是生命路,是咱大伙的希望路!”坐在角落的老柳咆哮起来。

不善言辞地老柳说出这样倒让田家声心生敬佩。吴清瞬间怒了,“姓柳的,你算啥东西,别给脸不要脸,不要以为捐钱修了所破学校就是功臣,我告诉你,你就是个二球。”

“混账,你说的啥话,吴书记都不敢这样和老柳说话。”田家声终究还是压不住肝火。

吴清不耐烦地说,“吴支书,只要你放话,我保证一个月把路修通!”

老柳猛吸一口烟,“你会把路毁了,路是全村人的命!”之后老柳不再作声,长长的烟灰落到脚上。

屋门吱咛着开了,缓缓走进一个人。

“吴书记,您怎么来了,您工作那么忙……”田家声看见来人后迎了上去。

“只准你们操劳,就不能让我体察民情。”吴罡边说边和田家声、老柳握手。

吴清眼前一亮,“哥,你怎么来了,这丁点事,田支书会办好的,你说是吧,田支书。”

吴清果然聪明,一语双关,给吴罡递话,让田家声搭话。

田家声一时无语。吴罡没理吴清的茬,拉住老柳坐下。“老柳,我烟瘾犯了,有烟没?”

老柳婆娑着掏出软猴王,我烟不好。

吴罡接后点上,“这烟和你老柳人为人一样,实在。”“你们说的话,我全听见了,今天不早了,这样吧,路使用权归沟桥村,承包权镇上定,三天后自有分晓。”

吴清回家后美美地睡觉了,原因不言而喻。镇委书记拨的钱,镇委书记是自己的表哥,表哥当晚亲自出面,这些联系起来结果看似尘埃落定。吴清作上了已经修路的美梦!

老柳回家后失眠了,辗转难眠,失眠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相信吴书记的为人,他是一个好领导,更是一名党员。但是,他还是有些疑惑,亲情、金钱有时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结果也往往变换轨迹。

镇上公布结果的前一天,吴清走进吴罡的办公室,把两条芙蓉王塞进抽屉里,“哥,这事你得帮我,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要的项目凭啥便宜姓柳的!”吴罡淡淡地说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老柳作了很长的思路工作,终于打消吴书记偏袒的想法。他来到镇上,想和吴书记说话,保证修一条使用百年的民生路。当看见进出的吴清,老柳明白了一切。

老柳捶胸顿足,他知道吴罡马上要升任凤县副县长,要是此时不见分晓,那以后此事就更没有办法改变。老柳写了封实名举报信,送达县纪委。

第三天,镇委会如期召开,正当吴罡宣布修路承包权归属时,县纪委的人带走了吴罡。吴罡走之前交待,会议继续进行,田家声公布结果。

田家声流着眼泪大声宣布,“沟桥村乡村公路由老柳承包修建。”另外吴书记出资购买两条芙蓉王慰问修建人员。

没过几天,吴罡回到镇委继续上班,一个月后正式升任副县长。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