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许永礼2018年01月12日来源: 潮州日报情感文章

他经常出现在地下通道里,或坐在高高的天桥上。

他有一双浑浊的眼睛,脸上的表情则很泰然。他伸出一只手去,把手里的搪瓷缸子颠得山响。其实,缸子里的硬币并不多,让他颠出来的响声,跟针一样刺耳。行人经过他,多半视而不见,也有迅速逃开的。

我常常用我的眼睛,去探究他的眼睛,想知道一个乞者,何以能如此泰然自若,而又麻木不仁。但换来的,则是一阵更响亮的哗啦哗啦声。

曾经见到过一个乞者,他的下肢膝盖往下就没了,光秃秃的像两根朽木。他就坐在一块装有轴承的木板上面,手里拿着麦克风,脸上扬着很灿烂的笑。他所唱的是那种很嗨的RAP饶舌,听起来很阳光,也很诙谐,中气十足。就好像生活的磨难都为风儿吹散,他所做的仅仅是用他的表演,逗大家一乐。我会心地笑了,丢下十元钱的时候,就看到挺多人也都纷纷解囊……

我还在体育广场的荫下,看到过一位卖艺的女孩子,她在黄昏的流光里,很忘情地拉着小提琴。远远望去,分明是一幅鲜活的油画。女孩琴音飞落之处,乌黑的长发也在风里飘。那是一曲舒伯特的小夜曲,伤感中带有飞扬之势,悲怆间掩不住涓涓情愫。人们驻足,凝望,聆听,远远地用手机录影。我很不愿意去打搅那样一份安宁,双手呈上一张钱币,放置于她跟前。与其说施舍,毋宁说感谢……

有次我搭朋友顺风车,途中塞车,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用鸡毛掸来擦拭玻璃,朋友给了他十块钱。最不济的是那种妇女带着孩童,追着行人跑的,有点令人生厌,可至少也是在博人同情。我在想,无论在生活里,你所扮演的是何种角色,都是可以赢得尊重的,每个人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乞丐也是如此,总得付出点什么,才能有所收益吧?同情没那么廉价。

这天傍晚,我又在天桥上遇见了那位颠缸子的乞者,这回有点古怪:他吃完路人丢给他的面包,就将包装 纸,还有一些零碎的垃圾都装进个塑料袋,然后拾级而下,顺道还捡了路人丢下的烟头,纸屑,一并送进垃圾箱里……

这个细节使我特别震动。我曾认为他有一双浑浊的眼睛,浑浊到一无是处。可当我戴上有色眼镜去看待世界的时候,我的眼睛,我的心才是浑浊的。生活远不止步于表面,相信在他的心里也是有风景的。我可以有自己的喜恶,却不该妄估于人的。

从此,每次经过他我都会留下一枚硬币……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