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禅小岩2016年01月12日情感文章

这只是情感故事,不喜欢请绕过

我弟兄三个,大哥是74年生的,91年时候,我作为家中的幼子,也来到了这个世上。母亲说,生我是在忙月,当时父亲在矿上下煤窑,只有大哥,二哥在家,大哥已经17岁了,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准备当兵走,二哥才9岁,也是一个小屁孩。

我从小身体就弱,属于低重儿,生下来才不足四斤,母亲大出血一直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这期间,父亲一直照顾她,我则交给了我大哥。他抱着我,整整截止到我满月,我可以下床走。此时,他也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笑的时候,只有酒窝最明显。

后来,冬天的时候,他就当兵走了……

两岁的时候,他回家休假探亲,那天说来也怪,我颤巍巍的不知道要找什么东西,竟然磕到了桌腿上,刚好是额头,鲜血直流。我妈哪?在菜地里刨土豆,我是有我二哥看护着的,二哥又贪玩弹珠,结果我一直哭,他也不知道。后来,我就没了知觉,醒来后,我已经在医院里了……时隔多年,母亲说,要不是我大哥赶回来的及时,我小命儿都没了。我的额头也因此留下了一个疤,到现在我还一直留着长长的刘海。

这一别,我大哥在部队考上了政院,我也上了小学,中学,高中,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结婚的时候,我想去,我妈说我正在小升初,因此错过了他的婚礼。中学二年级,他回来,我像看陌生人一样盯着他,他说,“你过来了啊,告诉哥,想吃啥,哥给你买。”我不说话,反正一直就觉得,这人咋会是我哥?好奇怪的感觉

高一,他回家,因为早上没有叠被子,他抓住给我扔到了院子里。当时,我就给他急,我出口骂他,他一脚踹过来,我蹲在地上,半天没起来,后来,我哭着跑出了家。午夜的大街上,我东游西逛,早上刚回小区门口,他就在保安室里,看到我,把他的军大衣给我披上,“回家睡吧,哥错了。”我扭头就走,想,这辈子我或许再也不会原谅他了。兄弟情谊就此一刀两断!

高三,我专业课没过线,他在电话那头和我妈急,执意让我考一所军校,说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妈劝我,守着你大哥兴许有个照应。我心想,我没有哥,这个世界上就我一个人。后来,我考了一所二本院校,临开学,他回来,给我的银行卡里打了第一个一万。那钱,整整大学四年,我都没有动!

大学毕业,我失业了,进了工厂,干起了苦力活,手被轧伤了,疼的要死,午夜租住一个老式的旧楼房里,半夜北风呼呼的吹,隔着玻璃,还能听见呜呜的响。一个人十分无助,常常掉眼泪,这时,他托他一个退伍的战友来看我,那个战友说起了当年他为了我能就读某所军校所干出的傻事儿……我说,那都是违法犯罪啊,他疯了吗?那个战友说,你哥说你从小身体就弱,读军校不可能安逸一辈子,至少也是十几年的缓冲期,也少受罪。我突然心酸酸的,第一次觉得他也不容易,一个人十几岁就在外面,打拼了这一二十年,我考虑过他吗?

我大二那年,文章刊登在《读者原创版》上,他一口气买了十二本,他机关里战友人手一本,逢人就介绍:我弟,那篇文章的作者是我弟。因为这件事,到现在我还说,“你怎么不召开个团会议,替我宣传下。”他爽朗的笑,哈哈哈哈哈……

在工厂的最后一年,我开始变得失眠抑郁,白天没精神,晚上一点也睡不着,睡着了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梦。我打电话向他倾诉,一周后,我收到了他的牙挂饰。我说,这东西很普遍,满大街都是。他说,这狼牙是他当兵第一年,他的连长送给他的,是真的野公狼的牙齿,能辟邪,他带了十几年了。我说,这么珍贵,我不能要。他便强硬的挂了电话……

结婚的时候,他正在闹转业,是啊,职位也上不去了,不回地方来,在部队干什么?我说,你要来,我需要你。他答应的好好地,结果从早上七点,我一直等啊等,等到晚上11点,他来的时候,我已经喝的大醉。他来看我,“弟,你睡了吗?”我说,“你谁啊……”他说,“好好睡。”然后留下了一信封的钞票。我扶着脑门,从床上爬起来,追上他,把钱摔到他的车上,“滚……”他满眼都是难过,后来,我才懂得,他被领导刁难了,被禁足了一整天。

他终于转业回来了,那一天,他在家做了好多的菜,他期间拉着我的手,“弟弟,你长大了。”我看着他,“你也老了……回来了好。”两句话抵过万语千言,剩下的时间,他不停的说,我沉默的听,期间我大嫂说,“知道我当年嫁给你哥,你哥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我摇摇头,大嫂说,“你哥对我说,我下面有两个弟弟,嫁给我,不能亏待了他俩。”我看着他,何时他的眼里也已经蓄满了泪水,而我转身的刹那,也已泪如泉涌,一个男人,心思为啥如此细腻,实在是受不了了。

半夜,我和他倒在一张床上,半夜醒来,他看着我,“当年,你那么轻,才四斤多,就这么长,现在的你,怎么这么高了。”我嘿嘿的干笑,不知道要回应些什么。

我婚后读研,临近开学,银行卡又突然多了两万,我知道是他给的。我对我媳妇说,这钱不能要!媳妇说,你们弟兄的事儿,我不插手。我知道,我要是退回去,他肯定会生气。于是,就假装心安理得的在卡里存着。

暑假在湛河里洗澡,他给我搓背,我调侃说,”一个团长给他弟当搓背工,想想都很有趣。“他拍拍我的肩膀,”瞧,这瘦的。“我一个人悄悄游向河水中央,假装体力不支,他看到后,二话不说,拨开水,当他试图托起我时,我诡笑着说,”被骗了吧,李团长。”

……

这就是我哥,他今年42岁了,大我17岁,我25岁了。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你哥,我不会害你。每当此时,我都会深深的喝上一口酒,假装被呛了,满眼是泪!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有一个如此疼我的哥哥,我是幸福的,因为这弥足珍贵的兄弟情。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