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海万顷,不如你

    自小就生养在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海里。一望无垠的黄色海洋是童年最亮丽最浓郁的底色,它肆意绽放,从来都不曾零落。 村子就坐落在这片花海之中,阳春三月,油菜花开得任性,...

  • 清明雨

    清明是一种境界。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画出了田园的明净,也唱出了畴野的动律;雨鱼风燕的瞬时风景,集合成古历二月的永恒格调:清明。也就有了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

  • 清明花

    在一年一度的四月清明节里,鲜花与怀念,已经成为了人们对已故亲人祭奠的心灵寄托之物。 多年前,我曾见到过一种禾雀花,它每年只在清明节前后的几天内开花,花朵如小鸟一...

  • 清明有约

    清明时节,万物复苏,草木滋长,实在是一年中的绝好景色。清明节是二十四节气中唯一演变成节日的节气,一直被我们重视。一年一度,清明有约。 清明,与遥远故乡有约。陆游...

  • 终南看山

    一日,珩兄便约我,长安入南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应。珩兄童心未泯,说谁不去谁小狗。 次日一大早,珩兄驱驾来接。穿越车马人流熙攘如织的长安,一路向南。越是向南...

  • 行者

    小满。地里的麦子一天天黄熟。麦子的气息、草籽的气息在田间飘荡;新生与衰腐、成熟与死亡在大地上同时上演。 对于麦子,眼前是一个短暂等待的过程,等待收获。田地里可见...

  • 又是榆钱飞满天

    东家妞,西家娃,采回了榆钱过家家,一串串,一把把,童年时我也采过它。那时采回了榆钱,不是贪图那玩耍,妈妈要做饭,让我去采它。榆钱饭,榆钱饭,尝一口永远不忘它故乡...

  • 陌上花开缓缓归

    吴越王钱镠的王妃,年年春天都要回娘家省亲。那一年,王妃又去省亲。一日,吴越王走出宫门,见已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于是,提笔给爱妃写了封信,信中写道:陌上花开,可...

  • 冬日的田野

    从小在农村长大,我对田野有种很深的感情,特别是家乡的田野,在冬日的阳光照耀和麦苗的衬托下,显得分外的妖娆和更加的迷人。 家乡阎良区关山镇位于八百里关中平原中心,...

  • 清水养水仙

    开在深冬的花,屋外有梅,屋内便是水仙了。 一碟清水,几粒石子,水仙就葱葱茏茏生长起来。肥而长的叶柄,托举几朵素淡的小花,莹白的花瓣,鹅黄的蕊,外镶金色盏状花冠,...

  • 风从场上过

    村里原先每户都有一个场,农业社后,土地统一耕种,一般一个小队就只保留一个大场。庄户人把土地看得金贵,用作场的土地一般都种些大麦或油菜籽,因为大麦和油菜比小麦早成...

  • 菊有黄花

    湖边,公园里,小径两旁,菊花们开得正欢。一小朵,又一小朵,身材纤巧、眉目清秀的它们,色彩缤纷,尽态极妍,让人眼花缭乱。这面庞娇小的菊,左一簇,右一簇,集合起来,...

  • 吟味不如秋

    平生观物心,饮水知秋味。如果说夏的色彩是五彩斑斓的,那么秋的味道便是五味杂陈,纷繁复杂的。 秋的味道挂满了整个天空。不知不觉中,天变得越来越高,也越来越远,太阳...

  • 浅吟低唱的夏虫儿

    夏日正午的高温,让乡村里各种鸟儿都三缄其口,懒得做声。可是曾在地下蛰伏一冬的各种虫儿,却进入了生命中的辉煌期。天气越燥热,它们越亢奋,用嘹亮或低沉的歌声赞美着夏...

  • 故乡的夏

    一场夏风,就能吹醒植物的内心:干净,质朴而清新。我喜欢闻夏风的味道,是诱人的麦香味,是微甜的青草味,或者是满地庄稼的味道。在故乡,一场夏风,就能改变事物的走势,...

  • 最深的幽静

    那是秦岭深处的一眼潭水,曾经剧烈的河水不断地冲击河岸,把潭边的巨石斧凿出一条光滑的弧线,于是潭水就在巨石之下栖依。河道因经年的激流冲击,向右岸移去,在这里变得开...

  • 梅雨

    江南有一个季节,叫梅雨。许多人颇以梅雨为苦,可是我却喜欢梅雨,有时,很愿意赶在梅雨时节去江南,就像北方人的走亲戚。 我喜欢梅雨,是因为到了梅雨季节,梅子也就成熟...

  • 渭水史长 临岸听风

    放假了,我没有去喧嚣的街市凑热闹,而是开车从明光路向北,径直来到了渭河边,在新建的大堤上迎风行驰。暖暖的春风,徐徐吹来,好不惬意。 隔窗眺望,大堤的南边种植了很...

  • 渭北春天树

    阳春三月,万物生机盎然,满眼尽是新绿。一日闲读杜甫的《春日忆李白》一诗,读到诗句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家乡渭河平原上那一棵棵春天树的美景一下子便浮现在眼前 柳...

  • 唐诗中的清明

    肩负节日与节气的清明,起于周,盛于唐,并被作为国家法定假日列入礼制。虽然已经两千多年过去了,但是清明的丰富与兴盛依旧在唐诗里发酵,继续演绎。 最出名的当数杜牧的...

  • 风雨中的大理

    大理,一个自由的城市,它早就令我向往,于是在今年寒假,我目睹了大理的风情。 晨之阳将其金光洒到大理的古道上,漫步在金色的小道,听着耳边时时吹来的微风,又一次将我...

  • 春阳生暖春明媚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一下子变了样。云轻得看不见身影,阳光如落地的娃娃,笑盈盈地挂在天上。顿时,大地如女人般柔软了身子,呈现出一片柔情蜜意。解冻的不仅有泥土,...

  • 美丽的椿姑娘

    百度上说,椿姑娘学名叫斑衣蜡蚕,有的地方也叫椿媳妇、花媳妇、春妮子、红娘子、椿蹦蹦,可见,它是个漂亮而活泼的昆虫。 小时候,我家门边有一棵很大的椿树,每年夏天,...

  • 林木掩映的家园

    居住在这个花园社区里的居民,生活都有一种幸福快乐的感觉,这一切皆缘于社区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 这本是西安市一个普通的居民社区,但由于树木繁多,绿化优美,因此特别...

  • 烟花四月春尽处

    春天是被一阵贴地的风忽拉拉扯起来的,野草野花抹开眼,噌噌地长。一日春风就能催熟几成的春天。人也被赶得急了,一个个急着鲜衣怒马,单衣试春去了。桃花、油菜花、梨花赶...

  • 大美泉井

    泉井,泉之井也;泉井,源泉之井。 泉井村因泉井湖而名,泉井湖又因泉井村而存。 盘古垂青,天地有情。湖里有一眼桌面大小的大井,从岩隙喷涌而出的一泓清泉,终日汩汩而出...

  • 情醉崀山丹霞美

    丙申季秋,金城丹桂香气浓,浪漫崀山分外娆。 和着世界自然遗产地崀山新晋国家5A旅游景区的荣光,国内外近百家媒体的记者齐聚崀山,解读旅游扶贫的崀山模式,领略崀山愈发...

  • 带上耳朵去旅行

    十年前,我第一次去西安,玩了不少地方,现在能回忆起来的,只剩下兵马俑和华清宫。但是很奇怪,还有一个场景一直没忘。 那是一个周六的上午,我在街头闲逛,路过一条马路...

  • 人间四月天最美

    初夏,大致为农历四月,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当然,诗人们因境遇不同,心情不同,笔下初夏的情景也就各具特色。 先看唐人贾龠(yu)的《孟夏》:江南孟夏天,慈竹笋如编。...

  • 悬在天边的田野

    我简直惊呆了!登上万贯冲梯田的山顶,我早已累得汗流浃背。然而,长途劳顿带来的疲惫却被眼前的美景驱散得一干二净。只见那叠叠梯田,线条优美,层次分明,雄伟壮观。一条...

  • 不见南方不见雪

    我说我要去南方,你说这就是南方啊。 我说我要去没有雪的南方。 那里有永远的阳光明媚,永远的花开不败,永远的四季如春。那里有我不认识的人,有我不知道的街,有我不喜欢...

  • 莲花山记

    莲花山寺坐落于高大坪街道正北方二华里处,辟建于一九三七年秋,占地十来亩,道观俨然,园林多处,景中有景,其中首屈一指的是石莲花,山寺亦因此而得名。莲花山寺初创的那...

  • 记忆深处的风景

    印象最深的一幅是画页上一个扎两条朝天抓鬏的小姑娘,手捧着一束小花,咕嘟着小嘴对着花儿说话。记得那是青春燃情年代写不出诗正苦闷着,一个春日游荡到郊外,望着遍野红黄...

  • 应葆闲情看榴花

    郭沫若先生当年响应时代号召,欲在写诗上酬唱双百方针,发愿在一个星期内做出一百首咏花的诗。 郭老的性情、才情,向来敬佩,以《百花齐放》为总题目的101首花木诗,完成速...

  • 春末村乡

    春末夏初,置身乡野,景色清新,神怡心旷。 静立其中,只觉风声呼啸于耳,摇动的树梢迎风高扬,似疏理的浓发。树下向阳坡面那片绒绒的蓬草在风中丝绸般抖动,绿意中泛着或...

  • 春天三题之喜春

    不知不觉,春天在油绿的小草尖儿冲破厚实的泥土探出脑袋的时刻里,在红心腊梅肆意绽放香飘辽阔田园陶养人心的时刻里,在小小村落歌舞升平鞭炮阵阵欢天喜地的闹热里,悄然来...

  • 春来碗底香

    春天一到,河岸上柳树笼起一团团如烟似雾的绿意,一声声响在晴空下的柳笛儿,似乎在记忆中还那么悠扬婉转。而记忆深刻的,还是碗底那些春天的唇齿之香。 青绿的柳絮儿,形...

  • 春天三题之暖春

    当我穿着厚实的羽绒服,静坐阳台享受那一片金色的和煦暖阳时,我看见阳台花钵里光裸着身躯的玫瑰树枝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蓦地探出一两个绿色的小脑袋,显然它也感受到了...

  • 梨花盛开的地方

    有人说:80后一代暮气沉沉精神早衰此论是否妥当,且不管它。但对我,却有那么一种伤感的味道。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未曾绽放就要枯萎想筷子兄弟的《老男孩...

  • 是的,贵州,或者说,黔。 把我养育大的黔,给人的印象似乎就要稀薄很多。地貌的特殊崎岖早就注定了她的与世隔绝,及不为人知。 她的存在感稀薄不止是在现代。过去千年的历...

  • 水帘内的童趣

    雨季的七月,我借去贵州拜谒孔学堂之机,目睹了丰水时节的黄果树瀑布,竟然在洞中遇上可爱的男孩,找回了水帘内的童趣。 雨中的黄果树景区,青山满目,绿树葳蕤,深蓝色与...

  • 秋日小记

    寒露已过,只须几日,就是霜降了。近几日,秋雨一直落着,虽不大,但却凉,寒气浸肤。加之患了近一月的感冒仍未彻底好转,一种懒意也就滋生了。 院子里的美人蕉依然在努力...

  • 溪边芒花

    初到万盛关坝,准确地说,是关坝镇上的凉风村时,时节已进入初冬。 恰逢一场冷雨过后,暖阳回归。这个季节有些萧索,溱溪河水位下降而变得沉静清瘦起来,鸭们鹅们三三两两...

  • 金边兰

    这一盆金边兰种了三四年了。 这金边兰是妻子从朋友那里弄回家的。同时弄回家的,还有一棵芦荟。妻子说,这两种东西都可以入药,清热解毒,还可以美容和食用。我看这两棵小...

  • 执拗的栀子

    阳台上种植过好多盆栀子花,但是,没有一盆花青葱翠绿枝繁叶茂。这不,现在到了暮春时节,应该是芳草鲜美百花争艳的时候,可是,阳台上的两盆栀子花却面黄肌瘦,一副病恹恹...

  • 阳光宠出来的好看

    到了夏天,阳光一宠,江界河的好看,更是淋漓尽致。 江界河梦想的轻羽,在夜里将桁桥守如弯月。晨醒时,那桁桥瘦如一根睫毛,翩翩幽静,销声世俗,其间发生了什么?然后桁...

  • 一朵梅花落掌心

    天寒地冷的季节,掌心一片荒芜,阡陌枯瘦。一朵梅花飘然而下,落在这片静静的雪地,素雅芳馨。风景,便生动而美丽。 着红衫的妹子,芳足在我掌心踩出深深的脚印。笑靥拂过...

  • 又见桃花

    一年一度的春天又如期来了,她仍和往常一样,带着和风、带着羞涩,还带着些许寒意。大地在她包裹中,万物又萌发出崭新的、蓬勃向上的气息,这其中就有我最喜爱的桃花。 桃...

  • 六月的诗意

    江南六月,入夏了。天气逐渐燥热,心情也有些失爽。更多时候,总想躲在空调屋里,享受清凉,悠闲读书,细细地品读诗歌。 忽然有一意念:在这六月,古人想些什么,或者写些...

  • 遍地南瓜花又开

    一到夏天,村子里的路边上,到处都是南瓜秧。母亲在屋子的周围挖了很多的瓜窝子,开春把种子撒进去。下足了底肥的瓜窝子,让长出来的瓜秧子苗高秆粗。我也悄悄地把母亲的南...

  • 又是一年麦收时

    回家探亲的我,每天都要到村外的麦田边上走一走,看一看。不知不觉,麦田就从一片嫩绿色变成一片金黄色。 天气开始炎热起来,太阳毒辣辣地炙烤着麦田,走在田间,干燥的风...

  • 夏至印象

    唐代诗人刘禹锡在南方,曾巧妙地借喻夏至天气,写出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的着名诗句。夏至以后,地面受热强烈,空气对流旺盛带来的强降水,并不都像诗中描写的那...

  • 桂阳,那些无处不在的花儿

    桂阳作为名词,从东晋建武元年(317年)起,已在山氓草民或文士官绅的嘴巴中咀嚼了一千七百年,疆域膨大或收敛,天空通透或晦涩,桂阳从来不缺的都是花香。 一个个曾在桂阳...

  • 农家隆冬

    已然过了冬至,村外的庄稼地被北风收拾得分外空旷,甚至鸟儿也不多见,因此寂静。站在广阔的田野里,不仅感受到大地的博大,而且也感受到它的谦卑,它给了庄稼人自己所能给...

  • 苏仙雪

    苏仙雪终究飘落下来。虽说没想象得那么潇潇洒洒、酣畅淋漓,却毕竟有了雪的韵味、冬的凛冽、梦的幻想。 等一个梦,梦一场雪。 郴州旅舍被薄雪轻冻点缀,清冽、静谧、安澜,...

  • 西河,诗一样的河

    朋友告诉我,郴州西河风光带是一个绝佳的去处。所谓风光带,是在原有西河自然流经的堤岸上修建了一条漂亮的游道,游道为彩色混凝土路面,与清清的河水一道,像一条优美的彩...

  • 草木先知春

    人类自诩万物之灵,总以为自己先知先觉,能够最先获取大自然传递的各种信息。其实,就在我们掰着指头计算春天还有多远的时候,就在我们站在季节的路口翘首探寻春天踪迹的时...

  • 沤江印象

    即使在本地的区划图上,沤江也只是一丝浅浅的淡蓝色的绒线,还没有她近旁的106国道看来阔宽直接。 她汩汩地从罗霄山脉的莽莽林壑中流淌出来,袅袅曲曲,绕峰穿谷,慢慢地成...

  • 村里的鸟儿

    三月的春风醉人,我在阳台上,安享着融融春光,突然听到一声鸟叫,惊喜无比,四处寻找它的倩影。 城市里少有鸟儿的身影,而在乡下,此时已是鸟儿的热闹时节:早莺争暖树,...

  • 春天里

    一 青草还没苏醒,北雁未曾南归。是谁闻到了初春的清香,让院里的枯枝点染了绿意? 一场春雨,不期而至,抵达灵魂的彼岸,使思念轻轻颤动。纷纷而飞,款款而落,一起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