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丝路19792016年01月29日现代诗歌

山庄在流水的无情中渐渐沧桑
和麦田的感情最终决裂
残留的几颗牙齿勉强能咬得动豆腐
瓦砾在狂风的殴打中满身是伤
没有了初嫁时的光芒
野草在上面肆无忌惮地滋长

年青的鸟儿都逃到了远方
逃离了这个他们生长过的地方
他们在这里没有挖出一块银两
他们跟随一群诱惑去了远方
一个他们也不知什么模样的地方
据说那里有宝藏 他们的未来会很风光

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了孤独的老人,孤独的孩子,孤独的房
老人天天守在电话旁 等待她温暖的歌唱
孩子经常在梦中撒娇
央求娘的亲吻吻掉她的泪水
央求爹的温暖赶走她的忧伤
梦醒后 她看到一地的月光

老人、孩子成了最后的稻草
支撑着留守的山庄 倾斜的房
无助的夕阳 哭红了眼睛
一晚又一晚地遥望东方 南方 或是北方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