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暖的爱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每当唱起这首歌谣时,我都沉浸在无限的欢乐和幸福之中。 我于70年代末出生于干部家庭,从小饱受了独生子女...

  • 陪丈人过街

    老丈人年逾古稀,身体日渐消瘦,子女们从乡下漫川送他到山阳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很不乐观。我们以胃溃疡为由,哄他住下来治疗。他吃饭反胃的毛病,令他心思重重,脸上开不...

  • 父亲

    我是隔三差五要回家看望父亲的。虽然这两年哥嫂照看着,但那份牵挂,总是揪心。 立春后,天落雨。雨不大,朦朦胧胧,雾绕着房前屋后。有点冷。春似乎还远。 父亲放下碗筷,...

  • 怀念女儿

    再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女儿离开我一年了。这一年,对于已到知天命之年的父亲来说,深切体会的不仅是失去女儿的锥脊刺骨的切身之痛,更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与悲伤。沉...

  • 父亲的扁担树

    过不了几天,也就是父亲栽下这个扁担树整整五十年的日子,坐落在小镇当街的供销社大院就要被拆了。不论我内心怎样纠结,甚或是痛苦,这个大院在小镇快速发展中的破败景象确...

  • 旧时光里的母亲

    母亲生在民国,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从小外公教导母亲,要学好针线,学好茶饭,这是作为一个好女人最基本的能力,否则到了婆家就会被人瞧不起。 母亲十三岁的时候,有人...

  • 我的小脚祖母

    文革初的最动乱时期,我的祖母,从关中渭南老家,冒着省城西安两派武斗的风声鹤唳,一路担惊受怕,辗转来到商县城,伺候我母亲的月子。父亲被造反派罢了官夺了权靠边站,乱...

  • 怀念母亲

    时光如梭,母亲去世已经三年了,伴随着母亲祭日的到来,对母亲的思念便更加深切,以至于连续几日做梦都梦见母亲,有时在路上或公园里看见和母亲长得相像的老人,心马上都会...

  • 父爱

    2012年夏日,你欢欣降临,我悄悄进入为人父的人生驿站。这一刻,渴望许久;这一站,已过而立。 这一刻,我出世时父亲那份喜悦越过沧桑油然而来,将我围裹在温馨而甜蜜的盎...

  • 我的“懒虫”妈妈

    母亲节快到了,我给学生们布置了一道半命题新濠天地娱乐网站:《我的妈妈》。我对学生们说:妈妈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你们一定要好好写写妈妈,老师会将你们的新濠天地娱乐网站改好,到了母亲节这天...

  • 浸透母亲汗水

    小时候,在我居住的村庄里,我家的年味要比整个村庄的年味早上一个多月。 母亲是个裁缝,在那个没有服装店的年代里,村庄里每家每户大人孩子过年穿的新衣服,都要先用那个...

  • 母亲走失一小时

    早晨睁开眼时已经七点十分了,离小涵上学只有二十分钟了。我急匆匆地喊起小涵穿衣服,洗漱,吃早餐。在慌乱间,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嫂子打来的,她告诉我,母亲想...

  • 被岁月锈蚀的钥匙

    我是个恋旧的人,尤其对那些已经光荣下岗的钥匙情有独钟,一把也舍不得扔。 我收集的钥匙中最珍贵的一把是奶奶的遗物,从她17岁嫁到爷爷家就开始用,一直用了近80年。它是...

  • 我的小脚奶奶

    我奶奶生在清末,孩童时裹过足,标准小脚老太太。 奶奶要是活着,有116岁了。82岁去世,至今34年。16岁和爷爷结婚,一起生活了66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奶奶的记忆已经越...

  • 小鱼回忆

    下班路上遇一卖鱼大叔,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架着一个大木桶,地上堆着好多小鲫瓜子。人多车多,我不由放慢了速度。他趁机说:来点小鱼吧,好吃,10块钱4斤了。我本无意购买...

  • 母爱深深

    那夜的梦惊心动魄,却幸福无边。 梦里和家人一起,如往日温馨。爸爸、妈妈带着我一起走进莲池,里面新建造了亭台楼阁。我跑到上面,偶遇一只小兔,抱着它寻找青草。后来发...

  • “捎带脚儿”的母亲

    母亲当了一辈子农民,国家每个月发55元养老金,在工行的卡里,因为钱不多,不值得月月支取,到年底,瞅见我们的影子,母亲就问:谁有时间,捎带脚儿,把我那钱支回来。我说...

  • 父亲脚下的土沟

    父亲已近花甲之年,可看不出一点老态,每每都是健步如飞;父亲从不放过一切可以学习的机会,比如,他游历大好河山后,就写出让人身临其境又让人充满无限遐想的游记;又如,...

  • 最后的目送

    这几天临睡之前,总会想起父亲。想起父亲从太平间被抬出来的那一幕。那天早晨,我、爱人、弟弟,随着工作人员来到太平间。弟弟、爱人,还有另外一位朋友,把父亲抬到车上。...

  • 母亲与花

    母亲节那天,与妻一起驱车回老家看母亲,途中,下车购买给母亲的礼物。妻问:买什么好呢?我说:就买些吃的,用的吧。妻撇撇嘴:老土,都什么年代了,还买这些。到前面的花...

  • 父亲节里忆父亲

    这是一段迟来的怀念,却是一位儿子对父亲最深切的怀念。岁月的风雨,可以冲淡人生的许多痕迹,惟有对父母的爱,是镌刻在我们心底不可磨灭的情感记忆。题记 屈指一算,父亲...

  • 又是一年母亲节

    我十岁的时候,外公去世,母亲说外婆一个人太孤独了。父亲马上说,那就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母亲听后破涕为笑。 那时候的外婆五十出头,衣着整洁清爽。特别...

  • 温馨小纸条

    父亲工作忙,自己的事总不往心里去,有时我好心劝几句,他也不在意,于是我就想到留纸条,把重要的事情用这种方式让他警醒和重视。 一天父亲下班回到家,一进门,赫然看见...

  • 女儿的密码

    自从给女儿申请了QQ号,她便可以通过这个号码与自己的同学和家人联系。女儿的QQ我很想去关注,我想,她会在QQ空间里写些什么?再或者是她会不会无意交上坏朋友呢?每次让女...

  • 母亲

    母亲从邮递员手中接过我和妹妹的录取通知书,眼里挂满了激动的泪花。 好,好啊!小文和小红真争气!病床上的父亲沙哑着嗓子,声音微弱地说道。 母亲双手把我和妹妹搂在怀中...

  • 奶奶

    雪儿是奶奶拉扯大的,爹娘出车祸那年她才两岁。那天夜里她哭着闹着找妈妈,嗓子哭哑了,眼睛哭肿了,公鸡打鸣了,才在奶奶怀里闭上眼。 白天还好,奶奶哄着她不闹腾,可一...

  • 有哥如此

    小时候,哥哥是个调皮鬼,上房,爬树,翻墙头,领一帮孩子东窜西跳惹是生非,衣服常开线鞋子常咧嘴,脸上从来就没干净过。父母气,邻居厌,除了小孩子们拥护他,再就是我这...

  • 父亲

    曾几何时,您已有了白发;曾几何时,您脸上已有了皱纹;曾几何时,您的双手布满了老茧;曾几何时,您的脊背已经弯曲 许多人认为:父亲和爸爸都是一个意思,可我不这么认为...

  • 亲情

    家庭是我们成长的摇篮,我们的港湾和第一所学校;亲人是我们最亲的人,也是我们的第一任老师。从小到大,孝爱礼强这四个字一直伴我成长。 小时候,在奶奶的歌谣里牙牙学语...

  • 父子连心

    我和父亲很亲近。 父亲,高大威猛、不怒自威。粗壮的四肢似乎在告诉我和妈妈什么事也别怕,家里的一切都有我顶着呢!浓密的胡须显现出男人的sex appeal和老成。深深的皱纹...

  • 爸,我妈在吗?

    喂,爸,我妈在吗?妈,我跟你说这就是我每次给家里打电话的开场白。爸爸是不善言谈的,而我也是如此,可想而知,我们爷俩打电话交谈是多么的困难。而与母亲交谈,则方便了...

  • 顶针

    前几天我正在写稿,4岁的儿子跑过来对我神秘地说: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什么东西?他一边伸出手指一边说:我也有金戒指了。我一看,他的手指上戴了一枚顶针。我忙让他摘下来...

  • 母亲的薄荷粥

    小时候,每到夏天,我总是咽喉不舒服,母亲说是不喝水的缘故。我不喜欢喝水,主要害怕上课的时候会去上厕所,惹同学笑。 母亲深知我的小心眼,她有对付我的妙计。 我们村外...

  • 黑白琴键上的“三指爱”

    迈克不知道,这是他们第几次搬家了,妈妈东奔西走,我也东奔西走。这是迈克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 迈克的妈妈叫卡娅,一个30多岁的女人,卡娅之所以要不停地搬家,是因为...

  • 母亲的背影

    盛夏八月,一个炎热的午后,太阳炙烤着大地,照耀着金灿灿的稻田,不知不觉家乡的秋天已经来临。而在家里只呆了一夜的我,又要离家回到我学习和工作的城市--重庆。去往县城...

  • 父亲的春天

    半夜时分,咔嚓一声炸雷,惊醒了正在沉睡的父亲。父亲披衣下床,望着窗外黑黢黢的夜空,自言自语地说:明天就是春分了,这场雨下得真好啊。一个冬天没怎么下雨,麦苗干得发...

  • 与儿为邻

    早上上班的时候,他在家门前的小巷里与儿子不期而遇。 他拎着黑色的手包埋头往西,准备到小巷的尽头搭乘公共汽车上班。这是他在奥运会期间第一次尝试单双号的日子去体验这...

  • 被吃席卷的记忆

    你在干什么?小姨满腹狐疑的问。 那时,年方七岁的我正在院子里卖力地跳,虽然,跳得还没有筷子高,可看起来,似乎很热衷于这种跳高运动。正是吃午饭的时间,而今天,家里...

  • 流水账

    从2月21日上周日开始,这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上上下下。心里难受。 先是21日中午吃饭咬掉了半颗牙,开完会接了孩子里面往口腔医院冲,然后夜里发现孩子发烧,这一烧就烧到...

  • 有些伤,永远没有终点

    深夜十二点,一片寂静,父亲接了通电话,穿了衣服出了门,母亲正睡得香。 走了好些路,一座高高的铁架桥边,隐隐约约地,父亲看到一个身影,靠在栏杆上,顿了顿足,听到人...

  • 她觉得自己已经长大

    她,打了声招呼,轻轻地关了门,背着包,走出去,沿着那条路,一直走,一直走,路灯黑着,她还是放心地迈着步子,那条路,她太熟悉了。清晨七点的样子,很安静,依稀听得见...

  • 过年-刘干

    年味越来越浓烈,天南地北打工的、做生意的青壮年,禁不住父母的翘首期盼和电话短信的催促,纷纷撂下手中的活,挈妇将雏、星夜兼程,奔向远方的家,回家过年。 姐姐带来北...

  • 观河灯

    到马头已三十余载,却未曾观过马头河灯。 元宵节的晚上应朋友之邀,一行三人徒步前往滏阳河岸。此时天上月明星稀,地上灯火阑珊。到处是灯的海洋。行至孙思邈公园附近,已...

  • 拿什么称呼我

    第一次被称作阿姨的况味,虽然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可我竟然还是那样的记忆犹新耿耿于怀。 那天,我走在路上。忽地,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闯到我跟前,大声叫了一声:阿姨!几...

  • 婆媳穿针

    一场入冬的连绵阴雨,淋湿了从霜降到小雪半个多月的日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接踵而来的是初冬的一场小雪,验证了雪天易晴的气象俗语,果真小雪过后天气放晴。 98岁高龄的...

  • 麦芽糖:记忆里的甜蜜

    周末得空,和妻上街闲逛。一阵清脆的金属敲击声将我们吸引过去。一位清瘦的老人,面前一副担子。手中的小锤,不时敲几下,发出悦耳的响声。麦芽糖!妻忍不住买了两块。妻递...

  • 布鞋的筋骨

    小的时候,穿的是妈妈手工做的布鞋,那时能穿上一双上海回力胶鞋觉得特有面子。皮鞋更是不敢想,只有在外工作吃商品粮的人才穿。时光飞逝,时下一双纯手工的布鞋反而成了奢...

  • 乡情是一块含在嘴里的糖

    春节期间,亲朋好友相互联系,多年不见的同学亲朋再相逢,总有欣喜绕心头。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我的一位小学同学琴,在初四的时候,听说我在家,带着她四十岁上生的...

  • 回乡偶书

    原本并不喜欢花港观鱼这个地方,总觉得闹哄哄的,像个大公园。年关的时候读《山居杂忆》,里头提到杭州城旧时的望族,高家的庄园就在花港观鱼处,后毁于日军战火。书上有一...

  • 姐姐-赵士芳

    除夕,像往常一样,我很有仪式地净了手,泡上香茗,端坐书桌前,静下心来给亲朋好友写新年祝福。我发出的第一条短信是祝姐姐安康! 可是初一的早上,我还是被一声惊雷炸到...

  • 年夜知何味

    年三十逼近,年夜饭却吃过多轮次。朋友、同事的聚会,你来我往,在城市熟悉或陌生的场所聚餐,中午、晚上都有,聚餐的名目直指年夜饭。几乎顿顿结束,头晕目眩,肚皮臌胀,...

  • 年节里的记忆

    每到过年,被浓浓的年味包围时,被喜庆的氛围感染时,被鲜艳的中国红陶醉时,一幅幅久远而又温馨的画面就会从记忆深处走来,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年节里,最辛苦的应该是母...

  • 期待一个团圆年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可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们姐弟三人,还有我们的母亲,不知多少年没有真正聚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了。 父亲在世的时候,父母和我...

  • 家乡年味

    又是一个新年,奶奶和前年同样,炸父亲买来的几斤金鲳鱼以庆祝新年。 若隐若现地,奶奶亲手种植的那片菜地浮现在寒风之中。我疾疾地穿过羊肠小道,猛然看见奶奶正艰难地伐...

  • 母亲的手-张灵霞

    母亲的手细长干瘦,青筋暴起,关节粗大,结满厚厚的老茧,全然没有女性应有的滑腻柔软,太多的生活磨砺太多的岁月沧桑重叠在她那硬硬的掌心里。 母亲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

  • 年饭

    每到新年来临之时,我就不禁想起父亲做年饭的情景。 也许是因为那顿饭赋予了特殊的意义,也许父母和我们兄弟对那顿饭异常看重,也许是因为我们的确已经候望已久了,父亲做...

  • 等你在温暖的年夜里

    儿子工作在省城,距家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远不近。职务是警察,工作繁忙,平时都难得休息。即使是休息日,也常常被临时叫回单位处理事情。一到年节时候任务更艰巨,所以直...

  • 老照片的故事

    腊月二十,是我与老伴的结婚纪念日。为此,我特意将当年的结婚照翻出来,重新看了看当年自己到底是怎样一副德行,如今,已经不大记得了。 那年,我刚刚二十二岁,而老伴则...

  • 登顶大别山

    我知道,妈妈,当我提出要和你一起去登大别山的时候,你在犹豫。若带我去,你的眼中就只有我,而少了风景,你会一心一意地护我周全;若不带我去,你可以和户外的朋友们疯玩...

  • 我们都将经历

    我这人,别的都好,就是喝点酒就喜欢胡思乱想。 已经在奔三的路上走过两年了,越来越觉得自己也不再年轻。从我放假回家开始,爸爸妈妈总会有意无意提上两嘴。我的观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