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张中山2018年07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伤感文章

今年的孟冬,寒风逼人。

12月12日晚,梁喜员同志于家中突发心猝中,抢救无效,溘然辞世!虽然他已年介八旬,亦算高龄,但这突如其来的不幸,仍然使其家人亲友感到难以承受的哀痛!

生死是大自然的铁律,没有谁可抗拒。然而人的感情这东西,往往却并不顺从它,这就叫人情。

当晚12时许,家人亲友送老梁到市殡仪馆大厅安息!回家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的音容笑貌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脑海,往事历历,热泪俱下。我觉得应该为老兄写一点什么,于是伏案写下:

与梁喜员兄话别

老梁兄,不是前几天在电话上说好,等个好天气,聚一聚,聊一聊吗?你咋突然爽约,不辞而去?你从不食言,这回破例,实在遗憾

老兄,你一生待人宽厚善良,为人处事,总是敞开心肺给人看,胸中全无一点尘。亲友相聚,你说无酒没气氛,不热闹。三杯两盏,胸胆开张,豪 情炙人,那多好啊!今年你血糖高了,不再喝酒,不免令人遗憾!春节给你打开的那瓶茅台,现在还在我书架上放着,等与君共饮。今天只能留下永久的遗憾!

梁兄,清人何瓦琴有一联语:“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三十多年,我们无话不说,家事国事天下事,无禁区,无忌讳。有人笑话我们当官太老实,少心眼。你不悔,我亦不悔。我常说:“当了共产党员就真当。”你表示赞赏。如今君去矣,何人与我话 衷曲?也只有遗憾!

梁兄,咱都是山里人,农民的儿子。我们有着相似的背景和经历,吃过苦,受过罪,看过人的眉高眼低,感受过人情冷暖。然而,我们也有大山一样的秉赋和性情,对得起父母,对得起祖宗。君今去矣,可以无憾!

人生如旅。亲朋故旧之间,中途相逢,半路分手,本是常理,我亦释然。然而亲情似海,家人难舍,亲友难舍,如今阴阳两隔,不免令人痛惜!痛惜!

梁兄,走好!12月12日夜。

我和老梁相识相交已有三十多年了。我到地区工作后,先后任职的地区文化局和商洛日报社,他一直是主管领导。在长期的工作交往中,我对他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和认识,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老梁是一位忠诚的共产党员。这么说并非一句官话。因为这个称谓并不是每一个党员都当得起的,现实中名不符实者多有。但老梁当得起。我曾戏谑他是党的“乖娃”甚至觉得他身上有些“驯服工具”的味道。他从县上到地区,官当了几十年,不贪权,不谋私,清廉方正,守身如玉。无论家人、亲友,要他办什么事,他总是先说:“有没有政策?违不违反原则?”虽然他曾为不少同事和群众,帮过忙,解过困,但是违规的事,越雷池一步也不行。因此,他的孩子和亲友,就私下送他一个雅号“梁政策”或“梁原则”。他听了也不以为然。自然也难免落一些不明大理的人的埋怨。现在大家都熟悉习近平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句话。老梁心中就有一个笼子,就是政策党规这条红线。

老梁为何如此认真执着?许多人不理解,因为不合世俗人情。对于老梁这和他的家庭出身、受的传统教育有关。他出身贫苦,少年时代历尽艰辛。因此,他对党和毛主席、新社会有着不可动摇的感恩情怀和信赖,不能不维护党和政府的信誉。这是他的坚定信仰、政治觉悟,也是可贵的良知。他一生与人为善,顾全大局,公道正派,正是源于穷人家教育子女:“莫逞能好强,莫惹事,遇事让人三分”的反映,因而也成为老梁性情的基因。

老梁是一位勤奋的公仆。他只读过一年初中,实际上仍是一个工农出身的干部。但他天资不错,记忆力、理解力很强,一辈子勤奋努力,孜孜不倦,读书学习笔耕不辍,因而竟然很有几分知识分子风采,能写一手流畅光采的文章。他虽然谈不上多么深厚的理论功底,但他对党的政策的理解,对政治的敏感,对基本工作路数的把握,都显得娴熟和老练。他从实践中学会了一定的领导艺术,懂得抓大放小,哪些应该亲力亲为,哪些应放手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因此,他主管、分管的工作,无论农业、林业、水利、城市建设,还是文化、新闻、党史研究方面都有可圈可点的业绩,赢得了党和群众的信任,留下良好的口碑。这也是他获得许多老领导,甚至高级干部和专家学者们赏识称道的原因。有些人官做久了,养成很多坏习气,心中无百姓,老梁却始终怀着一颗平常百姓心。退休时我提示他:老兄要“软着陆”。他笑着说:“本来就是平民百姓,不必担心。”他和老朋友、亲戚、部属在一起依然如故、谈笑畅饮、亲亲热热、不拘小节,这也是他特别可爱之处。

老梁也是一位刚强不屈极有韧性的大丈夫。他的性情忠厚诚实,没有城府,不擅权谋,甚至让人感觉有点逆来顺受。但是,人的品格能耐往往临事而见。老梁在危难是非面前,不懦弱,不苟且,颇有一身凛然正气。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在他身上没有低级庸俗习气,而且心胸开阔,格局很大。他的人生历程中,并非一帆风顺。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他在商州县委书记谢职后,曾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击迫害长达两年之久。但是他始终坦然面对,不屈不畏,静观以待,显出不凡的风骨与气节。当然历史终于还他以清白。他一生对亲朋故旧,有春阳之温,时雨之润;对邪恶小人,冷若冰霜,不屑一顾,颇有大君子风度!现在,他为自己的人生划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我很钦佩他!

宋人文天祥诗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梁兄,九泉有知当感到欣慰!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