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种下新春的花朵

    岁月就像一条穿梭往返于河两岸之间的小舟,一次又一次把我们摆渡到季节的尽头。 要过年了,可萦绕在脑际的感慨总挥之不去:今年的年怎么过呢?非常怀念年少时的年。然而那...

  • 河柳初绿时

    民谚道:七九、八九,沿河看柳。将柳视为冬春交接处的一位使者,或许便由之而敲定了。由于南北方气候的差异,才有了七九或八九这样两可之间时间上的含糊性吧。沿河看柳一语...

  • 迎迓绿色

    其实只是株丝瓜,野生的。 我住的楼面南背北,十层。近两年,前面和东西两侧又盖了三栋,四楼一围,中间形成的小院越发小了,像口方井。 一片灰褐。站定窗前,极目不能远眺...

  • 春来玉兰开

    没搬新居前,一直没见过玉兰花。直到一日,推开窗子,发现楼下院子里,一棵日里光秃干枯的树干,竟然落满了一群白鸽,婷婷袅袅,娇羞欲语。一问,这就是玉兰花。让我一下子...

  • 捡地果莲

    连阴雨。 星期天晌午,雨停了下来,我正不知道后晌干啥,刚林找我来了。刚林说,咱去。 那年,我11岁。 记得很清楚,我家房前有一条小河,院北边有一座小桥,院南边街道里...

  • 月下听蛙

    农历二月末的一天傍晚,我曾在漳河边上听到几声蛙鸣。当时,我还有点疑惑:早春二月哪来的青蛙?之后,连续几天,我每天傍晚都要到漳河岸边,确确实实地是青蛙在叫。 三月...

  • 拉萨小桃

    一棵普通的小桃树,高不到两米,长在拉萨江苏路旁的一座普通院落里。 如果不是因为旁边是个公用的水泥浇铸的洗衣槽,大院里的女人们为了趁手,有时会把刚刚洗过的尿布抹布...

  • 春之旅

    岁月的手,飞快地旋转着时序的轮盘。柔嫩的小草,使平原、山岗燃起斑斑点点的绿火,凭借风的翅膀,一路蔓过萧条的枝桠、凋零的花叶、喑哑的溪流,整个世界重新焕发出生命的...

  • 十万春花如梦里

    三月中旬到四月,这一段时光,真是美得叫人发慌。我都不忍心,把日子如旧往下过。往常午饭后,习惯动作是栽到床上,大睡一觉。可是,如今不一样,这么好的阳光,这么好的时...

  • 用文字温暖心灵

    一盏清茶,一曲音乐,伴着琴曲悠悠,指尖流淌的思绪在键盘上轻舞跳跃,享受那堆文砌字的过程,不在乎堆出的文字有没有观众,只醉心在文字中轻挥淡墨,于素笺之上轻舞妙笔,...

  • 绿桂林

    在北方,春天算得一年里的小得意。风变软,阳光掺了翠意,鸟儿鸣声上下,人心有掩不住的喜悦。 可是一到桂林,才感觉,北方之春,仅是小喜;桂林春的气势,似状元及第,打...

  • 夏至的夏

    倘若用夏至作为谜面打一成语的话,那么谜底应该是:天长地久。跟天和地存在的时间那样长,这是多么惬意的时节,多么令人神往的境地。夏至到了,它至少能够调动千万个奔跑的...

  • 家乡问树

    我是在去年秋天一个不经意的时候再次见到这棵老树的。三十年前初次见到它的时候,它就在府前街的南侧,枯枝朽干,行将暮年;这次见到它却让我有点惊讶:腰身粗壮,横戈枝杈...

  • 两棵香椿树

    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家门前有两棵香椿树。 每到春天,那嫩绿透着红色的嫩芽经过小哥哥的巧手加工,或炒,或蒸,或者的用细盐腌制,都是一股清新的味道。不管是食客,还是虔...

  • 吟诗赏词 话中秋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翩然而至。作为民族传统节日,中秋节自然成为历代文人墨客创作的题材,留下了不少吟咏中秋的诗词佳篇。 中秋赏月,乃人生清雅美事。中秋之夜,皓月当空...

  • 山上那棵树

    窗外是山,山的背后还是山,重峦叠障把山村裹得密不透风。像一艘睡意朦胧的轮船,停泊在睡意朦胧的海上,这里的一切,似乎静止在原始的哑默中。这山和山村都显得微不足道,...

  • 夕阳之约

    从入住的锦田山庄出发的时候,已是下午五点。 听说我们要去五花草甸,山庄的服务人员直摇头,说,谁在这个时候去那里,五花草甸最美的时候是早晨。 早晨,东天薄曦,旭日欲...

  • 我是你的读者

    年岁渐长,阅读已成为一种习惯。夜色温柔,精美的铜版纸在台灯下反射着高贵的光泽,移步换景,万变瞬息被镜头和文字定格为永恒。线装书是沉静低调的,掩卷无声,青史又是几...

  • 乡村冬雨

    四季轮回,时光如梭,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悄然已过。应该是瑞雪纷飞,银装素裹着万物的时节了,却迎来了冬雨绵绵。细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还不愿意停留。似乎秋天不情愿离...

  • 老树

    一棵老树,可能会有很多意象表达,但总会有一种意象表达,是最为深刻的,最为沉重的,又最是历久弥新的。它可以牵起你一份遥遥不绝的怀思。 在山东、河北一带,老百姓闲暇...

  • 入,天色灰蒙蒙。打开大门,冷风扑来,刀子般剌得皮肤生痛。地上积了厚厚的落叶,草丛上结了一层白霜。汽车挡风玻璃罩着无数冰粒,晨光熹微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 水泥路...

  • 岁月深处米花香

    看到一篇文章,提及爆米花,总觉思想的万千云锦中,丢失了一片云朵,被别人拿了去。踱步岁月深巷,忆念零零碎碎的日子,爆米花,虽细微无奇,岂比璞玉,却迅速攫住了我的目...

  • 节气

    我留心观察过几个节气。 一个是霜降。在头一天,丝瓜、豆荚、茄子、辣椒的叶子还是汁水汪汪的,虽然有蛀虫和卷边,它还是在呼吸着的生命,在日光下,沉静地等待有雾的夜。 ...

  • 铅华洗尽忆往昔

    岁月的最大特点是无形,该是契合了大象希声的哲理吧。但他却又是可感可触摸的,大自然有很多物候现象可参照:春红凋谢,夏荷颓败,秋叶纷纷,冬雪蹁跹大自然时序更迭,就是...

  • 冬日何处是芳菲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是禅宗无门禅师的一首诗偈。大意是:只要我们能抛开俗念琐事,便能体会到春夏秋冬四季不同的美。那么...

  • 年年除夕年年灿烂

    农历十二月,朔风呼啸,冰雪交加,正值三九严寒天气,北方大部分地区歇冬,是为小寒。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则在大寒,此时临近年节,谚日小寒大寒,就要过年;杀猪宰羊,皆大喜...

  • 墨香春联情

    盼望着,盼望着,新年来了又去了。一切都是焕然一新的样子,姿态优雅,整装待发。新年到处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最引人注目的是各家大门口处张贴的一副副对联,烫金的大红...

  • 城市落叶

    傍晚从公交车上下来,沿着一条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街道慢慢走着。入冬的寒风如期而至,刺痛儿童幼嫩的肌肤,撩起美女雅致的裙角,飘过高楼大厦,掠过湖泊小溪,卷起成千上万...

  • 王屋山上多神仙

    河南中州,真厚重啊,随意拎出一个城市,便是N朝的千年古都;随便闯入一块地面儿,便有几千年的文物古迹;就连荒山野岭中的残垣断壁、碎砖片瓦,都小瞧不得,说不定它悠然...

  • 不负晨光

    每天,为了赶最早的那趟公交车上班,我总是第一个赶到公交站牌等候公交车。本以为自己起得最早,没想到还有比我起得更早的人。 这是一对古稀之年的老人。老大爷白发苍苍,...

  • 六月葵花向阳开

    六月天晴朗的早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升起,盛开的葵花盘儿迎着太阳慢慢开始向西转动,直到日薄西山,葵花才停止了转动,在夜间又悄悄地把脸儿摆回东方。 这种葵花朵朵...

  • 洋槐花

    多少年来,洋槐花备受人们喜爱,它属于春天里开花比较早的树种之一,当洋槐刚刚吐出嫩芽,花骨朵儿就呼之欲出,树叶还没来得及伸展时,洋槐花就以崭新的姿态绽放开来,一股...

  • 醉石解醉

    半生饮酒,积累总量也当数以吨计了,也许是因为神经迟钝,或者汗腺发达,小酌如喝白开水,豪饮伤胃而不上头,从未尝过醉的滋味儿,未免是个缺憾。所以此次去看陶渊明的醉石...

  • 满园丝瓜窈窕时

    又到了满园丝瓜窈窕的时节,一丝淡淡的绿色的情愫油油地在心底荡漾,泛着柔柔的温情。 小时候,我们家住在一个老旧的大院里。每年夏天,母亲总会在空屋的墙根埋下一排丝瓜...

  • 野艾

    在我家乡白衣港的房前屋后,田间地头,路旁荒野,到处生长着野艾,叶似菊,青翠的叶片上,有不规则的粗锯齿,表面呈深绿色,背面呈灰白色,有绒毛。一丛丛、一簇簇、一片片...

  • 归去来兮

    七月二十三日,有幸到耒水国家湿地公园永济镇大众村桐子山看鸟。一过永济圩,沿途一面面镜子似的水塘,就把我的心照得发亮。 逐水草而居,择良木而栖,是鸟的天性。永济镇...

  • 铜茶壶

    母亲身边最值钱,并且陪伴她度过大半辈子的用具,要数那把铜茶壶。 铜茶壶的造型十分漂亮:平底,鼓腹,环状提手,壶嘴呈流线型,圆圆的壶盖上正中央镶嵌一粒金瓜,全用黄...

  • 四月的雨

    近年来尤其关心天气,比当年乡下的父辈们更甚。每天用手机查天气预报,已成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环。昨晚因顶替平儿,回到家时已过零点。她还未睡,说是等我,等我查天气。且...

  • 天香云外飘

    国庆长假,游走在外乡,手机微信朋友圈下起桂雨花。乳白的橙黄的桂花,一点点一团团,那香气隔着千里,好似都闻得着。 桂花树在我国已有2500年的栽培历史,文人墨客用妙笔...

  • 湾里的池塘盛事

    我们湘南属于丘陵地貌,小山小丘多,山头拐一个弯,就可以在弯处建房。所以,我们那里有大弯里,小弯里之说。每一个弯里的房屋大多是后背靠着小山,前面侧朝池塘。有山有水...

  • 春天,火车已开出

    很多时候,人总是在奔波中消耗着时间,又在某一时间选择去奔波,貌似一列火车,一次又一次地从春天的站台出发,载着一车子心愿,喘息着奔向远方。 远方有多远?从中专毕业...

  • 听风诉说

    有风的日子里,喜欢迎风而行,感受她拂过脸颊的丝滑,期待一场与她不期而至的相遇和对话。 为此,我躲进一间小庙,想要在那里遇上一阵山间的清风,再用庙里的梵音来点醒尘...

  • 美哉峡谷群

    从浆水镇南行二十多里,便进了路罗川。邢台县深山区四大山川,以路罗川水量最大,土地最少。旧时民谣:进了路罗川,九十九道弯,硬的是石头,软的是沙滩。如今,经过建国后...

  • 神头村里话古今

    走进神头村,我恍惚穿越到了铁马嘶鸣的战国时代。 神头村的得名由来,是因为扁鹊。扁鹊乃一代神医,这里是他的封地。扁鹊入秦,被善妒的太医所害。村民们冒死把扁鹊的头颅...

  • 秋夜又闻蛐蛐声

    夜晚,窗外传来蛐蛐的叫声,叫声欢快、清雅,连绵不绝,宛若一支优美的小夜曲。蛐蛐身体灰褐色,头上一对细长的触角,虽说其貌不扬,但是它们美妙的音色给阑珊的夜晚平添许...

  • 梦迟迟 梦甜甜

    东坡先生有一首《春宵》,把春深之夜的馥郁宁馨写得出神入化: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且不说别的意象,单就歌管楼台声细细一句...

  • 枫泾一瞬

    江南出名镇,不过知其皆在江浙,上海金山的枫泾古镇,却不期而遇。 在金山处置完俗务已近中午,见大道北侧一片雕梁画栋,就依着亲近古朴的秉性,走进上海这个钢筋水泥世界...

  • 春来荠菜香

    那天下班后逛菜市场,很意外地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发现了荠菜的身影。卖荠菜的是一位年老的大妈。大妈说:姑娘,买把荠菜吧,这荠菜香着呢,都是我一棵一棵从野地里挑出...

  • 那一场轻舞飞扬的花事

    好几个清晨起来,外面都是千树万树梨花开,乍一看以为又下雪了,原来是落了一夜的霜冻,形成了冰清玉洁的雾凇景象。几天前下过雪,太阳一出来就没了。多么希望下一场大雪,...

  • 绚烂烟花迎新春

    寒岁已晚,风雪飘摇,算算剩下的日子,眼看着又要过年了。根据古老的传说,年是一种怪兽,人们对它心存恐惧,于是在除夕的夜里放灯火和爆竹,好让年望闻生畏,不再踏入人间...

  • 落雪之美

    那是落雪,你看你看她玲珑剔透,晶莹洁白,在空中旋舞着,轻轻的,悠悠的,飘呀飘呀飘,有的落在树梢,有的落在屋顶,有的落在山尖山川大地在她的装饰下,犹似童话世界落雪...

  • 菜灯

    正月十五已经过去,但是小时候做菜灯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时候,在村子里,各家都会赶在晚饭之前,做出许多菜灯。月亮升起之际,一盏盏菜灯点起来,整个村子成了幽幽的灯海...

  • 乡下的好

    在农村生活多年,就像每个人天生就有的恋母情结一样,我对乡下的感情不因岁月的更迭而改变,反而是年岁越大,越对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充满深情。 在乡下生活真的很好,除了...

  • 儿时的元宵节

    小时候过元宵节,村里的活动没多少花样,不像现在这样猜灯谜、踩高跷、扭秧歌、舞狮子、跑旱船花样多得很。当年甚至根本没听说吃元宵这码事,更谈不上真的享用了。但是,并...

  • 仲春之思

    年有春夏秋冬,春分季仲孟。驻足凝眸,伸手随便裁一段,都是画一幅诗一首,付与知音,手留余香,酥润满目,她是那么动人心扉,耐人解读。 春光如海,春色撩人,夜月一帘幽...

  • 听,春在走过

    你一直都住在高楼里,出门所见到的只有紧闭的他人的铁门,所以,你不知道,现在外面已经是春天了。你住久了城市,只看到灰的水泥,黑的钢铁,你看到的裁剪整齐的乔木不过是...

  • 春雨春韭绿

    春园暮雨细泱泱,韭叶当篱任意长。入春以来,雨量丰沛,一畦畦的韭菜得到春雨的滋润,长势盎然,细长的叶片,扁平而厚实,软绵绵的,绿油油的。 韭,菜名,一种而久生,故...

  • 百泉啸吟歌

    太行东麓,顺地势喷涌出成千上万眼清泉,而延伸华北平原几十里后翻滚而出水势浩大且号称百泉的地方,南北唯有两处。 北百泉静卧邢台古城东南一隅,自古泉源遍地,草木茂盛...

  • 花草的灵性

    说起来,我这个人真有些怜香惜玉。 喜欢花花草草,拈花惹草在所难免。却不知花草习性,单知勤浇水。无论贵贱,不论品种。又如单知强拳不打笑脸,或当官不打送礼的。对于我...

  • 布宫前的柳荫

    在拉萨工作期间,每天正午休息时分,我总爱从朵森格路一路向西,漫步到布达拉宫广场上,在广场边沿的那片柳荫下躺躺。 日头白晃晃地悬在头顶,明亮、温暖,经过柳叶的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