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羌人六2017年12月09日来源: 四川经济日报抒情诗歌

这种孤独之前不曾有过
它瀑布般挂在我的血液和心灵深处,
像一枚剪碎了夜晚的月亮。
这些年,你经常影响我的睡眠,
让我一遍遍想你
偶尔,我也用眼泪把思念烧一个洞。
你像你终日沉默寡言的媳妇那样
把我和弟弟看成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无论内容,还是形式
在你们眼中,我们永远长不大
千生万世,我们只能给你们当儿子。
而我写,并不是为了声援你的英年早逝
而是为了感受徒劳衍生的幻象:
冰,火,铁,沉默的喉咙,
苍凉而混沌的肉体,盲目又憔悴的野心。
假如你还在人间,这个世界仍然如其所是
我们将继续分头寻找肉体和灵魂的归宿。
眼下,心绪灰暗的冬天,谁能把寒冷锯断?
母亲让我在江油关给她买两百斤炭,
说是眨眼又要过年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