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夜听雨

    听雨,在深夜,在老楼老屋。 雨打在院里泡桐叶上,沙沙声不急、不密。雨声苍老、平缓、幽深。这是初秋的雨。雨声在夜色里,一滴一滴,淡凉、惆怅、肃然。像是不常来往的友...

  • 秋意盎然

    一大早,喜鹊在门前的苹果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娘的脸上露出喜悦,吐了口唾沫,捋了捋蓬乱的花发,说,今个要来客。 我就笑娘,哪有客人来呀?娘已经从门后取出木叉,开...

  • 晚秋

    清晨,在微寒飘零的雨雾中,坐车回故乡采集谱牒的补充资料。岚气在山间飘荡,小城和沿途的农舍在茵茵湿气中飞逝。转过月亮崖后,彤云密布的高空慢慢地露出了蓝天,山坡上的...

  • 乡间土灶

    土灶,蹲在瓦屋一角,宽大、厚实、纯朴、温暖,一如我年迈的老母,总在不经意间,捂热我的胸口,撬动我的记忆。 土灶和土炕一样,忠诚、古老,屈居于偏房一隅,灰头土脸地...

  • 站在秋天的树

    当季节的扫把,将天空挥扫出一片清朗时,秋便如一位化妆师开始为草木装扮。它把黄色给了银杏树,黄黄的叶子像一把把小扇子,扇走了夏天的暑热;它把红色给了枫树,红红的枫...

  • 走进故乡的秋天

    金色的秋天,微风轻轻地在山坡上拂过,金黄的树叶,哗哗地摇动着它们的身姿,就像是伸出热情的手掌,迎接远方归来的游子一样,那动听的声音,就是他们从心底发出的心音。 ...

  • 雪恋

    恋于雪,是缘于对季节的忠诚,因为在我心里老是觉得冬季冷峻瘦硬,唯就缺少一点包容柔美,就得有一场好雪来填补季节的缺陷。雪,便成为我心中最好的假借。 不尽人意的是,...

  • 走进冬天

    别过春的绚烂、夏的火热、秋的缤纷,又步入了冬的静美中。 冬天的清晨,寒风里夹裹着丝丝凉气,大地被一层缥缈的轻纱笼罩着,那淡淡的烟云在浓雾里飞舞、弥漫着。远处的山...

  • 北风起,芦花白

    秋末冬初时节,落叶缤纷,大雁南归,万物渐次进入生命的暮年,这时候的北风,就像一个凑热闹的孩子,使了性子的顽皮撒泼,似要把天地草木高高托起,又落叶一般抛向田野。这...

  • 给心一份自由的晴空

    窗外,天气阴沉沉的,看来飞舞的雪花将要落在大地的肩上,听说洛南和庾岭已经在飘雪花了。想来,冬的唯美,雪的矫情,不免再次挑逗起心中的那份淡淡情愫。聆听雪的心事,促...

  • 故乡曾经的火炕

    故乡在秦岭之巅,海拔千米以上。每年的腊月,是最寒冷的季节。 家里有土炕,也叫火炕。火炕是土坯垒砌,土坯,村里人叫它胡砌(砌:多音字,ti),相当于砖的功能。 盘炕时...

  • 故乡的梧桐

    携一缕清风,邀一方明月,漫步在风烟荒芜了的羊肠小道上,寻觅一座熟悉而陌生的土瓦木屋和那棵依旧在清风明月中矗立的梧桐树,相逢一段今生无法割舍的乡愁之缘。 家在何处...

  • 槐乡寻梦

    故乡多槐,素有槐乡之称。 常常梦见故乡,梦见故乡的槐实、槐花。 丙申春日,正是槐花洒银吐香的时候,伴着习习春风,我回来了,回到阔别40余载的故乡。 眼前洁白一片,仿...

  • 春天

    天阴了,也暗了下来,刮着微风,天空飘起了小雪,但并不冷,似乎还有股微微的暖意。小雪还没落地在空中就融化了,小风持续不断地刮着,掠过波光粼粼的河面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 洛州油菜花香

    春天一到,油菜花就开了。 驱车在洛南庵巡路30余公里沿线,遍地的油菜花,金黄夺目,弥漫着幽香,沁人心脾。无边无际的金黄,温暖醉人的阳光,莺歌燕舞,柳绿桃红,构成人...

  • 金银花飘香的早晨

    我对这儿印象不好,由来已久。早年,经常听表姐向我母亲诉苦,说她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水,一遇上老沥雨,吃水就成了大难题。表姐还说,他儿子抱怨个子没长高,都是小时挑水...

  • 紫薇

    闷闷燠热的天气与轰轰作响的空调叫人格外烦躁,活脱脱就是人把汗水给了机器,机器再一滴两滴还回人间 金凤山的树荫下、州河堤坝上,或老或少,人流不息,都在寻找清凉。尤...

  • 秋意

    清早起来,望向太阳报到的地方,沉着的天色,没有了往日的红晕。 来到厨房,平日里早阳照临的水池,没有了那一线明亮刺目的光,而像一个安静的侍者,壁立着,听凭不期而至...

  • 小城秋色

    今年的气候着实有些反常,直到白露过后,秋才采着秋老虎的尾巴,像一位害羞的少女,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蹒跚而来。秋的到来,使得早晚有了些许凉意,小城也沾染上了静美肃穆的...

  • 叶落下

    喜欢叶落的感觉,站在肥硕的树冠下,看枝头叶子,由绿变黄,由黄变枯,悄然地落下,美妙而凄美的说声再见。还没来得急去感受那份自然的洒脱,雪就来了。漫天的雪,掩盖了一...

  • 冬雪

    季节的变化,说也奇怪得很,夏天好像还没有过完,柳梢的叶子还是翠绿的,就过去了。但人们对秋天更是无法理解,人们感觉刚刚踏进秋天的门槛,还没有缓过神来,就一闪而过,...

  • 冬天里的故乡

    故乡的冬天,是寂静中带着温暖的日子。 故乡的冬天,总比山外平川地方来的早些,更有冬天的味道。没有飘雪的时候,天空特别洁净,万里无云,那种蓝,让人心里特别舒坦。一...

  • 惊蛰闻天籁

    微雨浸润的初春,寒气料峭。酣睡的大地进入了浅睡眠,正在蠢蠢欲动。或者深夜一声惊雷,或者黎明一串鸟鸣,或者一帘饱墒的雨,或者是厚厚冰层的断裂声大地从熟睡中伸着长长...

  • 雪后的春天

    立春刚过,一个睛朗明媚的日子,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屋内明亮温暖显得空荡荡。房檐滴着雪水,处处融着雪,水洼泛着绿波。树枝上的水珠滴落在草地上,长尾巴白肚皮的喜鹊蹦跳...

  • 春天很香,吃掉一棵叫椿的树

    那是一棵椿树,香椿树。香椿树很瘦,老家房前屋后的香椿树,似乎天生就是那样的体型,日光流年,一年一年,好像总看不见它长粗,只是每年春天见它蓬蓬勃勃发出枝杈,繁茂、...

  • 陌上桃花等君归

    三月,绽放的花季里,有雪白的杏花、粉嫩的樱花、绯红的梨花,绚烂而又多彩。我却独爱桃花,花开枝头,暖暖的风吹在身上。心游走在花间,染香了信笺、留香了裙袂、浸香了流...

  • 柳絮飘飞的季节

    又到了一年柳絮飘飞的季节,大团洁白的絮儿从婀娜舞动的柳枝怀抱中挤出来,在春风拂动下,像漫天飞舞的雪花,在地上滚成一团团洁白的绒球。 站在柳荫中,任大片大片的絮儿...

  • 槐花香

    黎明前的喧嚣还没开始,一群喜鹊叽叽喳喳飞进无人的院落,蹦跳着寻觅食物。稀疏的星空暗淡了,东边天空泛着白。连绵的群山成暗灰色,好似墨汁泼洒过的。雾气轻轻地拂过树梢...

  • 一树槐花一树香

    米粒似的花苞,碰到长了锋芒的阳光,便如气球般迅速膨胀,并欣欣然张开了眼。清香便如飘逸的河流,迅速蔓延开来,蝶飞蜂舞,鸟语花香,就连人也都醉了去。 乡人爱植槐树,...

  • 我家门前桐树林

    故乡座落在牛山脚下,十几户人家散乱地堆积在一湾小溪旁。四周是绿油油的庄稼地,门前有许多树木和一片桐树林。 自儿时记忆起,每当暖风吹醒山野的新绿,嫩柳拂动腰肢,小...

  • 淡淡的时光

    在这个校园里生活,已有六七年了。 那棵叫做五子登科的柏树,就在靠台阶不远的空地上,现在左右两边置了花园,挨着花园前方是丁字型的汉白玉花架,十七八米长,四棱见方的...

  • 夏蝉声声

    童年时期,生活在老家。那里群山连绵,树木葱郁,山上山下,仅有羊肠小路相连。蝉儿,是我最熟悉的邻居。 蝉儿并非时时都在,一年四季,仅有夏季才来。来的方式,并非如候...

  • 秋天的雨

    这雨,不惊不乍地说来就来,才晴了两天,太阳还没出圆,路也没白,就又淅淅沥沥的下开了。女人就埋怨,天气预报咋恁准呢,伏天一滴不下,到了不该下雨的时候,却一个劲地下...

  • 落叶随想

    清晨,漫步丹江公园。多日不来,发现公园里的树木已没有往日那样苍翠茂盛了。树叶落了一地,一阵风吹过,地上的落叶好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又好像五颜六色的花瓣随...

  • 追荷

    我有幸出生在棣花古镇的荷塘边上。 以前我家的土屋已不复存在,屋子里三个孩子的打闹声也远去了,现在的房屋是两年前在原址上重盖的青砖木顶的四合院,宽敞、明亮、气派了...

  • 细碎流年

    每到岁末年初的时候,许多人总是会习惯性地去想想过去一年里所经历的一些事情。这样做没什么不好,也说不上有多大的意义在。我不抗拒类似于年终总结般的回顾,但也不会刻意...

  • 远去的故乡符号——炊烟

    故乡,是大地册页上一行行或长或短的句子。而那些遗落在故乡深处的人物和风景,则是故乡的一粒粒符号。 炊烟,是故乡的一张动态壁纸。清晨,在炊烟中醒来的,不单单是几双...

  • 雨,梨花和门

    春雨绵绵中,柳丝拂过的江南,梨花白了,杏花也红了。细雨一点点地敲打着芭蕉,节奏翠绿而又缠绵,直打得人心里翠绿一片,也湿润一片。那点湿意洇染着的绿意盈盈的江南,浮...

  • 花开四季

    校园的樱花开了,在春风的抚摸下羞红了脸,白云山上的桃花也开了,如少女般,有着浅浅的粉,纯纯的白,路边随处可见的紫荆花也漫天的开了,望去,像是一帘幽梦。广州城的春...

  • 乡村三月

    料峭的寒风渐渐退去,喜庆的大年也让高入云端的爆竹送出好远,乡村三月带着点点绿色,就悄悄地来了。 最早感知三月的,是树上摇动的枝条,不经意间它的嫩芽就一点点冒了出...

  • 冬日赏树

    冬天,我欣赏冬树的英姿,在绰约多姿的冬树面前,再赏心悦目的雪,再摄人魂魄的霜,再美艳动人的迎春花,也只是陪衬。 隆冬季节,无论大路边的桉树、梧桐树或柳树,还是高...

  • 彼岸

    秋日去江南。江南尚未老。 溪水潺潺,林木苍苍,红柿和秋香色的叶子并蒂高悬枝头,村郭和山野静美如唐诗宋画。果真是江南啊,泊在风习画里的江南。脚一抬,它就醒来,醒在...

  • 冬钓之美

    冬天的闲暇,约上三五好友去垂钓,会心情怡然。 冬钓一般可以选择海钓,冬天的海比较清静干净,最好选择一个响晴的暖阳融融的天气上海,那将是一次悠闲惬意之旅。 居住城市...

  • 湖的黎明

    湖叫天湖,不是很大,却很美。它的景色里,天湖的黎明最让人心动。 你若不信,就去天湖,看一看那里的黎明吧。 夜幕退却,湖面有了一点光亮,一分一秒过去,天空出现了一抹...

  • 一道篱笆乡味稠

    老家院落很小,屋舍也已陈旧,可那道篱笆墙,却每年生机勃勃,攀爬缠绕着我绵长的乡愁。 多年前,一场暴雨,祖上留下的那堵石砌院墙,夜间轰然坍塌。父亲长叹一声,挨到天...

  • 蒹葭苍苍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中被朗诵得最多的一句诗,意境优美,带着新濠天地娱乐官网的幽秘气息。 蒹葭,百度上把它解释成没长穗的初生芦苇,可我更喜欢把它译...

  • 秋香点点 美了闲愁

    说到秋香,自然会想到唐伯虎点秋香中的女子秋香。那个姿色娇艳、诗书画俱佳的窈窕淑女,美貌聪慧,冠艳一时。虽然一度为生活所迫,身陷声色场中,强颜欢笑。但后来终得脱籍...

  • 种番薯

    谈起番薯,谁都不陌生。在家境清寒、物质不丰的年代,白米有限,番薯成了三餐的主食。在产期可以吃到新鲜的番薯,再把番薯刨成丝晒干,装在麻布袋,供青黄不接时使用。久存...

  • 成全人生的秋境

    立秋到白露,往往有几场雨,一层未褪,一层又来。一层雨,一层凉。院子里的葡萄架日日做减法,渐渐薄俏得禁不住秋雨的催问。叶子,沉沉飘落,是沉闷的扑塌,扑塌。 雨失了...

  • 岭上多白云

    朋友邀我去他的新居喝茶。 朋友的新居在山间。沿着简易的乡村公路走了十几公里,又沿着蜿蜒的山路向上攀爬六七公里,路边的树木越发的高大稠密,遮天蔽日,不见车迹,也不...

  • 秋叶之静美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其实,秋叶之静美,是一种生的姿态。 一直记得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身患绝症的小女孩,她说等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落了,她就会...

  • 鹭鸶

    鹭鸶立在水田里,单脚,肃羽,目视水中影。风来波兴影皱,云影动,天光动,青禾动,沟里冒泡泡,黑牛甩尾,群蝇嗡嗡。鹭鸶忽振羽,翅打开、上举,颈项斜前上引,清唳如绿,...

  • 秋气

    立秋十日,三伏未尽,秋气却滋出一点来,悄悄地,入了水,上了树,漫在季节的皮肉里。 烈日磅礴,阳光明亮,光线依旧笔直地、干燥地,倾泻无余;正午时分,风摇着地上的树...

  • 蛙声

    水乡的夜晚,寂寥而冷清。特别是在秋末到初春这段漫长的时光里,每到夜深人静,往往就只有零落的鸡鸣犬吠,聊作静夜中的点缀。但到春末夏初,情形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

  • 雨趣

    雨,是个精灵。 第一次,她是怎么逗我玩的,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也许见我头顶着稀疏的茸发,觉得好玩,就偷偷地弹了我一下,不明就里的我,仰头寻找,雨的又轻轻地弹了...

  • 夏日的守候

    夏日的午后,一阵风吹倒了摆在书桌上蓝色的小瓷瓶,我只剩下这只并不精致的瓷笔筒了。 在书桌前读川端康成的书,书里写道:古伊贺的陶瓷,用水濡湿后,就像刚刚苏醒似的,...

  • 篱笆 篱笆

    牵牛花挑开的日子里,篱笆围成了乡下的院落。一家一户的篱笆墙上,牵牛花一步一步爬上去,红、白、紫相杂的小花朵,给篱笆墙披上了一件花格子衣裳,乡下人简朴的时光中,也...

  • 池上夏色

    夏时,池中红朵开。 风隐去了,池边蜻蜓寂无声息,一只,两只,数不清的薄翅停滞了一般。一片柳叶上,光阴躲藏了,心思栖在心尖上。嬉闹的蝶没有来,几朵白云停在天空一隅...

  • 海上咏叹调

    这是一个寻常的日子,从一堆文案中走出来,已然好久没有感受到诗与远方的情趣,听闻柘林采风倒也心生涟漪,放下手头千丝万缕的杂事,乐得逍遥一番。 对于一个习惯了出发的...

  • 朝听细雨晚听风

    清晨,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打湿了谁的梦境?被濡湿的天地间,散发着泥土的腥味,还有绿植的清香。 听雨,是这个世上最细腻而浪漫的情思情结吧。丝丝细雨,如密集的丝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