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桥,灵动着我们的想象,也寄托着我们的希冀 桥,是世间的尤物。 《庄子》一书,有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的故事,当然这也只是故事而已,真正...

  • 美在思江

    远远地望着眼前的大山,感觉它是那么的峻拨、苍雄,连绵的山峦在阳光的映照下,清晰地呈现她那俊秀的轮廓。那些蒙茸的草,蓊蔚的树,郁郁葱葱,莽莽苍苍。人望上去,大片大...

  • 大别深处有奇观

    去岁七月出梅时节,我们慕名来到了罗田县河铺镇的簰形地村。 从半山腰的公路上下车步行,经过一片栗园,爬上一道山坡,并未觉得有什么值得称奇叫绝。及至下到一处谷底,站...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当天鹅湖的黎明还未到来时,我们借着天际微微的光亮,来到这片空旷、寂静、寒冷异常的地方。 一条窄窄的土路伸向远方,路这边是结了冰的湖面,冰面上天鹅簇拥在一起,还在...

  • 朱圉山的年轮

    你像时光一样沧桑,又像流水一样芬芳。温润的山水,润泽过伏羲,养育过秦人,留住过大佛。圣迹与佛光辉映,山水与人文相融。清华简上一笔一划地雕刻着你的名字,《水经注》...

  • 流水淙淙之美

    山谷溪流,流水淙淙,轻盈流淌,清莹澄澈。水中游鱼,摇头摆尾,细鳞可数。水底卵石,晶莹润泽,剔透如玉。水边嫩草,青翠欲滴,顺流摇曳。其纯净柔静之美,楚楚动人! 晨...

  • 穿越徽杭古道

    当一成不变的生活和工作让我的身心感觉疲累时,内心蛰伏了许久的一些情结开始萌发,并迅速生长,这些情结是关于城市之外的。渴望背上行囊,带上一双欣赏的眼睛和一颗单纯的...

  • 树下茶梅

    从时序上来说,茶梅是这个城市这时节最娇艳、最赏心悦目的观赏花了。 更可喜的是她的花期绵长。 10月底,城中各处,香樟林下,行道树旁,偶尔可以看到团团油绿的灌木丛中,...

  • 千岛湖边

    千岛湖是一个梦,这个梦投影在岁月的浮光里晃动了几十年。如今亲历其境,我不知其在多大程度上印证了我的梦境?我无法设定千岛湖该是这样或那样,但有一种感觉告诉我,我一...

  • 梅花又开

    春夏秋冬,轮回一夏,深冬瑞雪,秋来飘零,春去复始,夏尽冬来。回眸走过的路,唯有冬天的雪地能够看到脚步的印迹。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花,从天际来,飘飘洒洒,自由、奔放,...

  • 窗外那幅斑斓的画

    自从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屋顶,便多了一扇观赏大千世界的窗口。岁月流逝,家几经迁徒,窗外的景色更迭着、变幻着,不经意中将他们拼贴在一起,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画卷。 ...

  • 指甲草

    一天上街购物,走在街上偶发现一个小姑娘指甲红红的胜是好看,那红红的指甲色,看起来可不像是现在超市、化装品店里所售的指甲油的颜色,也不像什么颜料所染,这种红色有些...

  • 古园

    时间让我站在一片古园上,它像是停止了,只有猎猎的风吹着,仿佛还在吹着当年的旌旗,那些不再重现的繁华与生机。一时的心情也被劲风吹着,心潮起伏,不得平静。 荒草追溯...

  • 风中一棵孤树

    我来到这儿的时候,看到风中一棵孤树,肆虐的风在摇撼着树身,树枝发出啪啪的响声,似乎摇摇欲坠,但树就是不倒。我来到近前,仔细观察这棵树。 树根的一部分已经暴露于泥...

  • 窗外的树

    窗外的树,四季站立,见证了生命存在,即使冬天也给予我一种维护和陪伴,我喜欢这些树,把它们当作我的朋友兄弟,惺惺相惜。 虽然已经多次写过这些树,今天不由提笔还要写...

  • 绝色杨梅州

    杨梅州,一个充满着诗意的村名。村很小,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自然村;但名却很大,大到闻名遐迩。 都说那里有绝色风景,看山濯目,看水洗心。乙未深冬,我又一次来到寿...

  • 去苏州看西山

    清明节闲暇,朋友说苏州的西山值得看看。 二十几年前我去过苏州,当初来去匆匆,只是在苏州城里转了转,留下的记忆很多都是模糊的。离城西南40多公里的西山,不但没去过,...

  • 壶口瀑布的洗礼

    那一个秋日的下午,坐一辆大客车,从陕西宜川县城曲折东行,奔黄河壶口瀑布而去。 大客车在黄土高原上行进着,时而跌入沟壑纵横的谷底,时而跃上浑圆的山峁的顶巅,像一叶...

  • 山水

    先生,你那些记山水的文章我都读过,我觉得那些都很好。但是我又很自然地有一个奇怪念头:我觉得我再也不愿意读你那些文字了,我疑惑那些文字都近于夸饰,而那些夸饰是会叫...

  • 话说风景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是一首意蕴艰深的哲理诗,来自着名诗人卞之琳的《断章》,很多人都能对其脱口而出,是因...

  • 温泉河的秋天

    那么奇妙,不忍诉说你在水一方的古典之美,惊醒梦中人。 神秘的面纱多像水雾中的莲花,隔着浅浅的水,望岸边苍苍的蒹葭。 隔了三秋如影随形,乱云飞渡水的影子时沉时浮,那...

  • 我的鄱湖之缘

    我出生在城市,很小的时候,家里搬到离鄱阳湖不远的一个村庄。父母在屏峰做小生意,平时住茅店,涨大水就搬进村子。屏峰本是两县交界的僻野之地,但得水路之便,成了船来船...

  • 初读北九水

    读你,是在乍暖还寒的春日。凝望连绵不绝朦胧返青的山峰,倾听溪流泻出山涧的深深水声,我一时难以读懂你蕴藏的无尽神秘,但分明感受了你温馨的抚爱。 人说你像婴孩似地被...

  • 走近未名湖

    提笔写下这个题目,我才发现 走近是个挺时髦也挺亲近的字眼,它像一把天梯,一下子拉近了我与末名湖的距离。 走近未名湖那天,天空中正下着细雨,我当时那模样一定很潇洒,...

  • 冬之霾

    冬之霾,比夏秋的霾,多一分沉闷,增三分滞重。这该归罪于这个冬季不该有的天气时阴时晴,冷暖不定。 冬之霾,最易使人情绪沮丧。它让刺骨的寒风倍加凛冽,它使人心灵的热...

  • 石门赏雪

    昨夜,冬雨里,揉进了晶莹的雪粒。正惊呼冬之精灵的莅临,不多时,又惟剩冬雨潇潇,让人遗憾叹惋。 石门坊飞雪满山。清晨,接到文友相约进山赏雪的讯息,还在猜测,城里初...

  • 心醉迷失的城市

    斯德哥尔摩是一座由海洋、湖泊和广袤的空间组成的城市,似乎没听说哪座城市附近有2万多座岛屿,其中城市中心就有百余公里的湖泊,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的奇妙独特之所在。海洋...

  • 杨穗儿

    塞外大地多杨树,举目山野、路旁、乃至院落内外,皆是杨树的世界。每年严冬过后,白杨树就携着花信风缓缓吹来了。此时可见毛白杨梢头上摧出紫红色的苞芽。转眼到了仲春,黑...

  • 汝城的山山水水

    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着家乡的土地;用自己的文字,书写最真最平凡的情感。 暖水-塘坡田水库-梅木山地徒步 2014年11月22日,很值得纪念的一天。盼星星盼月亮样,终于如愿以偿...

  • 神奇难忘的黔西南之旅

    我是喜欢旅行的。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嘛!老梁是我多年的文友,看了他很多写家乡山水风光的游记散文,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好感,我一直渴望到他家乡地区旅游。 通过阅读...

  • 游东山寺

    常常独自儿漫游东山寺。 东山寺是坐落于古城九峰东边九和山下的一座古寺。越过城下的一条碧溪,走过一片宽广的田野,绕过山坡旁疏疏落落的几户人家的小村落,便到了山坡上...

  • 村间巷子:最人文的古巷

    这里是人文始祖伏羲诞生的地方,是秦人先祖西来后第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是华夏第一个建县的地方。 有村庄的地方,就有巷子。村庄有多古老,巷子就有多遥远。一条条古朴的巷...

  • 北山小镇双溪剪影

    小镇地处汉滨西北部五台山脚下,因其境内蔡坝河与伍家河在兴红村汇集成一条大溪流而得名双溪。辖同心、伍河两村和先锋、大坪、兴红三个社区,人口8000余众。2015年乡镇机构...

  • 念雪

    随着一场寒凉的秋风隐遁无形,代之而来的便是期待许久的冬,渴望在这个漫长的冬日里,能有一场飘飘洒洒的大雪降临村庄,遮蔽大地的荒芜与突兀。但随着冬日渐深,飘雪的惊喜...

  • 微信里赏雪

    早上乘坐公交车时,习惯拿着手机浏览朋友们的只言片语。 石壕花坝下雪啦,约吗?一朋友的微信内容恍若导火索,引得众多朋友纷纷点赞、评论,邀约同行。我也很想来一场所走...

  • 行走在冬天的季节里

    立冬 霜降的脚步悄悄地从身边溜过,寒流从遥远的北方不约而至;在枝头上缠绵、缱绻了漫长一秋的绿叶,静静地、不慌不忙地在冬的萧瑟里和整个季节一起老去。 落水荷塘满眼枯...

  • 那些云朵

    像一片柔软的雪,一触即破。但我们触摸不到,只有风才能与它共舞。 它在高远处,变幻着各种鬼脸,但我们无法去猜透它的心事和思想。我们在低处,仰望,挥手,但它看不见,...

  • 那些年我去过西湖

    西湖这地方我已经去过多次。第一次去和最后一次去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第一次去,在1987年的冬天,西湖很朴实,人也不多,园子里的商店寥寥几家,我进去转过,还买了一串翡...

  • 石桥

    码头的邻居就是一座桥,横在古巷的一边。 其实,那是一堆石头,或平或竖或斜或正地摆放出的一轮弯月。 桥,跨过了一条溪流,一条江河,畅通了路的连接,也畅通了人与人心的...

  • 百牛渡江

    百牛渡江,是嘉陵江上一道罕见的生态奇观。 早听说蓬安县每年都要举办放牛节,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我却不知道具体时间。 百牛渡江可以和角马群大迁移媲美吗?它们过江去干什...

  • 登紫金山天文台

    天文台,这个小时候令我感觉神秘而又向往的地方,今天终于能有幸亲临此地了。特别是紫金山天文台这个全国最着名的天文台,一提起它的名字,相信每个对天文有所爱好的青少年...

  • 时光倒叙:海螺沟冰川

    终年积雪不化的冰川、雪峰,目光所及,其实仍然远隔太遥。无缘于面前。 我以朝圣者的心境仰望,高不可攀的冰川、不可企及的雪峰。冰川、雪峰是圣洁的,而朝圣者早已落满俗...

  • 哦!我的温泉河

    (一) 沿着温泉河一路向西。天高云淡,苍茫的色彩中,河水很瘦像一条哈达飘舞。右岸和左岸,一个伸手可以相拥的距离,彼此深情地凝望。 大鲵躲在冰冷的水中,失去对光明的...

  • 乙未年腊月初二,星期一阴有小雪。 所有的故事好像刚刚开始,但是所有的故事又好像都已经结束。 雪花就像精灵一样,在寒风的挥舞下飘扬。一粒粒的,微小的身躯,顽皮地钻进...

  • 郭岭的印象

    从阿尔滨向西,沿着到金州的古官道一直走,翻过一道高高的山岭岗就看到一个小山村,这就是郭岭。 一条清澈的小溪,自屯北山边泉眼涌出,汇集沿途的石缝不断冒出汩汩的清泉...

  • 怀念小运动场

    这里曾是长满杂草的乱坟岗,野兔狐狸常常出没,放羊娃也没少光顾。 知青们来了,利用星期天,铲平坟岗,拣走乱石,荒草一把火变成了轻烟,几个人拉一个碌碡,一圈圈,瓷实...

  • 雪的温度

    曾走在校园的路上,看着地上缱绻的金黄的梧桐落叶,心中不禁顿生一股诗意:这梧桐叶纷纷洒洒的落下,是不是为了腾出地方儿让雪栖息呢?然而,枝头的雪终是还未等到 便放假...

  • 记古堰画乡

    古堰通济千余载,至今奔腾哮万里。 画乡坠落山水傍,宝墨香书满街溢。 一向听说,丽水是个山青水秀之地,今年元旦带着妻儿去了一趟,果是如此。于是,心有荡漾焉,无以寄怀...

  • 万年难开的玉树花

    早晨,来到学校,听到办公室隔壁盥洗室里几位女同事叽叽喳喳的话语声,她们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忠洪校长打趣的说: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呀! 出于好奇,便寻声而去。女同...

  • 等我退休后,住回乡下去

    等我退休后,就住回湖北老家的乡下去,在那里,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山是绿的;夜空是黑的,天上有星星眨眼,田里有萤火虫跳舞。 那时,自己盖一所院子,粉墙黛瓦的诗意,...

  • 重阳树

    迈入打凼寨,迎接我们采风团,除了热情好客的布依人,还有一棵棵参天古树。 顺整洁的村道前行,心里暖暖的,瞬间忘记了旅途的疲劳,忘记了时下已是严寒的仲冬时节。 走近打...

  • 我家就在岸上住

    告别了居住已久的和平区黄家花园,举家搬到了靠近海河的一处规模较大的河滨家园。 如今,能在繁华似锦、日新月异的现代化大都市里,寻求一席天然生态、辽阔静谧的居所,也...

  • 这河·这桥·这故事

    这河,名字叫灉河,是从我居住的村庄中间纵穿而过的河。 这灉河,我是称她为母亲河的,因为我居住的村庄是傍她而建、村民是依她而居依她而生活的;我称她为母亲河,还因为...

  • 在路上,梦里姑苏相媚好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么,梦开始的地方是苏大美丽的校园。 且不说那些风情各异的古建筑,浓厚的文化氛围,单是那些色彩缤纷的树就让我念念不忘。 绿色的是香樟,排列在校园道...

  • 一角台北

    城市建筑没有上海、广州的恢宏,也没有沈阳、济南的相对繁华,还有点古旧。这是我对台北的第一印象。古旧也只是相对的。不过有号称世界第一的101大厦,虽然高度已落后到排...

  • 一座被废弃的游园

    断墙,铁门 一群时光经过这里。 有些时光正当年轻,它们像风一样穿过,为了记住它们的样子,裸露的水泥和钢筋用自身的尖牙利齿撕扯着它们的衣角。挽留,有时是多么尴尬的事...

  • 清清的必克花溪河

    上午,九点半的样子,我和正律君匆匆走出布依古城文化研究会,直奔开往必克古寨的班车站点。 到达站点不几分钟,班车就开动了。 一路的阳光普照,一路的山水风光,让我们忘...

  • 樱花之恋

    如梦幻一般,一夜之间,在村庄旁、在公路边、在山坡上眼光所能望得见的地方,到处都开满了嫣红的樱花,整个大地成了樱花的汪洋。樱花开得太耀眼,其他的树木显得黯然失色。...

  • 大理的色彩

    我第一次在北京长安街上漫步,走至故宫时,眼前所有的颜色都消失了,只剩了一片金碧辉煌。北京是金色的,那是一种壮丽。后来的旅行中,我常去注意城市的色彩。一个美丽的城...

  • 大自然的呼唤

    去年写的一篇新濠天地娱乐网站,想了想还是把它发上来,不知道大家评价的怎么样,不过我觉得只要是自己写的东西就要大胆的展示出来,虽然内容不是什么有趣的东西,甚至有点无聊,但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