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下忘言对紫茶

    就像一滴水落到宣纸上,逐渐晕染开去,茶对人的影响正是如此,从身体机能到为人处事、待人接物的方法,都会潜移默化地发生变化。说这句话的时候,钱晓宪先生正在品饮他最喜...

  • 吃茶饭和偷年灯

    元宵节,又叫上元节,是正月里最重要的一个节日。为了庆祝,民间会举行很多娱乐活动,比如赏花灯、吃元宵、猜灯谜、划旱船、扭秧歌等。在河北省内丘县的西部山区,至今还保...

  • 一树梨花压海棠

    有人说,一树梨花压海棠是苏东坡的诗句,并且还说得有鼻子有眼,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说这就是苏东坡对北宋词人张先八十多岁...

  • 春天野菜香

    春天是一个大词,绿色的,能拧出水来,滴答滴答,汁液汩汩而出,水灵灵、绿幽幽,鲜得让人想起刚拱出地的嫩草、才抽芽的柳苞,以及漫山遍野悄悄生长的野菜。 春天的餐桌上...

  • 峨眉茶山行

    制茶人余正兵骨子里是一个浪漫的人。当他娓娓讲述春日的峨眉茶山胜景时,一幅画卷已经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漫山遍野的李花开了,纷纷扬扬的细碎花瓣如白雪纷飞,落在草地上...

  • 门前种花,屋后种菜

    林语堂说,芸娘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芸娘,《浮生六记》的作者沈三白的妻子。这个最可爱的女人淡泊自然,率性由真。有一年夏天,她与丈夫到苏州郊外,看到清新质朴...

  • 名山茶语

    读小学时,从老师口中得知,茗是茶的另一种称呼。便在内心固执地认为:这茗字是因为家乡名山而造的,专指家乡的茶叶。年少时这么认为,是因为家乡盛产茶叶。至今还这么认为...

  • 打发灶家娘娘

    下班回家时天色已暗,昏黄的路灯暖暖地指引着家的方向。不远处,一串串烟花升腾而起,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此起彼伏忘记今天是腊月二十三了啊!忽然就微笑起来。 小时候到了腊...

  • 吉祥如意“希努萨日”

    春节,土语叫希努萨日,意为新的月份。春节是土族最重要的节日,庄重而喜庆。随着春节的临近,人们置新衣、购年货、杀猪宰羊,毫不吝啬地花钱,仿佛辛苦了一年只为红红火火...

  • 总把新桃换旧符

    过年的喜庆气氛莫过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贴对联、挂灯笼,把家园布置得红红火火的那一刻。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北宋著名文...

  • 春天的乡野

    掘笋 雨天,山道上滑溜溜的。 清晨,就有三三两两的人往山的高处攀了。 他们穿着蓑衣,戴着笠帽,荷着锄头,拎着篮子一看就知道是去挖鲜笋的。 春抢一刻值千金呀。他们随风...

  • 就是这个庭院

    文泸先生在巷道里疾走,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拐,我和马钧老师紧跟后面。 先生不时提醒,小心这儿有积水,这儿有个土坎坎还边走边自嘲着:我们郭拉村的小巷道在贵德是出了...

  • 天地之间一对鹤

    天地之间,一对鹤在悠然踱步。 有那么些时候,总在不经意间,一对鹤会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不是一只,也不是三只,而是一对。我从未见过一只鹤孤零零地在一个地方,也从未...

  • 花海鸳鸯

    海镜浪翻花,抹净尘沙。东风吹影绿参差,羡煞鸳鸯成双对,以此为家。流水纪年华,行乐交加,浮沉随风即生涯。身外风波都不管,哪个如它?这是清末诗人廖苏对位于门源回族自...

  • 魂牵梦萦沙果子

    我们乐都的沙果子比你们西宁的鸡蛋大。 乐都人曾经如是说。 然而,随着时光流逝,乐都的沙果树越来越少见,眼看沙果的辉煌时代就要过去了,但有的人还不知道沙果长啥样。 ...

  • 珠玑巷:遇见青海旧时光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段关于巷子的记忆,珠玑巷也是如此。 你,有别于江南粉墙黛瓦、流水楼阁的巷子,有别于北方京味浓郁、老者闲谈的胡同,有别于西南咖啡在左、火锅在右的...

  • 金秋,河湟谷地麦正香

    每到七八月份,红崖子沟那狭长的山谷到处翻滚着金黄的麦浪,在苍苍郁郁的树林掩映下,整个峡谷显得诗意无限。 虽然红崖子沟乡的田地没有黄土高原的田地那么齐整,形状随地...

  • 深秋时节观残荷

    俗语说;霜降变了天,霜降前虽然山上的树叶还没有落尽,但寒意却越来越彻骨了。早晨起来站在阳台里望着窗外,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高阔,秋风不时的吹舞起残枝败叶,不知怎么...

  • 桂花闲落一径秋

    深秋,桂花闲落,振兴街的早晨是香的,美奂山的夜晚是香的。香径上,婆娑的人影在信步养生,他们贪婪地吮吸弥漫的香气,想把秋意装于肺中。 每年的仲秋时节,我都要对桂花...

  • 秋来韭花香

    花,新鲜花。自由漫步于空旷的菜市小街,某个昏暗的小巷深处忽然飘来一声飘忽的叫卖。驻足复听细辨:韭菜花,新鲜的韭菜花。哦,原来有人在小巷深处叫卖韭菜花。虽然没有随...

  • 根植于大地

    丰衣足食了,都市的居民们有了在陶盆瓦缸里,侍弄花草树木的雅兴。这样的雅兴,一来能点缀厅堂、美化庭院;二来能悦目怡神、陶冶情操,添加生活情趣。栽了花草的陶盆,种了...

  • 蒲扇里的夏天

    前几天,整理书柜的时候,翻出一幅发黄的旧画,那是在我8岁那年,一位民间画师,描绘我当时坐在蒲扇上的情景。注视良久,思绪万千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30年前的农村,...

  • 童年的知更鸟

    那年暑假的一天,暴雨如注。我趴在堂屋的八仙桌上写作业,忽然听到门口正在纺棉花的母亲唤我。我抬头望去,看到院中那棵高大的鬼柳树根部蜷缩着一只不会飞的幼鸟,继而听到...

  • 花有网名叫诗歌

    一个神奇与端午节有关。一种神奇的花在端午节绽放。这种花有一个网名,叫诗人花。 端午节前夕,为了筹备端午七天乐,共庆诗人节活动,我和莲花诗社的一帮诗人去方城县袁店...

  • 此花不与众花比

    不记得被称作月月红、长春花、花中皇后的月季花,在成为南阳的市花之前,南阳的大街小巷都是什么样的花儿在盛放。只感到仿佛是一夜之间,忽然目之所及,满眼都是五彩缤纷大...

  • 青春为我侧耳听

    仲夏夜,数十同窗,私聊在饭局。三杯两盏薄酒,点燃一堆黏稠话题,但也无外乎那些年过得如何,最近怎样。屋外一蝉鸣树,室内有百鸟在林,甚欢。想来好笑,大都爷奶般岁数,...

  • 水在月光之上

    水在月光之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梦境吗?试想碧水如镜,微波潋滟,一晕澄亮如魅的月光,从碧水深处如梦如幻地隐隐约约透射出来,那种美奂绝伦的景象,不是梦境又是什么...

  • 花开三度

    一袭碎花淡装,飘逸着缕缕清香。 只想到弥散在冬日空气里的香,是梅散发的,想不到常年生活在南方的枇杷树,千里迢迢来到南阳,克服着水土不服,竟也淡定地开着素色的花,...

  • 不打扰麦子的开花

    编者按:一棵花树,一种情愁。所以,每朵花,都有着不同的性情,气质与神韵。亦承载爱花之人的某种念想。 朴树在他的歌中唱到: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放幸运...

  • 太阳从青菜叶上升起

    小城还在沉睡的时候,乌梅已经骑着三轮车吱呀吱呀地走在街道上了。有一段上坡路,她加了油门,三轮摩托发出低沉的吼叫声,像弓背正待跃起的豹子,一个箭步,冲出去。 整个...

  • 春分莲花湖

    一会儿,阳光将金子洒下来;一会儿,细雨将甘露洒下来。这就是莲花湖春分时节的魅力么? 三月,来自祖国各地的百名诗人相约莲花湖,兑现了诗歌与春天拥抱的承诺。 激情四射...

  • 蛙鼓声声催稻香

    呱呱呱,浑厚质朴的蛙鼓声声仿佛混搭着淡淡的稻香在田间回荡,撩人思绪,沁人心脾,勾起我心底那抹淡淡的乡愁。 夏日的高温催生着青蛙快速长大,大的、小的、雄的、雌的都...

  • 小镇六月

    一声蝉鸣,一阵蛙声,还有旧房子墙角下的几声蛐蛐的叫声,小镇的六月就如约而至了。 很是庆幸我的宿舍在楼上,我总是喜欢站在后面的那扇窗前眺望,特别喜欢在晴朗的天气里...

  • 夏的序曲

    阳光的力度突然变得锐利。江水上涨,丰腴的情感,波光盈盈。黄昏的水面,渔舟以漂浮的轻盈,写意晚唱的序曲 静谧。水天相接,烟岚中,倒映的景色,荡漾着诗意的朦胧。夕阳...

  • 明天谷雨

    谷雨时节,我回二花溪小住了几日,正遇上了一场饱墒雨,太平河涨了水,变成了绿豆色,但二花溪水却依然清澈透明。此时正是农家繁忙的季节,茶园里满是花花绿绿的采茶女,田...

  • 柳林之柳

    柳林坝是以一堤柳树而得名的,柳与堤结缘。一片柳林守护着一个坝子,让这个坝子享受到了最早的春天。从数九寒天开始,柳枝上便开始孕育叶芽,等不到打春,柳枝上便涌满了一...

  • 八仙茶事

    冬春之交,一股气流划过。青涩的白色的气流裹走了八仙镇一个名叫鸦河的源头,一切都在模糊的光阴里摇动,看不见距我几步之遥的清泉,却反复听见那令人猝不及防醉倒的响声。...

  • 云雾中的村庄

    这是一个云雾中的村庄,实际海拔不过800米,只不过该村庄四面环山,每有晨雾或者晚熙笼罩,如同在祥云雾霭中飘逸的人间仙境、远离尘世喧嚣的世外桃源一般。 村庄原名深磨乡...

  • 桥儿沟拾韵

    不止一次沉沦于桥儿沟的黄昏,顺着石砌的小巷街道走进桥儿沟,古香古色的建筑群便会进入眼帘。风,不厌其烦的,请小树点头弯腰欢迎我的到来。土墙、木门、石路,已经记不清...

  • 河声高处是响水

    河虽不宽,但水量很大,从门前山顶近乎垂直而下,瀑布成群,河声吼吼,故名响水沟。 河声是缥缈的。白天往往听不到,夜间则异常清晰,有时候从瓦隙间飘来,有时候从窗户外...

  • 八仙镇随想

    青山渐显,灵气逼人,眼前的化龙山自顾自地临水照影,蜿蜒的曲线如同妙笔勾勒的水墨丹青,寂寂无音的天道合一自然给人无尽的神秘与向往。韩仙河水姗姗而来,带动两岸的清凉...

  • 春雨即景

    立春一过,天气风一阵雨一阵,风是和风,雨是细雨,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花们像参加舞会似的,尽情展示着自己的美丽。桃花夭夭的红,梨花皎皎的白,菜花灿灿的...

  • 枯萎在春天

    开春的时候,我回老家奔丧。舅舅的生命之树在这个春天枯萎了。春光明媚而温暖,小河对岸的崖头上那些迎春花和山桃花闹腾得天地生辉,我的心好像回到了冬天。 舅舅早年驾船...

  • 春风茶意润大贵

    一直以为女娲故里最好最入眼的茶园在长安,可到了大贵,我仍然吃了一惊。 车在茶园边桥上停下来的时候,还没感觉到什么,只觉河边那一排柳啊,绿了一地的春色,那柳枝肯定...

  • 家乡的小路

    老家的村子叫八角庙,是个小盆地,挡在村口的山垭子叫塘坊垭,那是我小时候走得最多的一条小路。 或砍柴、割草、上学、种地、访亲、购物都从那条崎岖的羊肠小路上走过。路...

  • 种春风

    对于春天的感觉,必定会是这样的。从既忙且喜的春节里走出来,无论过去的日子过得如何,也无论过去的日子如何过的,在某时某地,也许因为一声鸟鸣,也许因为身体关节的一点...

  • 选稗子

    稗子,与水稻共生;农人喜欢水稻,讨厌稗子。都是青青的田里长着哩,稗子给庄稼人增添了繁多的活路。每年,水稻疯长的时节,农人都要在田里弯下腰身,选稗子,把稗子从好庄...

  • 山中避雨

    夏日,空气燥热。聚在钢筋水泥填充的城市里,让人心烦意乱,需要换种环境,过滤心情。最宜人的好去处,莫过于秦岭深处的大山里,空气清新,实乃天然氧吧。 适逢星期天,昨...

  • 带你回留坝

    七月初,终于要回留坝,带着雨欣一起。雨欣是我的大学好友。大一开始我们并不了解,第二学期熟悉起来。两人相见恨晚,雨欣说,开始的安静是骗人的吧,我笑,彼此彼此。后来...

  • 两棵槐树

    两棵槐树,一棵是国槐,一棵是刺槐。 国槐长在记忆中,而且是10岁之前的记忆中,在故居庭院的西南角,靠墙而建的猪圈的内墙一侧。没问过爷爷、也没问过父亲这棵国槐已经浓...

  • 海派印象

    海派清口,这是我对上海最早的印象。拿捏着手,抿着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站在舞台中央,揶揄着大小事物和各色非上海人。一直以为海派与京韵、陕佬是一种概念,一种集合,...

  • 西湖风

    七月的杭州,温度早已高过保定。风闷闷地吹着,把西湖吹起了风浪。高高的画舫在水中颠簸,一颤一颤地把人荡到小瀛洲上。我掏出一元钱的纸币对着上面的三潭印月仔细看,总觉...

  • 涞水·麻核桃

    前些年在外面跑,总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桑梓何处?吾答:河北涞水。再问:涞水,在哪里?一向口齿还算清晰的我便不免有些吱唔。我不知道该怎样特征明显一言以概地介绍我的家...

  • 初秋散记

    又是一年秋来到。漫步在省城的大街小巷,凉爽的秋风吹散了心头的燥热,清新的空气里弥漫着果蔬的香气,随风飘落的树叶昭示着秋意渐浓。 秋天的美是需要走出家门感受的。前...

  • 四季如歌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题记 秋香竹幽笛,岁华难待 还记得吗?那片属于我们的荧光森林。 雨后的天也有了一丝朦胧的倦意,你我几乎是同时拨通对方的号码,相约在...

  • 又是柿子红透时

    漫山遍野的柿子熟了,霜染的树叶枫一般火红,燃烧在故乡的沟坡山野。成熟的柿子,一树树像橘红的灯笼,点亮了山的褶皱,也点亮了岁月的深处,温馨而又酸涩的回忆悄无声息地...

  • 霜重雨纷纷

    夜来无眠,耳边似有模糊的沙沙声,是窗外在落霜。天气预报说,省内马上有雨雪。果然,午后天就渐渐地暗了,雨粒子哒哒哒哒地扫过树的梢头,不肯休停,终而转世为新夜的雪帐...

  • 小池荷香

    水塘原先是没有的,那一年,我家建造两层小楼,需要泥土填高屋基,于是请来挖掘机在房子基地左前方约100米处连续掘土,这儿便成了又大又深的坑。夏天几场大雨之后,大坑四...

  • 晒粮

    周末午后和妻子带着孩子一起去她闺蜜家,两个孩子淹没在玩具堆里,两个女人聊着工作生活中的琐事,我随手翻开一本放在桌子上的书看了起来。 那是一本关于男主人老家的村史...

  • 湘水田螺

    生时是一碗,熟时是一碗,吃前是一碗,吃完还是一碗。田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总被赋予浓厚的情感色彩。一款螺蛳千般趣,美味佳肴均不及,一盘色香味俱佳的田螺端上圆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