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天鹅飞走了2016年01月13日伤感文章

(一)你仍是我的软肋,却再也不是我的盔甲

阳光照耀着她的侧脸,上帝好像要将一世的温暖全部馈赠于她,而她犹如童?a href="//www.bidushe.cn/view/baba.html">爸形蕹镜?a href="//www.bidushe.cn/view/tianshi.html">天使一般,倚着窗户眺望着远方,眼神空洞而淡然,嘴角浮动着若有似无的弧度,一瞬间好似看到了一弯笑意荡漾着,下一瞬就消失在那弯小小的弧度中,好似产生了错觉。她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咖色的窗帘被风轻轻吹起,乱了她的头发,继而又吹起了她的白色长裙,手里抱着的玻璃杯已经开始慢慢没了温度,她放佛晃了神,已不知倚在那里有多少个时辰。她的身边好似缠绕着上下漂浮的轻音乐,由远而近,转瞬又慢慢向远处飞逝而去。席地长裙轻轻的落在地毯上,左右微微摆动,像是随着音乐翩然而舞。而她,竟而成了一幅遥远而虚幻的“风景画”。

“嘀嗒——”手机铃声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扰了我们看“风景画”的心情。而这却并未惊扰她的恬静,好似那一声又是一次幻听,慢慢的又回归了那种平静。直到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好似狂风暴雨般袭耳而来,而她才瞬间回过神来,将手中的玻璃杯放在窗边,转身望向门口,顿了顿,慢慢地向门口走去。

“蹬蹬蹬蹬,亲爱的甜心儿,surprise……”当她打开门的那一瞬,一个满脸只剩笑意的姑娘狠狠的将一个热情的拥抱落向她的怀里。然后毫不客气的拉着行李箱向里面走去。

“芯儿,我都想死你了,我回来呆几天,就在你这就寝啦,你想我不?”那个姑娘兀自向里面走去,将行礼放在窗前,然后她狠狠的摔倒在了沙发上。

“当然想死你了,小一,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叔叔阿姨也一起回来了吗?”她随手关上门,也向沙发的方向倒下去,依偎在小一的怀里。

“我爸没回来,我是回来看看你,顺便参加谢漾婚礼的,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小一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得了吧,你是专程来参加他的婚礼,顺便在我这蹭吃蹭住的。”芯儿转身向小一抛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真的,亲爱的,我就是想你了,你知道不,谢漾他给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信里西扯东扯说是始终放不下我,苦苦哀求我一定要来参加他的婚礼,他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所以,本姑娘经过深思熟虑后觉得还是最后送他一程的好,省的以后做恶梦。”小一扳过芯儿的身子,看着她特别认真的说着。

“好好好,我知道你是美人儿救英雄,不想让他?a href="//www.bidushe.cn/view/lang.html">狼盎沽粝率裁?a href="//www.bidushe.cn/view/yihan.html">遗憾,来,多喝点儿水,故事长,咱慢慢讲。”芯儿说着起身接了一杯水。

“嗯嗯,姐姐我很忙的,算是给他小子面子。”小一拿起水杯又是一饮而尽,嘴里嘟嘟囔囔的回应着,“对了,亲爱的,小欧呢,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一定必须当伴娘。”

芯儿的表情瞬间僵硬起来,眼神一瞬间又回到了起初的空洞,她欲言又止,轻轻的转过头走向窗前,从她嘴里轻轻的飘出“他……”不知是她声音太小,还是她什么也没说,也似乎她的话被风带走了,慢慢的向远处飘去。

窗外的阳光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深蓝色的空中没有半丝云彩,似乎被风急急的追赶着,早已无了踪影。只见远处几只小鸟扑扇着翅膀慢慢向这边靠近,依稀可以听到小鸟叽叽喳喳清脆悦耳的声音由远而近,一只小鸟扑扇着翅膀停在了窗前叽叽喳喳的在表达着什么,兴许是累了想要告诉它的伙伴儿,它要在这里歇歇脚。又好像是在这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叽叽喳喳急切的呼朋引伴。芯儿拿起窗边的玻璃杯,倾斜着杯子,将水一点一滴慢慢的倒出来,随即又缓缓伸出另一只手,用手轻轻的接住了从玻璃杯中倒出来的白开水,静静的看着它们从指缝中慢慢的向下流,水滴滴在窗沿上的那一瞬间,芯儿抬起头安静的看着远处的天空,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芯儿的声音,“小一,他被外星人带走了,你信吗?。”

小一听到这句话忽然从沙发上惊坐起来,向窗边飞奔而去,一把搂住芯儿,“亲爱的,你说什么呢,他怎么会被外星人带走呢。”

“我们……失联了”芯儿依旧看着远处的天空,眼神空洞而迷离,嘴里轻轻的不停重复着。

“啊?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啊,他的手机打不通吗?你没有去他家里找他吗……”小欧惊讶的注视着芯儿,双手使劲儿摇晃着他的肩膀。

“小一,我找不到他,他已经消失5个月23天了……”芯儿转身,看着小一的双眼,平静的好像再说别人的事情一般,在她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东西,捕捉不到一丝情绪。

“芯儿,我陪你再去找找他好不好,那可是你的初恋啊,他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许他的手机丢了呢,对不对?”小一拉着芯儿坐在了沙发上,将芯儿拉进自己怀里,轻轻的拍着她。

芯儿一句话也没有说,面无表情的看着桌子上那个玻璃杯,屋子里安静的甚至听不到她的呼吸声。忽然一阵“嘀嗒,嘀嗒……”声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安静。

“喂,妈,我已经到了,嗯嗯,就在芯儿家住了,您就别担心我了,我三五天就回去,你们好好照顾自己啊,那就先这样,不说了,我回头打给您……”小一跟电话那段的妈妈简单聊了几句匆匆挂了电话,然后将芯儿扶起来,看着她认真的说,“姑娘,咱别这样行不,我们必须把他找出来,不管他为什么消失,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你别这样面无表情的不说话,我很担心你。”

芯儿站起身来,接了一杯白开水,然后打开了电视,转身平静的坐在了沙发上。电视上忽然出现了一对男女,男的倚着一棵,站在树下,女的白衣飘飘,低着头安静的站在他的旁边,他们没有任何对白,影片中只有Bandari的声音Into Red Velvet飘荡着。男主没有说任何话,深深的看了一眼女主,转身慢慢的向远处走去,他的背影随着音乐声的此起彼伏慢慢消失不见。女主依旧低着头,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屏幕慢慢暗了下来,画面逐渐的变成了黑色。屏幕上逐渐出现一行字:你仍是我的软肋,却再也不是我的盔甲。

芯儿平静的看着电视屏幕,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句话,嘴里轻轻的吐出“小一,你知道吗?他仍是我的软肋,却再也不是我的盔甲…”她的声音空旷而飘渺,好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一般,在屋子里来回荡漾……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