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藤儿叶返青的季节

    秦岭深处的四月,春花谢尽,山林返青,一阵清风吹来,温润的空气里流动着青草和泥土的芳香,悄然潜入心底,又到了采摘藤儿叶的季节了,它总会勾起我对故乡一段绵长悠远的记...

  • 又闻槐花香

    黎明,被手机微信接连发出嘟嘟的清脆响声喊醒,原来是好友夏发给我的清晨第一声问候。夏说:她昨天中午去摘槐花了,下午在家收拾槐花,蒸槐花麦饭,很香,很好吃读着夏的微...

  • 故乡的老屋

    房子年岁久了,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变成了老屋。 时下,在我的故乡,在那个深山中的小山村,一座座空着的老屋,已经越来越多了。 这些老屋,大多十室九空,门上常年累月...

  • 凝视一丛蕨

    城是小城,却因了丹江、凤冠扬名省内外。在我的意念里,小城应该是舒缓、淡然、宁静的。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而今的小城,也是脚步匆忙,噪声四起,一刻也不得消停的...

  • 蝉的吟唱

    时令刚刚进入初伏,几场暴雨刚刚下过,天气就燠热起来,秋庄稼便铺天盖地的占据了每一个土塬,每一个丘陵,每一条沟壑,每一片田野。河流在阳光下泛着一片又一片的金色,两...

  • 山里的夏天

    丹江两岸焦阳似火,盛夏,一头扎进老家的深山,随着信号从手机上消失,就彻底进入了桃花源。 头顶上被古树遮盖,阴阴的,凉凉的,身上有微汗,却不燥热。头顶上是画眉子、...

  • 香椿臭椿

    甘愿长期漂泊于南山中,一向并不觉得香椿和臭椿有何特别。可时隔二十五年之后再次走进孙家砭村,我却对香椿和臭椿有了新的认识。 打眼望去,满山是树。驱车上山,时走时停...

  • 故乡的桦栎树

    在秦岭深处的那个大山的皱褶里,一个四面环山的村落就是我的故乡,也是我的出生地。 几十年过去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我,总是对故乡有一种很深的感情,无论游子的脚步走到哪...

  • 清清箭河水

    故乡山槐,地势呈船型,东西走向,安静祥和。发源于鹃岭和鹘岭的箭河一水南流,穿过窄窄的三里峡,蜿蜒流过那个叫作三槐的静静小村庄,一头扎入七里峡,挤挤挨挨,跌跌撞撞...

  • 桂花、中秋和女人

    午饭的时候母亲问我,院子里的桂花开了吗?我说花开得正好。母亲一脸的欢喜,忙说她要亲自采几支供奉菩萨。 今年的桂花开得很丰硕,黄灿灿的花开得簇簇挤挤,虽然九月初下...

  • 七月,多雨多愁的月份。 炎阳天里享受大功率淋浴,怎一派酣畅淋漓!身处山区,却总是想起突涌的山洪,以及,在泥浆中挣扎的生命。 预报有雨,来的却如此肆虐,如此暴戾,如...

  • 山村冬夜

    冬日天好短,吃过饭,磁晃一会,天就黑了。 山里面冷,天一黑,好像厚厚的夜色中显得更冷。 烧炉子啊,山里人院子里码着一摞摞柴禾瓣子,美的很。烧起来火旺、耐实。铁皮炉...

  • 墙角一枝梅

    一场大雪过后,冬阳似乎失去了往日的威力,寒冷的西北风总让人感到透心地凉。山上的积雪久久不愿离去,平地的积雪也顽强地挣扎着,多日不想融化。俗传雪等伴,这几天果真又...

  • 春到人间

    虽然时令早已立春,但顽固的冬寒却依旧缠绕在周遭,特别是清晨,一出街门,那料峭的风嗖嗖地吹进袄领,浑身上下仍不时地要打几个颤抖,但我并不惧怕它的冷酷。 当寒冷仍在...

  • 梅笺

    荆楚岁时经尽,今年不见梅花。虽已是岁末年初,阳台上的几株梅却依是只见一个个的小花蕾,仿佛青涩初熟的少女,要等其身姿婀娜,怕还要再等一段时日。 一晌凝情无语,手撚...

  • 秀,它是一个形容词,还是一个动词? 在遇见它以前,我曾思索过这个问题。 那一枝艳丽的腊梅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它没有一丝顾虑,我没有一点防备。 这枝寒冬腊梅花从高...

  • 虎头鞋

    雪,大概是最出色又最蹩脚的染匠了。它一出场,簌簌簌,稳稳两刷子,哪哪儿都是白的了。 好像为了把这单调的色彩打破似的,一下雪,我奶奶就招呼我娘说:来来来,咱们做虎...

  • 鱼食花

    稻花,是长在稻秆上的花;鱼,却是稻秆下的花。 想到鱼,总难免想到池子。有这么一个池子,水漫及腰。小心翼翼下水,踩在柔软的淤泥上。忽然,身边有滑溜的事物一闪而过。...

  • 与梅有关的对联故事

    冬末春初,正是腊梅盛开的时节。春为一岁首,梅占百花魁、冬来梅花点点,春回爆竹声声、梅花报春信,瑞雪兆丰年,这些梅联生动传神,写出了梅花迎春的喜人情景。 犬行雪地...

  • 水仙报春

    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暗香已压酴醾倒,只比寒梅无好枝。北宋诗人黄庭坚如此赞誉水仙花。寒冬里,室内放置一盆高雅脱俗、清香优雅的水仙花,别有一番意蕴。 腊...

  • 烟火流年

    时光匆匆,季节轮转。2016年悄然打上一个句号。岁月无声,日子却有痕,在这烟火流年里,我们匆匆前行,渴望着时光静好,欣喜着是岁月无恙。平淡的时光里,用烟火书写一笔简...

  • 小寒的慈悲

    小寒,落一场雪,是很美的。雪落的时候,又让人觉得,小寒其实本来就该落一场雪的。 雪下大了,从窗户里望出去,全世界都是一场纷纷扬扬的盛开和飘零,也繁华,也素净,也...

  • 马背上的新年

    热血男儿总希望能策马奔腾纵横驰骋,听风声在耳边快速远去,新的光阴扑面而来。再没有比这个更加快意了,尤其在岁末年初,多么渴望迎接一个马背上的新年。 虽然不是游牧民...

  • 书有色

    书有色,由来姿色动人。 唐朝的皮日休在《六箴目箴》里写下这样的句子:惟书有色,艳于西子;惟文有华,秀于百卉。爱书人赞书,从来不吝佳辞妙句。天花乱坠,在所不惜。 书...

  • 炉火摇曳

    家里盖新房,缺钱买到足够的木头,爹娘商量好把老房子拆了用旧材料,我们暂时住到隔壁奶奶家空出的屋子里。 我和妹妹帮着娘搬东西,喝醉了酒的蚂蚁一样,跌跌撞撞,从西屋...

  • 书中何所求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 杨柳春水美人船

    这是一片干净的水,水质清澈的河流。初春的柳枝是柔软的,春水是柔软的,美人与船亦是柔软的一切都是柔净和纯美。 柔软的宣纸上,画柔软的春水杨柳,水面上有一叶扁舟,舟...

  • 燕子今年飞来早

    树林刚刚泛出绿意,性急的小燕子就迫不及待地来我家看房了。这一对小燕子不知道是不是家乡的那对,哪怕是它们的儿女也好啊,我们也算老乡了。 梁上有双燕,翩翩雄与雌。小...

  • 犁花

    只有耕过田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犁花。 犁花,是农民耕地时,泥土被犁铧翻起的刹那所绽开的形状。犁花的开放不是一朵朵,而是一串串,昙花一现却绵延不断,最后开成一条条长长...

  • 芦芽

    能够被识别和提起的,常是有独特气息的事物,比如说凛凛却有草木气息的早春,还有东坡,以及他那首题画诗。 蒌蒿、芦芽都是早春的事物,也都极具个体特色。蒌蒿除野生外,...

  • 水中烟

    在乡村,早晨起来,清亮亮的小河边,爬满螺蛳,河水清澈见底,乡人伸开双臂,用两只手捧,河床上泥雾腾腾,并向四周扩散,河水部分被搅浑了,泾渭分明,它是水中烟。 水中...

  • 宣纸之美

    琴弦描,蚯蚓描,行云流水描;雨点皴,荷叶皴,泥里拔钉皴这些舞姿一般的笔墨需要一片怎样的承托与润泽啊。多少个日夜的引颈翘望,千里万里的跋涉求索,她们终于相遇了。这...

  • 杏花 杏花

    我又一次与杏花失约,虽然植物园里那珠唯一的杏树近在咫尺。 春至寒轻,我来了,而杏树仍然铁干萧索,形销骨立,我怅然而归。我又一次经过,杏树已经香花委地,香消玉殒,...

  • 烟光淡宕

    我喜欢的生活,像云般轻盈,淡而薄,光影绰约,甚至可以来去无踪。我喜欢的日子就如同诗词里的句子,短短的篇章,长长的韵味,淡中见真情,趣中得哲理。 清代魏之琇《头陂...

  • 腊梅吐清香

    寒冬,去庐山脚下的东林寺赏腊梅花成为一种雅趣。这不,朋友就早早去了东林寺探班,并拍了寺内腊梅的照片,预计下个星期是观赏的最佳时机。于是,心怀念想,暗暗存下这个朝...

  • 读菊

    唐代诗圣杜甫诗云:寒花已开尽,菊蕊独盈枝。大诗人白居易亦诗云:耐寒唯有东篱菊。不学群葩附艳阳(宋诗人史铸诗)的菊花,又傲霜踏寒而来了。 那依花色命名的一团雪;依...

  • 消失的木屐

    搬新房时,我又看到了老屋角落里的木屐。恍如见到久违的朋友,倍感亲切。木屐上的麻绳已经朽断,我的思绪被牵到往昔岁月。 过去,乡下雨天,乡路泥泞。出门没有雨鞋,木屐...

  • 新年的门槛

    又一个新的黎明到来了。我像往年一样,早早地伫立在自家的庭院里,等待时光的暖流从黑暗中嘟噜一下钻出来,流泻到我家的门槛上,然后再融融地倾泻到我的身上。 明媚绚丽的...

  • 鲁冰花

    啊,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最近我总能在公共场合听到这首歌,有时还会跟着哼唱起来。这首歌也许在童年时就在我心中扎了根,不管历经多少岁月,我也不会忘...

  • 青丝缠绕

    放养着一头的野发。 无收无管任它长,有三尺长了吧。每揽镜自顾,看着它垂下来,垂下来,垂垂下来,垂到肩,垂到腰,只觉得自己垂手无策。 好像来到一片未开发的非洲草原。...

  • 流年若水文相伴

    流年若水,岁月幽香,走过冬至,走过大雪,2017年的时光已大半消逝。我喜欢安静地坐在一隅,回望淡淡的旧日时光。 我喜欢文字,它仿佛是我指尖上轻盈的蝶,洒脱随意,翩然...

  • 缸中日月

    缸,或泥或陶,或大或小,或精致或粗糙,或年轻或老迈,皆如农家一员,静坐屋里屋外,角角落落。承载着农人的辛勤与汗水,存储着季节的收获与更迭,或与数辈几代相伴日月,...

  • 梅花的隐喻

    古琴曲梅花三弄,让我听后产生许多虚无缥缈的想像。 音韵在富丽中见清丽,旋律在多彩中显简约,感觉在纷繁激昂中体会到一波三折的婉约与纠结。我想,难怪梅花一弄断人肠、...

  • 潆洄在心底的清泉

    男人的第一感觉是视觉,比如我对孙利赢印象的加深,就是缘于她的一张微信头像。那是她在舞台上演奏二胡起身向听众致谢时的一张照片。那张照片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鲜活靓丽...

  • 落叶之美

    晚秋里的场景多是落木萧萧,无边无涯。萧萧,看似凄凉落寞,其实是耽美的,深藏着一股静气。斜晖脉脉,无边落叶,静寂之秋因这空旷清美显得从容大气起来。满地落叶,不觉得...

  • 种子是秋天最美的花朵

    厌倦了两点一线的小城生活模式,突然想去看金色稻田。 放学立即骑了摩托直奔那个叫沙波登的河谷,可迎接我的却是一个个默默伫立的草垛。落寞中继续前行,一片雪白的蒹葭意...

  • 三峰山下有禅茶

    《茶经》道: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就是说,茶,这种好东西,是南方专属的。 假如,将南茶北移呢?命运会不会像北移的橘,生淮北为枳? 若它依旧叶如栀子,花似蔷薇,茎如丁...

  • 银杏浮想

    梅西那片银杏林,每逢秋天来临,便黄澄澄的一片。龙鳞形状的叶子,像一片片黄金,挂满树梢,铺满山坡。游人如织,尽情享受大自然的慷慨馈赠。 银杏,一种遗世独立的植物,...

  • 清贵

    看人画牡丹,最喜欢的是用墨画出来的牡丹,只用墨,和水。 这样的牡丹,只一丛,或者一朵,就可以底气十足地压住一整个春天。就像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一首就够了,一...

  • 湾秋荷濯我心

    履新,按说是该高兴的事,可是我,却怏怏的。 早晨,我按照在省城的习惯老早起来,带着灰色的情绪来到附近的公园。 面积不大,座椅破旧,一边还是山坡,单纯的几个树种,也...

  • 难忘浮桥

    我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第一次走上浮桥的,那种惊奇、快慰与满足,至今追忆起来依旧历久弥新。那是这座山清水秀的江南小城一道别致的风景,我当时甚至在想,倘若这痤玲珑...

  • 杯中有微澜

    更深夜静,微月朦胧,在灯下翻阅一本线装古诗集,读到了宋朝诗人黄庚写的《夏夜小酌》这首诗:小酌酬清兴,凭阑看日移。分茶醒醉客,添灯了残棋。萤影明桐井,蛙声出草池。...

  • 封龙山秋韵

    出石家庄西南十来公里,有一处山叫封龙山。它虽不是什么名山大川,却林木幽幽,障石嶙嶙,加之地处近郊,倒也是人们闲暇游玩的绝佳去处。 婆娑的细雨,将灼艳了一个夏天的...

  • 虫约黄昏后

    当秋天的脚步越来越重,无论草丛还是院落,都会传来蛐蛐那简单而又肆意,温暖而又质朴的吟唱。唧唧唧、吱吱吱此起彼伏,你高我低,我引你唱,琴瑟和鸣,鼓角相闻。从傍晚到...

  • 诗里灞桥

    那是十几年前12月初的一天,我们一车潮州游客,从西安出发往骊山,看了兵马俑,游了华清池。吃着临潼石榴,怀念着江南荔枝。见不到一骑红尘妃子笑。那位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胖...

  • 一钩新月天如水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乡下的月亮都是透明的,晶莹透亮,似水。城里的人虽然繁忙,夜归也是常有的事,但满目的霓虹灯早让人眼花缭乱,心目中还...

  • 鸡公山听日

    山在信阳南38公里。 入秋,天凉了,谁还去避暑?山上的疗养院已经关园,偌大的楼屋只住着几位留守;宾馆和饭店似乎不改嚣嚣,一问,是开专业会议的;自费的旅游者寥若晨星...

  • 小闲

    小闲,意即稍有空闲,细碎的闲暇时光。貌似微不足道,但在忙碌浮躁的快时代,能够暂且摆脱束缚、乐享小闲,却又颇是难得,弥足珍贵。 就连生于唐代的李涉,也在《题鹤林寺...

  • 遍地虫鸣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乃声。 张潮觉得,耳际有此天籁,方不虚此生。嗯,这算得一种福气吧,是听之福...

  • 水缸

    有很多东西,随着时间的前行,逐渐离我们远去,比如水缸。从我有记忆开始,家里就有水缸,大大小小好几个,有盛水的,有腌酸菜的。 水缸大都是用粗陶制作而成,深褐色,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