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流涛2018年05月25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文章

大舅走了,静静地走了,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印象中大舅永远都是小时候储存在脑海中的模样,文质彬彬,说话办事总是慢条斯理,不疾不徐,他戴一副近视镜,似乎一年四季都身着白衬衣,蓝西服,见谁都微笑着,一团和气,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很温暖

大舅在上一辈人中,身为长兄,他们兄弟姐妹七人,大姨在西安,二姨在汉中,三姨在武汉,三个舅舅和我母亲在丹凤,在那个苦难的年代,弟兄姊妹多,吃饭的嘴就多,受苦受累自不待言,大舅为弟弟妹妹操碎了心,自然负重背憨。大舅一辈子不烟不酒,也没有别的不良嗜好,一辈子与人为善,从来没有与人红过脸扯过皮。大舅住院这段时间,我听了几位曾和大舅共过事来探望他的老人讲,大舅为人敦厚,在单位干啥事情都能以身作则,常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人,从而赢得了同事们的尊敬和爱戴。这段时间,也给我讲了大舅过去照顾她的许多琐碎事情,一提起大舅她就掉泪。

小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过年,因为过年能好吃好喝耍尽兴。长辈们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丹凤的所有亲戚过年时每天轮流做东会餐。大年初一在大舅家,初二是二舅家,初三是小舅家,初四是我们家。每年初一这天,大舅都要亲自掌勺下厨炒菜,西关的老屋子旧桌子,七碟子八碗子,兄弟姐妹们谈笑风生,开怀畅饮,我上初中就和二舅小舅学会了划拳喝酒,每年过年一定要醉上几回,二舅小舅划拳总赖我,十二局不是2比10就是1比11,大舅总在旁边笑呵呵地说:“不要赖娃,不要赖娃嘛!”那温馨欢乐的情景仿佛如昨。小时候,我就爱看书,大舅见了,每次都要鼓励我一番。他是老牌大学生,说话一套一套的,许多话语我至今记忆犹新。从小到大,大舅从来没训斥过我,大舅的一言一行都感染着我,他总是润物无声做榜样,却最让人敬佩,足以让我铭记一辈子。我常怀念过去那些美好而惬意的日子,尽管那时物质匮乏但人与人之间是那样的纯真友好,正是那些美好的日子构成了我快乐童年,塑造了我们一大家族兄弟姐妹们开朗活泼的性格。大舅是一位敦厚的长者,他以他的人格魅力和优秀品质影响和感动着下一代人。值得后辈们永远敬佩,永远怀念。憨厚朴实待人友善的大舅在天堂一定不会孤单

大舅叫陈希成,生于1933年9月,湖北黄冈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化。1950年2月参加工作,曾先后在陕甘宁边区政府驻汉中办事处、共青团西乡县县级机关委员会、西乡县干部政治学校、商南县委宣传部、人武部、县委党校工作。在商南工作时间最长,因此说话一口的商南口音。我从未见过大舅发脾气。大舅年轻时就在外地工作,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家待一段时间。大舅在商南当过党校校长,调回丹凤后,相继担任过党校校长,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务,1993年10月从丹凤县政协退休。大妗子当了一辈子老师,一对老人含辛茹苦养活了一大家子人,基本上没有置办下什么房产,但子女均成为有益于社会的栋梁之才。大舅的长子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在美国留学,现在中科院工作。次子现在长沙办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两个女儿也继承了母亲的衣钵,教书育人,桃李芬芳。

大舅最后的日子在病榻上度过,我最后一次去看他,他已憔悴不堪,即使昏迷着还喃喃呼喊着一个又一个晚辈的名字,伴随着一阵又一阵抽搐,他抽搐一次,我的心就紧缩一回,格外难受。我坐在床边,握着他温热的手,回想和他在一起的一些事情,我就禁不住泪水涟涟。他在病榻上念叨最多的词就是“谢谢!”即使神智不清醒也始终保持着他的谦恭与敦厚,探访的人来了,他即使眯着眼睛,也不停地说:“谢谢!”连他的儿子丹丹为他掖被角,他也忙不迭地说:“谢谢!谢谢!”探望他的人都被他的善良和敦厚感动不已。

送大舅上凤冠山的那天,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那天,雪花飘飘,寒风呜咽,漫山遍野白雪皑皑,送葬的队伍在山道上蜿蜒很长,哭泣声也绵延老长。飘洒的纸钱在雪花的伴舞下悄无声息地落下来,只一会,就被紧随其后的雪花覆盖。

大舅走了,静静地走了。大舅,您安息吧!望敬爱的大舅一路走好!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