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荷叶为伞

    一年之中,人有两闲:冬闲与夏闲。冬闲是取暖,柴草生烟;夏闲是乘凉,中庸平和。虽然万物生长,植物们没有闲着,可是午后天气燠热,人又不能在烈日下到处瞎走,于是便睡,...

  • 泉水人家

    如果说荷芰扶疏水半城。想必,你一定知道那是说泉城济南。如果你有幸,在夏日雨季来泉水人家走走,一定会格外欢喜。 到达泉城,恰逢雨季。小雨滴滴答答,时下时停。我走在...

  • 散落在时光里的读书印记

    周末,趁闲暇整理早年发表的一些文稿。这些文稿,有散文、随笔,有诗歌、小说,还有读书笔记和评论文章。零零星星的铅字,似是一个个心灵的符号,静静地流淌在报纸的隅角,...

  • 凉呀凉

    春日霏霏,秋日绵绵,而夏,一提起便就是烈日炎炎,大汗涔涔,难见一丝的风,偶然才飘过几片如纱般的薄云,天空就像一间被擦洗得窗明几净的屋子,骄阳得以无遮无拦地肆虐。...

  • 芒果飘香

    有友人送来一袋自产的芒果,树上熟的,金黄的皮晕染着绿,闻一闻,酸甜醉人,口里即时泉涌。掰开果皮咬上一口,甘甜炸裂满口余香。话说这芒果是热带亚热带的水果,最出名的...

  • 古城茶舍

    一个下午,我独自一人在牌坊街慢慢走着,古城潮州的慢生活就是这么让人惬意。 古城的茶舍特多,几乎五步一间,十步一店,便成了很有地方特色的独具一景。这么跟你说吧,古...

  • “免费”旅行

    世界那么大,总想去看看。然而,旅行不是想去就能去。李白曾说,行路难,难于上青天。狗尾续貂一句:观景难,看几眼就要几百元。有一个段子,说,交通,就是把路围起来,一...

  • 瞻园一瞻

    也许,三月里那次四人三城游,称得上我的旅游生涯中最名副其实的闲游。 丁酉三月,女儿有几天空闲,与其好友丽风相约,要来次烟花三月上扬州,邀我与老伴同行。二中二老,...

  • 想念萤火虫

    小小萤火虫,屁股挂灯笼。游戏草丛中,夜晚闹哄哄。萤火虫,提灯笼,好像星星亮晶晶。萤火虫,提灯笼,好像星星数不清这些萤谣都是童年夏天甚为流行的,直至今日甚至将来都...

  • 鸟儿和树都是传奇

    我一直觉得,鸟和树,是恋爱和相濡以沫的关系。它们若即若离,又无比亲近;天天分离,又晚晚相聚。我们看不到它们温馨的相依相偎,但是可以感觉到它们关系融洽,不离不弃。...

  • 高原之魅

    每每觉得,高原是我心灵的故乡。高原两字,读起来就有些心情澎湃而激荡。在高高隆起的土地上,空气稀薄,地形复杂,风景却斑斓壮阔,独具一格。 高原是有色彩的。当你真实...

  • 到桂坑访油桐花

    去桂坑,约会油桐花。 春雨如毛又似埃,云开还合合还开。怪来春晚寒如许,无赖桐花领取来。 没有杨万里诗中的春雨不止,我们顶着一片艳阳。 早些时,便有友人在朋友圈分享...

  • 一袭蓑衣 任风雨

    唐代诗人张志和在《渔歌子》这首诗中写道: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原野上秀丽景象被多情的诗人描写得诗情画意,令人浮想翩翩。...

  • 城市在左,麦田在右

    站在阳台上,能看到远处的麦田。一道河流把城市和麦田隔开了,但是麦田里的气息,总在城市里窜动。站在阳台上,甚至躺在床上,你都能感受到麦子那青青的气味,有一种清涩而...

  • 杨柳岸

    事物的不确定性,就是模棱两可。 正如杨柳一词,在很多古诗词中提及了。其实,古代人写的杨柳,是指柳树,而且是指植物学上所命名的垂柳。因为只有垂柳,才有那风中的婀娜...

  • 南风树树熟枇杷

    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时下,正是枇杷熟了的季节。那郁郁葱葱的枇杷树上缀满了一串串黄澄澄的果实,远远地望去,就像一颗颗金色宝石镶嵌在碧树丛中,微风徐来,...

  • 四季李渔

    在李渔看来,雨有肥瘦,花懂戒惧;蟹是命,可为它倾家荡产;稻米饭的香气,粗朴让人欢喜;秋海棠,是女子的断肠泪 生在明清换代、兵荒马乱之际的李渔,闲情雅致,不缺,但...

  • 初夏的蓝花楹

    初夏季节,行走在悉尼,你会不期然发现原本不曾留意的某一株树,仿佛一夜之间,换上一身紫衣绿叶褪去,整树整树缀满紫色的花朵:紫得饱满,紫得纯净,紫得不容人忽视!不仅...

  • 夏日漫思

    夏日的午后,阳光滚烫,蝉声起伏,穿堂而过的风中,密密匝匝地交织着一层又一层的慵懒与热气,令人昏昏然。 坐在客厅的书桌前看书,手持极淡极淡的清茶,一面轻轻呷饮,一...

  • 窗外

    走过日日走的地方,却发现自己那样渺小。这城市太大了,每个人都好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只要有一点点的小沟壑,都足以让自己爬得筋疲力尽。想到小时候,我蹲在地上,在蚂蚁...

  • 细细碎碎又缠缠绵绵的弦乐声中,妆扮艳丽的小姐凄凄惶惶登台了,当然还有一个丫环尾随着,这是最基本的配置。她们踩着急急促促的步子,在戏台上转呀转呀。突然,小姐盈盈长...

  • 纸雏菊

    你见过或听过纸雏菊吗?哦,不是纸制的雏菊,而是鲜活的雏菊、植根于土地的有生命的花朵!那是我跟随两个澳洲朋友,自驾游穿越澳洲内陆腹地所遇见的一种特别的花。 行走在...

  • 清管朱弦 调古韵

    夜深人静,在明月清晖的映照下,欣赏着悠扬的音乐,音符的纯静与曲调的儒雅,让一颗心变得透明而清澈。依窗而立,听社区的潮乐手演奏一曲寒鸦戏水。低头沉思,让心绪在委婉...

  • 杯中青山

    父亲从大山里带来半斤茶,说是老相识茶场主送的,纯手工无污染准绿色。用一个透明的封口袋子装着,皱巴巴的茶叶,像是从茶树脚下拾起的没人要的干落茶叶,一看便没了胃口。...

  • 云雾与风景

    有轻虚之艳象,无实体之真形。这是陆机在《浮云赋》的开头对游移于空中的浮云的描写。接下来,又有这样的描写:或如钟首之郁律,乍似塞门之寥廓。无形的浮云又被诗人赋予了...

  • 立夏的性情

    山村五月,到处飘香。红玛瑙的山樱桃,红遍了枝头;碧绿的小麦穗儿,刚刚扬花;村子对面山坡上的洋槐树林,热热闹闹地盛开着洁白的洋槐花,犹如一串串银色的小铃铛,倒挂在...

  • 一亩三分地

    与侄子在田间散步,初春,大地似乎尚未在冬眠中苏醒,一脸的木然,看不出任何表情,便是星星点点的野菜杂草,也都冷着脸。 凝望着眼前的土地,我问侄子,好看吗? 有什么好...

  • 新桐初引

    人,多赞桐花灼灼,烂漫如霞。 其不知,新桐初引,亦是一美。 所谓初引,新芽萌发也,新叶初成也。 桐花乍谢,梧桐的嫩芽,便于光滑洁净的枝干上长出。梧桐叶芽,自有其昭...

  • 意溪渡口

    站在意溪书院堤岸上,游离的眼光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一种挥之不去的记忆。静谧的江面,波光粼粼,折射着黄金般的璀璨。那不是海市蜃楼,那是记忆的闪光点。在记忆的深邃处...

  • 青草池塘处处蛙

    呱呱呱呱,雨后小区的池塘内传来阵阵蛙声,一会儿长、一会儿短,仿佛在举办音乐会似的。 一千多年前,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诗人辛稼轩像往日一样,来到了他熟悉的乡村,他...

  • 门前柳

    柳,没有松的刚烈冷峻,而有的只是柔韧妩媚。我一直以为,她是美女子幻化成的灵物。 我新搬的房舍前,就站着这么一棵柳。 春日,太阳的脸一羞红,柳的芽眼,便爆花米似的绽...

  • 农谚谷雨

    农谚说,过了清明寒十天。又说,清明断冻、谷雨断霜。刚刚脱去棉衣,我们就沐浴在温润如玉的谷雨季候中了。 谷雨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六个节气,一般在每年的四月二十日前后...

  • 小径通往心灵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小径,通往灵魂,通往世界。 我喜欢沿着路边的小径漫步。远离喧嚣,连阳光也是寂静的。时光仿佛慢了下来,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渐渐地,我...

  • 枝有约

    高枝已约风为友,枝约的是风;人似秋鸿来有信,人亦赴约而来了,为谁相邀?枝有约,人,闻风而动,人与大自然似乎有种天然的默契。 约会,一种私密的行为,如水中之月,雾...

  • 邂逅瓦尔登湖

    外出,入住一家叫纽宾凯瓦尔登的酒店。这家酒店地处城郊,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我站在酒店的房间,从窗口望去,看见酒店周边尽是大片大片的,金黄的油菜花。 这远远的芳...

  • 香片

    有的词,天生有不一样的属性,让人读到就心中一怔好像在哪里见过的。这样的词当然不多,香片就是其中一个。 香片是什么?古人弹琴时用来焚的香吗?其实不是。它是花茶,把...

  • 槐花山的秋色

    拐过山嘴,一抬头就见一队衣裙鲜艳的花瑶女子迎面走来。她们边走边笑着跟我打招呼。我微笑着点头回应,看着她们拐进小路,走向下边的稻田。花瑶文化的传承人老步告诉我,她...

  • 愚溪行吟

    走近愚溪,必然会想到一个人。 或者说,因为想着一个人,才急着走近愚溪。 柳宗元,这个唐朝的失意文人、落魄官员,在公元805年的秋天,在骤起的寒风吹拂之下,从京师长安...

  • 雁翔湖冰雪

    雁翔湖位于富裕县城西,距县城不到3公里,有水面一千多亩,是由南北两个湖组成,中间有一块旱地把两个湖连接起来,俯瞰像一只大雁在飞,因而得名雁翔湖。这是弟弟秦建文投...

  • 雪中宴

    立冬日,雪未落,但已与好友相约一顿雪中小宴,共销飘雪的闲散,共品温暖的滋味。只因,志趣相投。与君,能饮一杯无? 宴摆何处?隆重也罢,朴素也罢,但必须靠窗,通透的...

  • 半醉半醒半浮生

    某日看到一句半醉半醒半浮生,忽然间觉得被某种东西击中一般,内心五味杂陈,诸多感慨瞬间涌了出来。屈指算,我的人生可不就过半了嘛,一个半醉半醒,真可谓是浓缩的精华,...

  •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城南那座四合院,几经风波,几经周折,终于幸免拆除,作为文化遗产保留了下来。这座四合院在半个多世纪前早已沦为了大杂院,格局凌乱,破败不堪。 宋先生每每想起古城老保...

  • 水乡胡同

    如果将街道看作一个村庄的动脉,那么向街道两旁延伸开去的胡同们,这些长的、短的、粗的、细的,相互勾连在一起的胡同们,则是这个村庄的毛细血管。它们共同为村庄输送着养...

  • 古莲花池赋

    古莲花池,处历史文化名城保定城区之中枢,列全国十大名园。 肇自唐高宗上元建临漪亭,元太祖二十一年张柔建香雪园,名园历史久矣。 斯园融园林、书院、行宫于一体,虽城市...

  • 柚子茶香

    周末,与三五好友相约在安仁公馆喝茶。柚子树下,藤编椅上,烧水、冲泡、入杯、品尝,大红袍明艳的汤色在杯中荡漾,喝一口,唇齿生香,阳光的香味、烘焙的焦香味都暖暖地流...

  • 挑个雨天逛雅安

    仿佛为了不辜负雨城这个名号,初夏的雅安,果然窸窸窣窣地下着雨;可是天并不太冷也不太热,一层暖湿温热的薄薄水雾笼罩着北纬30度的这一方天地,潮潮的润润的,有如一幅水...

  • 小满的茶

    当我在键盘上敲下这个题目,突然间有些犹疑:小满与茶,一个节气与一杯茶汤之间,到底有什么内在的逻辑联系呢?我不知道是哪一瞬间的感受,如电光一闪,让我想抓住这个题目...

  • 白茶是一缕清风

    太阳是有香味的。盛夏里,如果在一道茶里,既能喝到阳光的气息和香味,又能喝到绿荫的凉爽和舒适,该是何等美妙的事情。 这个夏天,我终于找到了这样的茶。 你是不是像我在...

  • 我嗅到了秋的气息

    还没有丝毫秋的气息,谁知,便立秋了。立秋之后,炎热并没有丝毫改观。早上起来,依旧燥热。上班时挤一挤公交车,便汗流浃背,更不用说下午下班时,太阳还热辣辣地照晒着。...

  • 人闲桂花落

    前几天下了一场雨,气温也下降了不少。晚上照例和妻到公园里散步,走在幽静的小径上,清冽的空气中,鼻翼间隐约漂浮着一股浓郁的桂花清香味,妻说,是桂花的香味。我停下脚...

  • 飘落的叶子

    冬天,不知道是生活条件好了,还是天气变暖了。太阳总金晃晃地挂在这汉江河上,院子里怪外的暖和。暖和的街上,不知从哪冒出那么多老人,三三两两扯着闲话。暖和的,让杉树...

  • 蜜雪冰城的红豆奶茶

    秋日午后,我与好友漫步在川大校园,同赏金黄色银杏叶漫天飞扬。路过小北门时,意外发现了蜜雪冰城,惊喜之情油然而生。我们要了两杯奶茶,坐在窗前慢品。茶杯里映出了一张...

  • 小满最好

    在二十四节气中,小满最好! 小满最好,好在理想气候。小满节气大约在每年公历5月21日左右,这时候不管是北方还是南方,气温大多都在20℃到30℃之间,不冷不热,是人体最适...

  • 新火试新茶

    新茶是春天的骨肉,清明、谷雨,正是季节合宜的品茶时候。 没时间逛街买茶,正巧下班路遇一卖茶妇,头戴方巾,粗布衣衫,沿街叫卖。我喊住她,妇人热情地拿出一包包绿茶与...

  • 海上丝路鼓浪屿

    炎热盛夏,人到东南大美福建,登上举世闻名的海上丝绸之路枢纽海岛花园鼓浪屿,古朴幽静的建筑和花影绰约的巷里,激情四射的沙滩和海水四溅的浪花,让人想起十九世纪中叶至...

  • 洛带雨夜

    从没想过,夜幕下的洛带会是什么样子。关于洛带,只有白天的记忆,以及弯曲的街道、青色的瓦房和如织的人流。在流转的光阴中,人们匆匆而来,然后像江河的水一样,一泻而去...

  • 沙溪小镇,安宁如诗

    初到大理,就听闻开客栈的潇姐说沙溪古镇值得一去,特别安静,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和先生去住一晚。从大城市逃避到大理开客栈,追求一种有情趣同时又能满足生存的生活方式,...

  • 来自陌生城市的你

    夜晚,华灯初上,漫步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有种流离的感觉,一个全新的城市,武汉。更多的,是对过去的一种怀念。灯光暗淡,请不要对我凝望,将来和以往,一样的渺茫。缅怀...

  • 在城市眺望稻田

    我在城市眺望水稻田,有个朋友,在微信上直播水稻田收割的视频:收割机开进村庄,开进水稻田,机声轰鸣,那些稻子应声倒伏,几个农人,倒背着手,站在田埂上,一言不发。 ...

  • 庄园里的睡莲

    那么多的人来了,又走了,这株睡莲一直在这里;那么多的日子过了,又来了,这株睡莲还在这里。每年五月至十月,它一直在开,一朵谢了,另一朵接着开,石缸里一直有它们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