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还刮着风,纷纷飘落的树叶很快被雨水淋湿了,风把雨幕撕成无数的碎片在天空飘荡。吹着杨柳忽东忽西,时而贴到了地面。屋檐滴着水,风把远处的花香带进高...

  • 怀念恩师

    2015年8月9日,我的恩师郜赛远,带着对生活的眷恋永远闭上了双眼听到这一噩耗,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恩师从此与我阴阳相隔。恩师啊!我没能赶上见您最...

  • 十年祭

    今天,是2016年的中元节,距离2006年8月17日,已整整十年。独自一人蹲在楼下用传统的方式祭奠已过逝的三姐,往日情景又不自觉地浮现在眼前。 姐,记得吗,在你出事前的一星...

  • 父亲“走”那天

    1970年腊月17日清晨,脸色蜡黄的父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坨浓痰卡在喉咙咽不下吐不出,呼噜呼噜作响。妈妈坐在床边无计可施,急得哭了起来。这时,村子里一些上了年纪的人...

  • 让幸福从头再来

    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但那是哪年、哪月、哪日,我一直记得不那么真切。 有时候,掰着指头想想,父亲好像走了很久很久了。那时,我还风华正茂。那时,我的儿子尚幼。儿子...

  • 谁是谁的秋殇

    秋,仿佛一夜之间来临,漫卷尘埃,飞扬阡陌,席卷心的城池。 一叶知秋。沐浴着初秋的凉爽,闲庭信步于公园街角,轻薄的叶儿簌簌飘落,滑过发丝、肩胛,散落脚尖,不经意的...

  • 风华烟月秦淮河

    我是披着淅淅沥沥的细雨站在秦淮河畔的。那河水不再清澈,甚至散发出浑浊腐朽的气味。那媚香楼仍在,风雨斑驳,几尽沧桑,绚烂依旧。灯、人、楼、水、桥、桨、雨、影、声,...

  • 杏花开了,你却走了

    从接到书国离开我们的噩耗那一刻起,我就在不停的奔波,不仅仅是书国的后事需要各种处理,更重要的是我不敢停下脚步,一停下来,书国的身影就在眼前不停地晃动。 书国是湖...

  • 他的独,殇情沉醉

    夜深,容若追忆着往事,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兮,葛维其己曼声唱着古人悼念亡妻的哀歌。那个如清莲般的生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长叹明月下,静月秋风里,将一段段...

  • 桃花泪

    夭夭桃花,散落天涯,凄美了蒹葭。 桃树下。她与他,光着脚丫,缺着门牙,嬉玩过家家。羞了桃花,红了脸颊。 渡尘流沙。他们长大,读书,走过锦瑟年华。毕业后,他将满腹才...

  • 痛悼何西来老师

    读《西安日报》,看到一行触目惊心的标题:《陕籍文艺理论家何西来病逝》,我当即如同雷击,怔怔地说不出话来。虽然我已知他从去年就被查出来有了肝病,但经治疗已有起色。...

  • 潸然的不只是泪水

    何西来先生驾鹤仙游了!凭栏东望,泪眼迷离,潸然而下的不只是泪水 我是先生的学生,屈指算来,已经二十多年了。我从内心深处感谢何西来先生的关爱教诲。这位客居京华五十...

  • 父亲,花开的时候走了

    2016年月3月8日对我来说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日子,是一个悲痛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敬爱的父亲永远离开了人世。 父亲出生于1944年,兄弟排行老四。13岁时就没了父亲,由几个...

  • 三生石上的泪滴

    三生石上第一世 那一世,你为古刹,我为青灯;那一世,你为落花,我为绣女;那一世,你为清石,我为月芽儿;那一世,你为强人,我为骏马。我知道,我将生生世世与你结缘。...

  • 父亲,我想你了

    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来到父亲的坟头看他,用双手捧起那一把把的泥土放上父亲的坟头,任凭我那满眼满脸的泪水淋湿了手上的这泥土。此时,任何言语都...

  • 多事之秋

    不经意中安静往往就能被一个电话打破。 这个秋天注定事多,先是老同学高速路上翻车,随后朋友开车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接着一老友的夫人因病住院发生了医疗事故。就在我对...

  • 读《钗头凤》

    曾经那么美丽的相遇,吟诗作对,倩影成双,轻舞慢摇,芬芳满怀,满心都是春色融融,满目都是彩蝶翩跹,惊艳了春光韶华,温暖了冰心冷面。 只是短短一年多,世俗孝道,就让...

  • 一纸文字寄哀思

    惊闻王冠亚老师于4月16日清晨仙逝,大悲无泪,却痛彻肺腑。 曾经我以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子还长得很,待心无一事之时,再去拜望老师不迟;曾经我以为,只要奋力耕耘...

  • 我紧盯着朋友拍摄的这组照片,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对于一个交通事故频发之地,灾难留给这里的会是什么样的印记呢? 沿途是高大的白杨,粗壮笔直的白杨。可在这里,这些树木...

  • 一别一辈子

    今年已经是婆婆离开的第九年了。她的相貌仍然清晰,声音却早已模糊了。思绪常会回到九年前她弥留之际,大人们把我推到她的跟前,她嘴里含糊地叫着,荣荣,荣荣她那时还挂念...

  • 医生的爸爸

    我一生最痛苦绝望的晚上,就是爸临终前的那个晚上。我陪在他身边,知道他正在死去,我痛不欲生,却完全无能为力。 爸是肝癌,基本上,从确诊起我就没有抱过希望。家人曾经...

  • 过去都没了过去的样子

    时间真的是改变人的利器。 多半年前的我是多么渴望踏上北方的故土,吸一口西安冬季的家乡味儿,即使这味道里带着雾霾的气息,心里也有很踏实的感觉。然而现在心里更多的是...

  • 仰望天堂

    久久不敢提笔。唯恐一提笔,就泪如雨下;久久不敢回忆,唯恐一回忆,就惊扰了你我之间那份默契和宁静。 初识你,是四年前。那时我在水利部门工作,刚出版了第二部散文集《...

  • 有时候觉得很悲观,明天我会不会死掉? 死其实并不可怕,就像睡着了一样。可怕的是不知道何时死,在未死前还要煎熬许多困苦和疼痛。 因为你实在无法左右命运,更无法掌握生...

  • 当为东风第一枝

    路过,街旁,卖花老人,清风微微,鲜花数数,有的含苞低首,有的暗香袭人,有的绿艳红羞,与众香不同,偏有小小紫色花瓣凌风微现,蕊粉淡点,傲然不同。我之浅陋,探问之下...

  • 请问苍天:咱老百姓的救命钱去哪儿了?

    前不久,当朝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大官人对外放话说:国家将研究医保职工退休人员实行退休后继续缴费政策。这一顶层设计的话一出,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惹来骂声一片。 楼大官...

  • 梦中梦

    第一曲,花烙 风声冉起,今生踱步,又是一个黄梅雨夜,望木窗外的醉人芭蕉,留几行思情泪水,取下梨花金钗,褪去织锦缎袍,躺在花瓣中沐浴,热气蒸腾,擦淡了红妆,还有眉...

  • 鱼的记忆只有7秒

    曾经那片淡蓝的海域是我的世界,看不到交界的界面,只有日出日落的光线,交替的记忆让我每一口呼吸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可惜我总忘记你的视野、你的心跳、你曾经真的来...

  • 宋江的悲哀

    宋江的悲哀,是小人物的希望。 被刺了金印,怕是不上山也难。几番让贤,让到行者都冷了心:哥哥只管让来让去,让得兄弟们心肠都冷了,怕也是真心不想当这个首领。后来的几...

  • 虐心

    就在此刻,整个人的脑海依旧还是浑浑噩噩,总是回想起刚才你说的话,很虐心,我知道,无论我怎么努力,无论我做的再好,不属于我的依旧不属于我。 现在才发现,原来真正的...

  • 行走在消逝的边缘

    孤独寂寞与转眼即逝的风景,都不是我童年的最爱,活泼开朗的年龄,在排斥喧闹以外的东西时便疏远了它们。与其说不喜欢易逝的生命,倒不如说是惧怕瞬间的美丽背后有无尽的黑...

  • 寂寞时刻

    你一定有过寂寞的时刻,或许在暗无边的深夜,如四散的星光照拂着你;或许在通体透亮的白昼,它如潮水般向你涌来。 寂寞是一场不可惊扰的酣梦,只可独享。在无限大的时空里...

  • 一片枯叶

    这个七月的清晨,我在一群飞鸟的合唱声中醒来,极目望去,没有见到它们的身影。一片在晨风中飘然斜坠的枯叶却锁住了我的视线,它如一只力不从心的蝴蝶轻柔地落在花坛边的水...

  • 都那么紧疼了,放手吧

    你一直想让我坚强,又心疼我坚强,远远地用淡雅的素签只语挂念。人早已不在视线里,依稀感觉望着自己的QQ图像会是你的,发长长的呆,木讷长长的的表情,原地,不想动不想走...

  • 允贤心里到底喜欢谁

    女医明妃传让人流连忘返,难以割舍:允贤到底喜欢谁?无疑,她的最爱是朱祁钰。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那是一个一见倾心的男人,而且当时没有所爱的人。一直为允贤感到可惜...

  • 与书作别

    从小到大,我都喜欢沉浸于书香之中,始终与书不离不弃。我虽然算不上合格的读书人,但是也曾梦想坐拥书城,那是年轻时的异想天开。 一本本积攒起来的书,成为我的精神财富...

  • 友爱阳光

    结束了一场六年的异地恋。其实一直都知道是没有结果的,没有选择分手,是怕打破现有的安宁,我一直渴望的安宁生活。我以为说出分手后会无声痛哭,会不知所错的过日子。六年...

  • 袅袅烟香亦寂寞

    在网店看到一套《百人小品》,分为四本,分别为《钱之趣》、《酒之趣》、《烟之趣》、《食之趣》。本也没有打算要买的,看在书价便宜的分上,就买来一读,毕竟也是名人之趣...

  • 从几个名字的人殒命谈起

    人的一生,名字很重要,不小心就成为左右自己命运的利器,成者国家栋梁,败者命毁人亡。 最能与名字相关的殒命就是国民党大特务戴笠的死,有戴机撞戴山,雨农死雨中之说。...

  • 从旧照片想起,那个照相馆呢

    在几天的写字时间里,需要补充一些旧照片,翻了几张旧照,突然心里一动,原来给我们照了很多照片的那座七里河的,应该叫小西湖照相馆,现在去那里了?很长时间自己都忘记了...

  • 爱不是礼物

    人的一生会收到很多礼物。但在我看来,属于我的礼物只有一样:记忆。 也许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在现实世界中的礼物概念,是小于内心的。因为从我成长的经历来看,确实...

  • 乱弹·乱谈

    难道这是年轻的表现吗?最近几天生物钟混乱,晚上11点多才能睡觉,早上早早就醒了。满脑子都是开学的事,新学校的事,同事的事,班里的事。激动,谈不上;兴奋,谈不上。总...

  • 教导主任是什么

    2015年8月26日,教育局公布了学校新的领导班子,干了5年班主任的我,从那天开始成为了学校的教导主任。 刚开始在教导处的时候,很难。一切都是陌生的,学校来了一位新任的...

  • 严冬还会持续

    自2014年以来,全社会经济出现了大调整,说是调整,其实更像是在理性回归。反映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也反映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最近上街游逛时,明显地发现购物的人比以往少...

  • 明天上班

    从学校出来,在家里已等了八个多月。前天,爸告诉我:下星期一去乡里上班吧!言情间洋溢着做父亲特有的讥讽与得意。其实,我懂得,他比谁都酸楚。 我心里一热,一点儿也不...

  •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嘿,好久不见多少次我想过与他再次相见的场景,我告诉自己一定要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微笑着跟他打招呼。可是缘分却往往不是尽如你我所设定,有些人终究是该路过的。 2016年春...

  • 奇怪的定律

    最近发现一种很奇怪的定律,身边的朋友慢慢开始步入正常轨道,有些人走进了幸福的殿堂,有些人工作受到领导的肯定,有些人开始慢慢走向成熟。突然这样一反应过来,发现自己...

  • 土楼的遗憾

    土楼的美丽与壮观,见与不见,都在那里,图画和实景相差无几。可是,土楼的历史和人文,见与不见,感受却大不相同。 也许土楼更适合远远眺望,不太适合近距离的观赏,更不...

  • 给我一个晾晒悲伤的日子

    我不是圣人,心底或多或少掩埋着烦扰的东西。开心的笑过,快乐的活着,那些心底的悲伤仍旧存留。那么,就选一个日子,让我晾晒我的悲伤。 【回到过去】 忘记有多久没有在清...

  • 岁月不曾将你我遗忘

    原本我以为只要自己爱的足够用力,她就一定会感觉到我的心意。原本我以为只要自己爱的死心塌地,她就不会把新濠天地娱乐官网当成儿戏。原本我以为只要自己伤的痛哭流涕,她就不会忍心逃...

  • 越迷人的东西越伤人

    在这个世界上,往往越是迷人的东西就越容易伤人。新濠天地娱乐官网,散发着醉人的熏香,吸引男男女女,结果却将大部分人拒之门外,任凭他们被寒风侵袭。在这个世界上,往往越是美丽的东...

  • 去年元宵今朝别

    丁亥年正月十五日晨,天地正在落雪,我和妻却在飞雪中与儿子送别。大学最后一年的儿子,舍不得大病未愈的父亲,眼角和外面的天地一样:潮潮湿湿、迷迷离离。 妻子送其下楼...

  • 请还我们夜的黑

    2014年1月4日凌晨,象限仪座流星雨。象限仪座?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个天文术语,知道流星雨,象限仪座是什么,一头雾水,不知道。我第一次听说,顿觉自己孤陋寡闻了。远方的...

  • 家有花草的感伤

    就在过年的火树银花里,家里发财树的叶子落得更多了。发现这件事情时我正与亲朋们畅饮,不经意抬头恍然:约莫与我等高的树干虽在,枝叶却已枯掉大半,只有数的清的几枝上还...

  •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苍穹作烘炉,熔万物为白银。 此时此刻,我从屋内望向窗外,那情那境竟一点不像古龙先生上面那两句对严冬的描写?同是...

  • 休恋似水流年

    时间就像身边的风,触摸不到,逃走得迅疾。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住 ,三百六十天便不见了踪影,倏忽的,成为了一种消逝,并来不及盈握住什么。轻轻回眸,四季光阴在心底深处淡...

  • 因为,还在路上

    请我的朋友原谅,请我的文字原谅! 曾于那七月流火的日子,我将自己的家门和文字锁上了。没有道别,没有解释,也不需要杯光灯影下的饯行。就这样,以一个男人的沉静与傲慢...

  • 时隔两年,再谈孤身走我路

    夜深了,喉咙咳着,听过了水滴答的声音,咽下半杯酸涩的可乐。身旁都黑了,镜子里只有一个在亮光屏幕前疲惫的身影、想起,两年前这个冬天,我执一件灰色袄子,双眼泛着血丝...

  • 寻梦的年代

    我仍在挣扎着我的梦。 梦当然很美,令人一想起就忘乎所以,忘了现实的残酷。 可是梦终于抵挡不住现实的残酷,被击打地粉碎一地,只留得闲影碎片在心中凋零,除了叹息只有叹...

  • 原来被依靠也是一种幸福

    2016年1月10日,农历腊月初一16时45分,父亲永远地闭上了双眼结束了他在人世间86年的历史。 这些天来我内心总是空落落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父亲活着时的情景、他的音容笑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