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尘封的记忆

    夏日的午后,正在休息的我,听到窗外传来几声蝉鸣,这熟悉蝉的鸣叫声,把我带到了几十年前,那个快乐的童年时代,勾起了我对童年那些快乐时光的美好回忆。 记忆的阀门一经...

  • 孤独者的醉

    秋已过,冬将至,可枝头,那些不愿离开母亲的叶子,还在恋恋不舍的,依偎在树妈妈的怀抱里,享受着最后的温暖和爱抚。下班,我推着单车走在马路上,看着人们一个个急匆匆的...

  • 缘份-史太群

    李家庄的李员外家是热闹非凡,因为,今天是李家的公子李敖娶亲的日子。阔落而古朴的深宅大院,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前来贺喜的人们,或站、或坐、或喝茶、或谈笑;席间人...

  • 三叔和他的牛

    三叔背着手走在集市上。 乡村集市的人很多,小商贩的叫卖声,在整个集市上是此起彼伏,热闹着呢。三叔,赶集啊,不去茶馆喝两口?群子一户家的堂哥在跟三叔打招呼。喝,怎...

  • 那些人,再也没有见过

    那些人,再也没有见过。 人若有一把年纪,许多岁月里擦肩而过的感动、美好,慢慢淡忘,默默沉淀。某个时候,不意间,人和事一下子又从心底某个角落翻出来了,在那样一个回...

  • 看日子

    弟弟要结婚了,母亲准备要让隔壁的邻居王叔看一下日子。说看日子其实就是看哪天适合结婚。晚饭之后,母亲去了隔壁王叔家。我独自在家里看电视。大约半个小时,母亲和黄姨一...

  • 小时候的冬天

    小时候的冬天,小伙伴们一起沿着河边奔跑追逐,看谁最先能够达到河终点。冻的通红的小脸蛋上还挂着鼻涕,怎么那河边那么长,都长大了,还是没到头。 小时候的冬天,爆米花...

  • 我喜欢你,可仅仅是喜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些奇怪的情绪,总觉得,自己还是更适合男生那种洒脱的性格。女人啊,总是会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感情。 终于,我上大学了。 曾经在无数个日日夜夜...

  • 似湖水也似铠甲

    爱令她变成更好的自己。 01 海沫十六岁这年的暑假,随姨妈一起搬进楚园。这是一座幽深安静的宅院,白色的建筑风格,后院有一座大大的玻璃花房。姨妈的工作,就是作为园艺师...

  • 寒冬细雨

    春节迫近,温度骤降,南国之城又下起了毛毛细雨,使年味更重了。往北几百公里的地方,正覆盖着冰雪。而在这南国之城,就谓之冬雨了。空气是湿冷的,调皮的少年少女裹着冬装...

  • 故乡绿

    我的故乡在九连山下。九连山下是一个神奇的世界,神奇得到处都是一片望不到边的绿。从大山到峡谷,从低峰到矮峦,从山边到野地,从路旁到水岸,所能见到的,都是一片浩浩渺...

  • 一个用心来感受的女人

    几天来没有能静下心来写点像样的文字了,可能是近日来意外的酒局增多?可能是忙乱的心无法凝神?可能是一个女人驻足了我心灵的流浪?这些即是也不是。今晨,当我骑车穿越拥...

  • 又到桂花飘香时

    (一) 明月高悬,将绵绵的思念挂成圆满。秋风轻拂,送来缕缕袭人的幽香。推开窗户,但见园里的桂花开了。伫立窗前,贪婪地吮吸着那浓郁的香,一份久远的亲切在心中弥漫,...

  • 我那远去的过年时光

    过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每当这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那渐去渐远的童年,那充满了无限欢乐和快慰的过年时光。 在农村过年,最忙碌的是大人,最快乐的就是孩子了。大...

  • 人生就是一出戏,精彩靠自己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出戏,没有导演,也没有彩排,只有现场直播。 人步入老年,越接近人生的终点,就越对已经过去的往事产生怀旧和留恋感,甚至对已经烟消云散之事仍泛起情...

  • 年末匆匆又来到

    不愿过年年又来,有心思亲亲不在。双手撕下日历的最后一页时,不禁感慨一年的岁月倏忽地滑过心间,悄悄从指缝中溜走,留下了的只是脸上岁月刻下的痕迹;不仅感慨一年已然而...

  • 索忆——童年趣事系列

    管囧 那时的我应该八、九岁的样子,别看长得瘦瘦小小,却是一群小孩子的头。我的弟弟、舅舅家的两个表弟,妈妈同事家的小妹妹,远房亲戚家的表妹,这五、六个小孩都是我的...

  • 碳,郭渔的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我的人生尚不足五十载,而且越活越滋味。但在我的同学中,却已很沧桑地挂了一名。该人本来姓董的,因为长得忒黑,上学时我们班上好多人都叫他碳。 如果一个黑黑的女孩长得...

  • 飞来的“小情人”

    我要说的是今年的情人节,可与往年不同了,从天而降来了个可爱的小情人,整整陪伴了我一天,为我唱歌,为我跳舞,还陪我拍照,我开心死啦!上午,我去交手机费,由于天气很...

  • 回忆

    有多久没见你,以为在哪里。 以为有多远距离,闻不到你气息。 晚上看到一份报道。周筱赟状告毕节市政府有关留守儿童专项资金去向问题 突然间想到那个待过整整两年的地方。 ...

  • 一封你永远都看不到的信

    从我见你的第一面起,不知被你身上什么东西就给迷住了,似乎那一刻,我的心就已追随你而去。但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我那时候还是傻傻的,懵懵的,也没有在意那是什...

  • 在那遥远的地方

    我愿抛弃了财产 跟她去放羊 我愿她用那细细的羊鞭 轻轻敲打我身上 车内意外放着这首悠扬抒情的老歌,一下子将我打入十多岁时的回忆,那个时候,就像这首歌传唱的一样,毫无...

  • 不敢转身,就想等你忽然发现

    背景音乐已经调好了,或许这个旋律不是我的最爱,可是好想和你一起听,好期待你能听懂那些歌词在我心中的分量。 日记已经写好了,即使没有什么动人的句子吸引人,最新的照...

  • 天鹅湖的故事

    新疆巴州境内的巴音布鲁克草原上,有一个久负盛名的湖泊,叫天鹅湖。每逢夏季,天鹅湖那风光旖旎的九曲十八弯,那西域独有的变化莫测的水色湖光,还有那成群结队欢畅游弋、...

  • 每天都经过他的门前

    两年前,我在一家化学药品公司上班。公司的周围都是研究性质的生物技术公司。许多化学系和生物系博士出来单干后,开了他们的小型研究公司。像我的老板,就是从之前的药物研...

  • 其实,我不想说

    今夜,时钟已指向凌晨,可是我却没有丝毫的睡意,这样的夜晚我早已习惯,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敲打着键盘,小小的按键,弹出美丽的节奏,我的心也随之荡漾 每天每天,我都会问...

  • 儿子的回家风波

    儿子周一下午的时候,已经考完试在家呆着了。 周一是学生返校的时间,也是我跟他爸最忙的时候。我们下午值班到5:00后,再从6:00一直上课到晚上10:00。早上5:30就起来开...

  • 十年一轮回

    2015年的冬天有着春天般的温暖。年末,表妹订婚,家里热闹非凡。我扫了一堆骨头兴冲冲对小姨说留着给思露吃,小姨伸手轻轻地打了我一下说到:你忘了,思露早就被我婆婆卖掉...

  • 当知道了你的秘密,我的心中爬满了蚂蚁

    我若告诉你我心悦诚服地喜欢你,你满意吧? 啊可爱的人,这叫我怎么不蚂蚁? 啊,又一个网络词汇出现了。记得前两年神马都是浮云出来时,我们都在猜测这个神马这个浮云都是...

  • 旧轮胎载着破碎的心

    在心与心碰撞敲击出美妙的音符时,我不想要忘记那一缕光线的长短,那一句声线的起伏,那一丝嘴角的弧度,那一滴晶莹的泪水。想用眼睛留下,好永远存在生命里,每天都可以重...

  • 暂别了,大同——落叶飘零落

    终于到了可以回家的时候了,心情很是激动。不仅因为马上就可以回家,更是因为紧张的考试周的结束。激动之余,也有些小小的感伤。似乎还记得夏天拿着皮箱来到学校的场景,时...

  • 唐山,唐山

    我说过,我喜欢有故事的城市,无论这个故事是否与我有关。 我就这么跟着彭雪回了唐山,除了因为想陪朋友回家,也是因为这是一座让我想走进的城市。因为地震嘛朋友笑笑,是...

  • 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因为我们都在现实的洪流里漂泊。这句话我至今言犹在耳,可是说这话的人,如今不知沦落何方。 曾有一个人,不叫我的名字,而叫我苔藓姑娘。曾有一个人...

  • 旧物

    我是个守着一堆旧物过日子的人。不知是我不忍舍弃它们还是它们呆在我的生活里没想出去,抑或彼此都适应都习惯了。对我而言,即便有更好的摆在面前,可是更好的又怎么样呢。...

  • 平凡与寡淡

    最近迷恋上了雪小禅的文字,她的文字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带着禅意,让我烦躁的心从此归于宁静。 不知为何,读雪小禅的文字,总能让我想起中学时代的一个女孩。现在在我记忆...

  • 静听风声

    迎着风 或许,风筝是天空的最初统治者。 它驰骋天空 呼呼作响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它没落了。驰骋天空的,呼呼作响的变成了飞机,而且响得那么惊人,那自然是后话了。 古时...

  • 沉浮

    沉淀,浮尘 人生匆匆,韶华倾负。百载人生,或荣华富贵,或穷困潦倒,或虚幻名利,亦或宁静纯真,末了,终不过付诸尘土,一切归于寂静。 世事纷扰,红尘喧嚣,心,亦是无处...

  • 活,活下去

    活,活下去 柏林的天气越来越冷,轮到小宋休假,要去他在南美的农庄。 他动身前,在我家吃了顿便饭。然而,我们之间话并不多,只是慢悠悠的在一起喝点小酒,吃点饭菜。 我...

  • 腊八节,我们的认亲日

    八字貌似今生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是二月十八生下来的。然而今年的腊八日,却是我和我家大猩猩认亲之日。 按照我们老家的传统风俗,两个相爱的人结婚前是必定要认亲和看...

  • 一壶浊酒喜相逢

    唐人白居易的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闪耀于历史的长空,如一弯新月般勾住了多少迁客骚人的羁旅之思,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所以每个萍水相逢的他乡之客都在那个...

  • 过年

    故乡的年味,伴随着农家杀年猪的嗷嗷叫声,在喝腊八粥的热气香甜中,在送灶神的虔诚祝福中,在办过年货的急促奔忙中,愈来愈浓。 细娃儿盼过年,大人们盼种田,这是父母在...

  • 母亲

    一 我理解母亲,然母亲却并不理解我,这是我们母子之间最大的矛盾。但我并不愿意用这矛盾,隔断我们之间的母子之情,然母亲的冷漠却让我痛苦万分。我也并不想让看到这篇文...

  • 忘掉这件事吧

    冬日的雨夜,潮湿阴冷,澡堂子里洗过澡,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全身暖意,柔进内心,有时候人的幸福就这么容易,冬天里的一个热水澡就可以驱散所有的烦闷冷寂。 老王说吃饱饭...

  • 烟云作嫁

    那日凤鸟离凰,花轿匆忙,两不相知,各自流亡。 嫁衣艳烈,飞花逐蝶,春风沽酒,洒落梨花泪一场。 时光易老,前尘隔海,回溯流年,染碧桃花,鹃鸟啼血。衣肩上雪,天荒地老...

  • 阶上雪未冷,你未回

    花开不多时,流水无痕迹,时光空隙,又见初雪。 古道,幽径,枯木,古琴,携一份怀念访于世间。村落,亭台,古寺,磬音,捻一世执着立于红尘。飞鸿踏雪,松涛琴音,天地浩...

  • 果敢的雨

    很多文人墨客都喜欢雨,关于雨的诗词自古就多如牛毛,举不胜举。但是,大多数爱雨者喜欢的是润物细无声 沾衣欲湿浥轻尘的丝丝细雨,那种淅淅沥沥缠缠绵绵的小雨会让人情不...

  • 他一直都在

    今天的我很早就起床了,平时的这时候我还在梦里徘徊着,探索着。现实中的我要去趟远门五台山,五台山是佛教圣地,每年的腊月初一,都会去圣地烧一柱香,希望香火可以把自己...

  • 像风吹过麦田

    打包,托运,独自一人 走的那天,很安静。除了初收拾行时内心产生过几次轻微痉挛外,思想上没有想象中的纠结,情绪上也无过多的波动 回来两三个月依然爱做梦,梦里却没有广...

  • 二贤人膺命巧斡旋 大义村重情结命案

    王继增每当向粗通文墨的父亲王贤伦请教马家营与萧皮口两村的义和情到底有多深厚时,老人家总是这样说:两村的义有多厚、情有多深,这是没法说的。不是刘关张胜过刘关张。可...

  • 冻梨岁月

    小时候,每到过年时节,冻梨是必备的。吃完年夜饭,新年鞭炮一响,要解腻首选它。着急的人,一口咬下去,牙在梨上留下两道白印,嘴里吸哈吸哈的,惬意极了。不急的人,等梨...

  • 别情依依

    上高中时,我的同桌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名雪。上课时,她总是悠悠我思,那情形,让人顿生怜爱。有时瞟她一眼,心底里就浮现一个偶像,她像静夜里长空中的一颗灿烂的星,照亮...

  • 喜欢你花样年华的样子

    你十五岁那年下学期,那么巧,学校让我来教你们班语文。我刚刚送走一届语文很强的班级,班上会写作的女生多,有几人才气直逼老师,我教她们写小说,教她们改新濠天地娱乐网站,以至于每...

  • 开往故乡的火车

    老铁坐火车,如坐在钉子上,扎他屁股,更扎着他的心,十几年来,痛感从没减轻过,尽管这次换乘的是刚刚开通的舒适、宽敞、时速达300公里的高铁。 老铁的纠结来自那一年,那...

  • 万能钥匙

    树老是从树皮开始的,他感觉自己老,从心底生长出来的。 也该老了,都七十七了,不老成老妖怪了,他手拄着锄头,眯着眼瞅着那陷入湿雾里的太阳,白晃晃地像跌进了水里。隔...

  • 小狗牵黄

    邻居老杨作画堪称一绝。一张破旧的报纸平铺于桌面,牵黄站在矮凳上,老杨抓起画笔,刷刷刷几笔,牵黄的雏形便勾勒完毕。随之,描尾,着色,点睛,半盅茶功夫,那牵黄已栩栩...

  • 逝去的人,如今的梦

    2012年1月4日清晨6点,妈妈永远的离开了我。那年清明节,我第一次去扫墓,回来之后,在妈妈以前的书桌前,拿着桌上空白的梳棉棉条重量试验报表纸,潦草踉跄地写下了一些文...

  • 一辈子的收获

    半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但是却给了我大学可以说是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记忆和经验。原来的我很懒散,很容易情绪化,很容易发脾气通过这半年的锻炼不能说是全部改变过来...

  • 若有此情,布衣饭菜,尽可终身

    选一件衣服,不论颜色,大小样式,只是问,这我能穿吗?不会的数学应用题,即使明知是错误的,也会写的满满;切掉一小块的拇指,慌张从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裹住,然后再把手...

  • 没有同一条河流

    再见很难 每一次相约都必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最后的一次。再见很难 。 自恃年轻,以为有多次、无数次,而轻视一次又一次,终悔无知。 自恋风华,傲物恃才,拒人中享风流...

  • 想起的童真

    昨晚看电视,节目中沧州街头杂技表演甚是精彩。母亲突然说:小时候你就是将粮食偷偷给了这些人思绪波澜,让我想起了儿时。 那年我5岁,村里经常会来一些外乡人,有货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