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晚樱落了

    日本晚樱落了 作者:楚茗荫 曾经对大学的想望很简单。 想像中的画面是一个披肩长发女孩怀抱着书本走在两侧满是大榕树的校园。地上,最好有些落叶,我喜欢的落叶,期待着脚...

  • 忆母亲

    朋友发了条短信,说今天是母亲节。一股酸楚涌上心头我的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八年多了。 那是2000年冬天一个寒冷的早上,我接到老家的电话,说我母亲不在了,噩耗传来,我的头...

  • 我的母亲

    父亲我写过,而且从小到大,写过很多次,因为他是那么丰富,那么具体,那么,让我依恋。而母亲,我好像从未写过。因为从小到大,只要静心想到她,我就有抹不完的眼泪。也就...

  • 百年老屋

    我的老家是一个山青水绿,四面环山的小村落。老家有两座房屋。一座是我十二岁时父亲新建的,家里人叫它新屋。一座是爷爷的父亲传下来的木板房,里面房间全是木板结构,外墙...

  • 父爱如山,大爱无言,我祝福我的父亲

    最近看了《南方周末》的专版,写父爱的,不由的也想起自己的父亲。我的父亲很平凡,个儿不高,留着我家传统的浓眉,在我过去的记忆中,一直很胖,也很能吃,从我懂事起,经...

  • 烟花三月

    我手中拿着一封未撕开的信,肩上挎着一个沉甸甸的书包。风有些冷,飞扬的尘土令我睁不开眼睛。正值春寒料峭。一个个与我擦肩而过的行人脸上带着茫然的表情。像我此时的心情...

  • 美丽的夜,留在大草原

    那年,我们去内蒙古大草原深处,看到了最美的夜色。看到了夜色里最寥廓的夜空,看到了寥廓的夜空中最灿烂的群星。 正是八月草丰水美,一望无垠的草原像一块自天而降的大绿...

  • 往事如烟……

    祖母死的时候才二十七岁。 听祖父说,祖母是个异常美丽的女子。二十七岁,实在是一个女子生命当中最美丽的年龄。祖母死后不久,有人给祖父做过介绍,但他都义正言辞地拒绝...

  • 雪花来秀春

    一片片雪花,飞过春天的感动,不请自至! 虽然,我们曾经望眼欲穿,等了整整一个冬天,虽然我们已是渐渐没了耐心,但,她还是来了,点点入情,片片入心。 一朵朵从天而降,...

  • 家是人生最美的拥有

    家是什么?是一束温暖的阳光,可以融化掉心上的冰雪寒霜;是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夜行人晚归的路程;是一个温馨的港湾,可以遮挡人生中不可避免的风风雨雨;是一潭清澈的溪水...

  • 红纱一点灯

    春夜阑,春恨切,花外子规啼月。人不见,梦难凭,红纱一点灯。 偏怨别,是芳节,亭下丁香千结。宵雾散,晓霞晖,梁间双燕飞。 ---毛文锡 品读诗情,尤在夜深人静时最好,一...

  • 痴语浅描

    夜渐渐深了,心慢慢静了。歌曲阿,轻轻的在书房里飘阿飘,唤醒众多隐藏在角落的思绪,弥撒着婉约妙曼的心情,与寂寞里勾勒出一幅幅浪漫的画面,让我喜欢静静的坐在这里写下...

  • 乡邮老耿叔

    山重着山,岭叠着岭,山与岭重叠着陡峭与崎岖,也挤小了山乡本来就狭小的生存空间。 只有一条小路歪歪斜斜地通往山外,山路是山里人祖祖辈辈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也是邮...

  • 雪韵

    在我的印象中。从1994年到2011年,黔中大地只下过三场大雪。1994年国庆,我结婚后的那个冬天,大雪纷纷,满山遍野,银装素裹,分外瞩目。我与妻一道,邀请恒忠兄一家,打着...

  • 我和父亲

    窗外淅沥沥下着小雨,雨点打着窗棂,很轻很轻,却很有规律,像一着优美的轻音乐。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晚,但也阻挡不了它固有的冷漠。而此时坐在电脑面前的我,思绪却如同晴...

  • 父 亲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农历的五月初五。父亲离开我们已整整十年了,如果他还活着,应该是九十三岁高寿了。 据父亲讲,我们家的祖藉,如果向上追溯五六代的话,是太原市清徐县...

  • 再忆父亲

    再过几天,就是父亲诞辰一百周年了。一年来早就有个想法,就是再写点回忆父亲和纪念父亲的文字,但总也没提起笔来。按农历讲,父亲是十二月初六生人。今天已经是十二月初二...

  • 月下散步

    吃过晚饭后,妻子要求去外散步,我就爽快地答应了。我知道妻子的意思,她喜欢月下散步。今晚的月色不明不暗,刚好适宜散步。我和妻子沿着自家门口的那条小路走,小路两边是...

  • 山林儿

    山林儿是太行山里的人,老辈子人都记得她长的挺好看,在那一片山里是个小有名气的美女。可也有人背地里说她虽然有姿色,却不是个好相貌,因为她的颧骨突出,脸庞消瘦,是个...

  • 赤脚走在田埂上

    当我唱着叶佳修台湾校园歌曲《赤足走在田埂上》的时候,我再也没有过赤脚走在田埂上的经历了。我穿着皮鞋,咯噔咯噔地走在水泥地上,一走就是几十年,脚底没有老茧,脚指也...

  • 守护一丛草

    渐渐有了稀疏的痕迹,我故意视而不见。不经意从照片中,或者刚刚洗过头照镜子,残酷的事实兀自扑面。无论如何自欺欺人地掩饰,属于我的一丛草,日趋衰败,无可争辩。 似乎...

  • 我的母亲最伟大

    我的母亲一生都没有看到过我的摸样,我是被母亲用双手抚摸大的遗腹子,我们姊妹5个,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就我一个男孩,姐姐和妹妹分别姓尤和王,我随养父姓,王,我的真实...

  • 念起你,便是温暖

    裁一段花锦,听一曲月光。 江南,天寒。蓝蓝的月光滴落在我的指尖闪烁着微微浪漫。 湛蓝的雪地鞋居然止不住钻心的冻僵,多少年了,这样的感觉实属罕见。沿着一路的灰色街道...

  • 怀念我的外婆

    农历九月二十一日,立冬。冬天来了,虽没有下雪,可我的心却冰冻了。寒风带走了我的外婆,带走了我最亲最爱的外婆。从此,世上再也没有那个疼我爱我呼唤我,盼我等我念叨我...

  • 幸福,一杯淡淡的白开水

    冬日里,总喜欢透过玻璃窗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自己却为了躲避那冬日的寒冷与萧条,把自己窝在家中。 沏一杯浓浓的速溶咖啡,热气袅袅飘散开来,黑棕色的液体在杯子里...

  • 修车的老人

    北方,一阵寒风呼啸而过,本就干燥的天气里,尘土飞扬,那些轻薄的塑料袋、纸屑,被扬过了头顶飞过了屋顶! 傍晚时分,寒风更加猛烈起来,寒冷无情的与户外出行的人们掠夺...

  • 我与母亲的情结

    乍暖还寒春天,伴随着旭日东升,有着生育经历的母亲强忍阵痛,把身裹白色胎衣的瘦小怪物勉为其难地接到人间。接生婆语气夸张地说她接了一辈子生,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毒孩...

  • 蒲河岸边的童年

    他的故乡在蒲河岸边,那里留下了金色的童年。 春天到了,沉睡一冬的蒲河,渐渐地开始苏醒。 正月过后,北风少了,南风多了,寒气弱了,太阳暖了。不经意间,源头及两岸的积...

  • 家有老母

    过了今年春节,母亲就迈入七十这道门槛了,古人道:人生七十古来...

  • 母亲送我到村口

    五一节我打工的公司只放两天假,我跟老板请了四天假,从浙江温州风尘仆仆赶回贵州凯里老家。三十来岁的人了,对回家已经不觉得是件时髦的事,但前些日子母亲一次又一次打来...

  • 雪落无声,爱亦无声

    他喜欢,在雪中前行的感觉,回头,苍茫的雪地里是一串或深或浅的脚印,像一阵阵音符,歪歪斜斜地摇过自己的人生。 他俩相识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夜。TA,穿越大半个北京城来...

  • 点亮心灯

    又是金秋十月,秋风飒爽,丹桂飘香,窗前火红的中国结迎风招展,美丽耀眼在这片鲜艳里,我回忆起了自己在心语一年的点点滴滴 去年的现在,我带着一颗稚嫩青涩的心走进了心...

  • 踏雪有痕

    杭州冬季的第一场雪,来得特别早。刚开始是雨雪交加,后来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疯狂地飘洒了整整一天一夜,给四季绿意盎然的杭州盖上了厚重的雪衣。清晨起来,一个银妆素...

  • 白菜花开

    周末在家包猪肉白菜馅饺子,把一颗白菜从外层老帮叶剥起,最后剩下指头粗嫩嫩的小菜心,柔润如玉。配着硕大的菜疙瘩头,小样儿挺可爱,还有点滑稽,不舍得吃,放着又怕枯干...

  • 在文字里做一个恬静知足的女人

    孤独,是一朵在寂寞黑夜里盛开出来的,最妖艳的奇葩。它的盛开,不为妖娆,只为心殇。我喜欢黑夜,有时候觉得夜越黑越好。黑夜,对一个独处的人来说,是一件最具保护的孤衣...

  • 岁月如流沙

    岁月如流沙,从指缝间滑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堆积如山。透过岁月的缝隙,回首眺望,隐约可见,烟云袅绕,红霞翻卷。群峰叠翠,百鸟欢歌。 望不见暮色西残的幽怨;听不...

  • 梧桐雨

    六月。黄昏。乡村。 那青年正坐在高楼的栏杆前读一本散文集,忽然耳畔传来了一阵簌簌的响声,寻声望去,只见院中的那几棵梧桐树的枝叶在胡乱摆动。有风自天末吹来,风中有...

  • 回忆我的父亲

    父亲去世已两个月零十八天了,今天这样阴雨绵绵的日子,让我又想起了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一生与命运抗争!父亲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 我父亲生于公元一九四五年农历七月初三...

  • 爱从一个微笑开始

    爱从一个微笑开始,爱一个不爱你的人是痛苦的,爱一个人却没有勇气让他明了你的心是更痛苦的。 也许上天故意让我们在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之前,遇到几个有缘无份的人,这...

  • 老屋

    母亲最近总是念叨住在瓦房店乡下的姨妈,为了满足她的心愿,我决定带她去看看姨妈。好些年没有见到姨妈了,心里也经常会想念她。小时候在她老人家身边度过我童年的大半个时...

  • 母亲的眼泪

    母亲是一个刚强的人,认识她的人都这样的说。 的确,母亲曾经给我说她16岁的时候,因为兄弟姐妹多家里穷缺吃少穿,就被送到我家跟我父亲成亲了。 我的父亲是一个孤儿,吃村...

  • 感恩自然

    大自然,就像一位神奇的魔法师,当他轻轻一点魔法棒,就会带给我们太多的惊喜。他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表演着魔术,为我们营造着可爱的生存空间。 山川之壮美,鸟鱼之悠悠,世...

  • 一份令人羞愧的爱

    踏上开往长沙的列车,车轮转动时,爸爸的目光跟着列车在站台小跑,直到尽头,对自己说:不就是上学了嘛,有什么好哭的?可是我的泪水奔涌不止,更不敢回头,我怕狠不下心,...

  • 永远的外婆

    过了星期三,时间猛一窜,过了星期五,再受半天苦是那时农村在校学生对星期天的渴望。可外婆去世的那天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我陡然莫名其妙的觉得心情惆怅,一种非常浓烈的...

  • 愧疚的思念

    很久了,就想写写我的外婆,不知为什么,又怕触及这个话题。外婆已离开我们30多年了,但一提及她,那种不能让时光回转愧疚的思念,那种永远无法回报的心痛,就会让我思绪如...

  • 我的老母亲

    坐在妈妈的对面,看着满头花白的老母亲,眯起的双眼吃力的穿着针线。莫名的心酸起来。这就是我的老母亲,一个一辈子刚强却又不服输的女人,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姐弟五个而...

  • 我的母亲

    关于母亲的记忆,最早的可能是我在托儿所时吧。那时叫生产队,应该是公社时期。白天大人全去干活挣工分,孩子们就放在托儿所里看管。母亲当时就是托管员,当时是个令人羡慕...

  • 爱的回音壁

    现今中年以下的夫妻,几乎都是一个孩子,关爱之心,大概达到了中国有史以来的最高值。家的感情像个苹果,姐妹兄弟多了,就会分成好几瓣。若是千亩一苗,孩子在父母的乾坤里...

  • 并不遥远的记忆

    故乡,是祖辈父辈漂泊的人生驿站,也是生我养我的一方水土。每次参加学术会议,总有许多学者问我是哪里人,回答是:福建客家人。若再细问,回答是:福建连城人。有时遇上了...

  • 我的农民父亲

    我是农民的儿子,而且是世世代代的农民的儿子。 按照最近半个世纪流行的说法,很早很早以前,人类被分为两类,一类叫奴隶主,一类叫奴隶。过了一些世代,一类叫地主,一类...

  • 梦回草原

    远隔千里之外,当话筒里传来了久违了的、她熟悉的他的声音时,她激动莫名。三十三年了!她曾多次在心中勾画过重遇他时的情景,却没有想到先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因为她实在是...

  • 温暖的感觉……

    一句体贴的话让人温暖好久;一个关心的动作让人温暖好久;一个理解的眼神让人温暖好久也是这以系列的形态,让我感到温暖,让世界充满温暖,我喜欢温暖的感觉! 这是一句让...

  • 忆----故乡的打麦场

    犹如落叶一样地漂泊于它乡异地的游子,对生养和哺育了自己的家乡,总有一缕缕永远也叙说不完的深厚情谊。记忆中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还有那些熟悉的早已离开人世的面孔和...

  • 你是否常常记起父母的好

    当我们由为人儿女转换成为人之父母时,你是否还常常记起父母的好? 当我们咿呀学语时,父母为了能让我们说出一个字他们会重复百遍、千遍甚至万遍,当我们从嘴里吐出一个哪...

  • 你不知道的事

    又一次晚睡了。 刚看完山楂树之恋,没有想象中那么感人,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是不是我对于这类事物觉得稀松平常,所谓最纯净的新濠天地娱乐官网也不过就是没有进一步身体接触的,亦或是...

  • 最美的声音

    他希望中的下属是有自己见解和主张的人。然而这么多年,他发现无论是求他办事的人还是他的所有下属中,竟然没有一个是这样的人。 他手上有不小的权力,他可以一句话调动千...

  • 等待花开瞬间的美好

    经历风雨的洗礼,才能看见绚烂的彩虹;经过心灵的洗礼,才能扬起远航的船帆! 稚嫩的花骨朵只有经历了漫长寒冬的考验才能开出娇艳的花朵,涓涓小溪只有锲而不舍地越过途中...

  • 阳光总在风雨后

    你的教鞭下可能有瓦特,你的冷眼里可能有牛顿,你的讥笑中可能有爱迪生,你的骂声中可能有爱因斯坦惩罚不是目的,而是过程。 对马虎的惩罚使之认真,对撒谎的惩罚使之诚实...

  • 人之为贵,在于有自知之明

    近来闲闲无事便去翻了翻汉语字典,赫然发现,以自字为始的词语竟有200多个!包括我们所熟知的自豪、自傲、自大、自卑、自沉、自暴自弃实在是不胜枚举。于是我又想到:从小...

  • 垂钓一阕忧伤

    一直希望着易安是生在江南小镇上的女子。迷朦烟雨中,错落不平的青石板,悠悠桨声,古朴弄堂,满口吴侬软语,轻轻呢喃。泛舟,浅唱,融进那水的性子,抒那淡淡的愁情。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