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风雨

    (一) 啤酒很喜欢啤酒这个名字,这是她除了南瓜之外第二喜欢的东西。啤酒是个八岁的小女生,南瓜是她每天都要爱一下的老爸。为什么只爱一下呢?南瓜也这么问啤酒,而她眨...

  • 别样乡恋

    走出校门后,兜兜转转,几十年里,从没有离开过山的胸襟。那么,是什么样的缘分,使这个人与山相依为命? 1968年9月28日,我们15名同学,插队落户于大山深处。不可思议的是...

  • 一匹狼的高傲

    我是婉歌,一个游走在世间的普普通通的人。活于世上十九年有余,我发现我完成的事情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碎小事,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改变世界的轨迹,不过,也对,又有几...

  • 无解的方程

    无解方程,若只出现在数学世界里,充其量不过是耽误了几分钟时间,匆匆掠过后,谁也不会再记起它的存在,因为它没有故事。有故事的无解方程存在着,无限的虚耗着你的时间和...

  • 谢谢你愿意接受我的帮助

    《夏洛的网》一书伊始,理解了我独自一个去闯世界实在还太小后的威尔伯开始体会到生命的孤独与无聊。 就在这时,威尔伯拥有了一个朋友蜘蛛夏洛。它陪威尔伯说话,教它一些...

  • 寒冷的北方

    生命如此闪耀,不追求赤子之心怎么知道。 在一次次的跌宕起伏的时候,不仅一次的嘲笑自己的无用,嘲笑自己的不合时宜的话语,甚至什么自信都消失殆尽。 不知道怎么表达,不...

  • 锦年花开,此生不败

    沉寂了多年的博客,即将迎来她第一篇博文,想想都激动。加一句废话(初中有个男同学虎头虎脑的,名叫博文)。 冒着考试之大不违,接二连三的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害怕计组...

  • 童年的水晶琉璃心

    有好多人早已忘却自己童年发生过的事了,也有很多人却依旧刻骨铭心。而我就是后者。 很多人都不相信现在开朗外向的我幼儿园的时候是个超级害羞胆怯的小丫头,每天早晨妈妈...

  • 《我的乡邻》之五:信佛的二姐

    我最要好的伙伴新南的母亲,我叫她阿佛二姐。 二姐,首先是因为她有姐妹四个,她排行老二。叫姐,是按照李家的辈分,她的丈夫,我叫他永才大大。 可是,二姐却叫我的父母为...

  • 一场所谓的不知觉的感慨

    事情的开端往往很奇妙,导火索往往连我们都不清楚,也许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玩笑,也许就是一句口头禅的话语。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是我们常常万万没有想到的。 我们之间存在着很...

  • 有些人有些事为何总会成记忆

    重新打理自己的博客,特别初入博客时,还热情高涨地加入了锐博客团队,坚持做客服许久,晋升为编辑时,因为工作变动,过于忙碌,只有放弃。 当时,还真有些忍痛割爱的味道...

  • 你还记得你曾经的追求与理想吗?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理想吗?你还记得你的追求是什么吗?你还记得你之前有多知足吗?你还记得起来吗?人生|坚持或是妥协,你还记得你曾经的追求与理想吗? 还记得那时我们...

  • 盼春归

    前几天,到制剂中心报到,在实验室门口碰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慈眉善目笑眯眯,让人看着心里就熨帖。我瞧着老人家甚是眼熟,不由多看了几眼。不想老爷子倒是直直地向我...

  • 痛苦,也许因为你还有选择

    几年前,还在日本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有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留在日本,继续享受这里的好山好水好寂寞,还是,毅然奔向祖国的怀抱家人朋友好吃喝。 于是有机会见到亲...

  • 2015的小女子情怀

    每年的年初,都是极忙碌的,在期末的试卷、文字、会议、清洗、大厨的角色中更迭辗转,好在有寒假的福利支撑,心理上略有优势。 整个上半年,继续陪读,奔波在城北城东之间...

  • 为什么我们的新濠天地娱乐官网,总是一个圈

    我谈过两次恋爱。 第一个是高中时候的同桌。他开窍很晚,对除了学习之外的一切东西都不感兴趣。因为总是记不住我的名字所以直到毕业之前都用哎来表示我需要你的帮忙,快看...

  • 你开心就好

    这两个月利用闲暇时光断断续续的写了十几篇文章,不图别的,就是希望能够记录下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作为一份美好的礼物留给未来的自己。若干年后,翻看这些文字,或青涩...

  • 雪忆

    新的一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临近春节的气候总是格外寒冷的,明明还是白昼,天空却灰暗地如同夜幕降临一般,下班之后,天空飘起细小的毛毛雨来,迎面而来的,是刺骨寒风,...

  • 阳光,严寒,谁才是天堂

    蓦然回首,相识已是十余年之久,这期间我们拥有过,也失去过。 其实有时候我会想,假如我们还会再遇见,你还在等,我亦还在等,只是我们不确定到底在等谁,会不会有对方,...

  • 风雨21年

    21年前的今天,我的青春虽近尾声,毕竟还在,还有着花的憧憬,还有心情做梦,还有力气折腾。今,步入围城21年,立马45岁,已然没了当年的底气。 回首需要勇气。所谓幸福的...

  • 初为人妇

    30岁的生日刚过不久,新年的钟声也敲响了。回眸走过的2015年,有喜庆的日子,收获的时刻,也有茫然不知道所措的时候。在娘家的日子在2015年宣告结束了,因为这一年的三月我...

  • 曾经年少

    还记得当时年少懵懂,扬言要当一个作家,于是便有了这个博客。可是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一荒废就是好几年。现在的我开始明白要实现一个梦想是有多艰辛,但是人总要有梦想不是...

  • 不知不觉,了然成长

    一觉醒来,2016年就来了,仿佛间,丝毫感受不到它的新,它能带给我的快乐。 过去的一年中,我很努力,算是拼上了自已的全力,实现了自已愿望清单上的一项内容,算是给2015...

  • 失乐的天堂

    我的一生里最爱的东西衣裳、房子。衣裳包裹我的肉体,房子将我与外界隔绝。造就我那紧张兮兮的灵魂。房子是一切隐私没有见不得人的最好帮手,是另一个风貌向自我舒展开来时...

  • 相伴彼此,只要懂得就好

    闲暇的日子,心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暂时远离了世俗的噪杂,素面朝天懒散的依偎在冬日午后的暖阳中,一个人静静的思、静静地想,心中只装着对朋友的那份牵绊,回眸之时心底缓...

  • 冬至离情

    最近在读丰子恺的自述:我这一生,其中一段他于烽火战乱,颠沛流离中,家里添了一个新生命,取名新枚,寓意大树被斩伐,生机并不绝。春来怒抽条,气象何蓬勃!可谓悲喜交加...

  • 远远同学

    从家里回到学校宿舍,桌子上有点凌乱。发现有一份外国文学老师给我的作业写了评语。课后延展的并不多,但是多自己的思考,希望就像你所写的,延展自己的爱好,下去多阅读,...

  • 冬之思

    冬日寂寥,窗外,天地灰蒙蒙连成一片,仿佛将白昼与夜色揉在一起。雪花轻扬,如约而至,以不急不缓之姿态降临大地。心境顿然素简,思念远方的亲朋。 雪花纷纷,恵泽万物,...

  • 荷叶伞

    我从一座边远的古城,旅行到一座摩天的峰顶,摩天的峰顶住着我所系念的一个人。 路途是遥远的,又隔着重重山水,我一步一步跋涉而来,我又将一步一步跋涉而归,因为我不曾...

  • 吹风观鸟

    把车停到车库里走出来,清风拂面,那凉爽丝丝透进皮肤,渗进心里,感觉舒服极了。晚上巡逻到凌晨零点多,早上六点多又接到指令,出了两个现场到现在已将近十点,头脑昏昏沉...

  •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第一缕阳光来了,我隐在阳光里。 阳光隐在时光里。 时光隐在岁月里。 岁月隐在鸟语花香里。 一阵风来,落英缤纷,美到惊艳。有小孩子的地方,笑声如花瓣落满屋子。 我知道...

  • 冬晨

    一大早起来便在家三楼的露天阳台上,看着这冬晨的模样。此时,呼出的热气融进了这凝白的冬雾里,一片苍茫。我仿佛被束在这无休无止的空白世界中,孑然一人。哪里才是我要找...

  • 风吹走的轻质量

    轻质量,一方面是我自己确实没有出息,无论从外貌还是学业上都是平庸大众;另一方面,自己没有这些优质条件,还不愿笼络关系。最后一阵风,吹过来,就不知道把自己吹去哪里...

  • 在数九寒冬中蛰伏

    在冬至,我随手抓起一把往事的记忆,破碎而冰冷。 那些青春和理想,洒布一地,冰碴一样,泛着幽深的寒光。衍射着曾经的生机勃勃。 窗前,泛黄的银杏叶,还在寂寥中继续凋落...

  • 你好浅苏

    你好浅苏。是我,我在十二月的早晨给你写信。落地窗帘被初升尚且懒洋的冬阳映得焦黄焦黄。很温暖安心的一种颜色。空气里浮着浅浅淡淡的玉兰冷香,我想你会喜欢。 起初看到...

  • 阴天

    天空很久没蓝过了,这让我很难过。 阴雨绵绵的日子好像走远了,但又好像随时会回来,这种突然袭击有没有让你觉得人生猝不及防,没法准备?一到秋天,武汉似乎就变成一个心...

  • 雪路散句

    多雪塞外,隔三差五的雪花温婉铺满大地,趁着今日久违的阳光,坐车从县城回村。 结冰的公路迫使车辆慢行,眼光撒在路上,金黄色光芒一束束收敛车窗,金灿灿。路边的雪花深...

  • 盼望一场雪

    连续几天的雾霾之后,古城西安终于落了一场雨。 那雨,是细小也微渺的。时而飘飞,时而却又仿佛已然止息。 太多关于晴朗的渴望在心底里燃烧。希望每天清晨起床后,站在窗前...

  • 雾里披云兴唐烟

    若无离殇,不必远望;若无情,不必远行;若无爱,不必躲避。 思念纠缠,又无法触及,才会选择一刻的逃避,但终无多用。 那个秋日,微雨起,我,走向你。 到达车站时,天色...

  • 天,蔚蓝一片海

    临下班前翻看朋友圈里的消息,在它更新的瞬息,一个头像带着一段文字弹了进来: 想去看海。 纷扰熙攘的城市上空,悬着一轮与天空一样颜色的太阳,无力虚弱的光芒照亮了环在...

  • 心乡宁静

    一 喜欢沈从文,喜欢汪曾祺,喜欢吴冠中。 喜欢宁静,喜欢偏远,喜欢文字的娓娓道来,喜欢中国山水画的空灵缥缈,喜欢乡村的遗世独立。 二 吾心安处是吾乡。 秋天。东坞村...

  • 眸中雪,自清欢

    不记得是立冬前一天,还是两天,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真可谓美:绿树上挂着白雪,黄叶上覆盖着白雪,小小的红艳艳的叫不上名字的浆果上镶一团白雪。耐寒的月季花依然开得...

  • 新月·旧人

    都不怕没有合适的题目或者开头,基本都会在开始写的前一刻突然蹦哒出来个词或句,每当这时候也不再推敲或者细想。再不济,便以无为题。但凡想说,总会有话说。一则词穷,二...

  • 自在飞花轻似梦

    午后,当你从睡梦中醒来,忽然就想起多年前听过的那一话,快起来啦再睡,脑袋就睡扁了 是那位最好的朋友啊。当年,他微笑着从门外走进来,一边对睡在床上的你说着,一边拽...

  • 迷路的拾光纪

    我有很久都没停下静静的坐下来做一些事情,碧如看书,思考。 周末,我趁着有空去了一趟图书馆,在里面兜兜转转了许久。好吧,我也算常去那里;又或许是因为没有能够坐下来...

  • 冬夜有约

    冬日里,一天中最惬意的时间,莫过于晚饭后,将睡前。 着一身宽松的家居棉衣,穿一双舒适、温暖的棉拖鞋,让一天紧张的肌肉放松,再放松。此时,外面也许刮着风,也许下着...

  • 昧夜

    一 时光徘徊在黄昏的路口,等一滴夜露,敲开你虚掩的柴门。 西窗,竹影,帘动。水墨青黛处那片细碎的晚霞化作了悲壮的血迹,夜空似在微微作痛。 荒诞的伤感,只为我的不解...

  • 雪夜南湖行

    我是一个爱雪的人,也喜欢山水。只是亳州无山,水倒有几处。比如涡河,宋汤河。寻常时节,来到河边,看两行绿柳,婆娑摇曳,很有兴致。这几日,天气骤冷,才是小雪时节,居...

  • 雪儿,静悄悄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儿。 没有听到雪儿的脚步声,没有看到雪儿的身影,雪儿悄悄地来了,来得是那样的快,那样的猛! 昨晚,天色还是灰蒙蒙的,细雨,淅淅沥沥不停地下着。我...

  • 蛰伏

    初雪化了,整个城市不知是在日光还是雪光的辉映下,显出一种温婉而明亮的色调。凝望着窗外那雪后澄碧如洗的天空,长空中白云万里,汹涌的马路旁的树木上覆盖着那样一层好看...

  • 午后的咖啡

    一切近乎平常,空气也弥漫着平常的气息,平常的让人觉得日子没有了一点新意。 喜欢午后坐在窗前的阳光里,一个人,傻傻的冥想,想那些该想的、不该想的,正如这午后寂寥的...

  • 欲说还休

    午饭后,天还在下雨。 这是2015年初冬的一个中午,我在家乡赵河初中教学楼的三楼朝南的窗户边的办公桌前。 最近一直阴雨连绵,从在外的亲友反馈的消息,很多地方天气都大同...

  • 秋的落叶

    秋,书香的秋,恬静的秋。想到秋,每人都会被它那迷人的景色所吸引。每课树都长出了硕大的果实,扎着粗实的根努力地往上拔。 可是又有谁知道土地上那一块块薄薄而又疲惫的...

  • 戏台

    冬日,阴雨,不甚寒。 石桌布席,一人,一壶柚子熟普,一串念珠,一盆蒲石,一卷古书。 黑虫鸣叫在侧,声颤而悠远,即悲亦喜。数千古人物,帝王将相,文豪佳人,今亦何在?...

  • 挑野蒜

    早春时节,地畔上的羊胡子草开始吐出绿油油的嫩芽儿。跳皮的山羊羔子们呲开三撇小嘴儿细细地啃食这早春的美味。山村里的一群小姑娘手携提篮溜了出来。姑娘们平时呆在学堂里...

  • 再简单一点

    翻看以前和先生的聊天记录,发现自己有变化,变的不简单了,还是喜欢以前那个简单的自己。 难道是我关注的太多了吗?也许吧,还是管好自己吧,其他的不要想那么多了。 做个...

  • 被雨水冲刷的记忆

    秋日的雨夜,我在夜幕中焦急的赶回北京。天空还下着零丁的雨,路旁无名的花那富有光泽的叶片低压着,路上的行人快节奏的走在这永不停息的大都市的街道上,快速车道上闪烁着...

  • 声音的联想

    入春以来,在静寂的清晨或午后,常有一大群麻雀,聚集在后院的尤加利树梢。那轻俏的哨音,时而一点一点,时而一串一串,时而独吟,时而合鸣,玲珑剔透;如水晶,如银铃,如...

  • 登高

    虽然,出门便见山,但我却极少登山。望着连绵的山,时常会想,那些山顶,会有人上去过吗,从古到今。应该没有,谁没事上那山干嘛呢。又不是什么名山。 站在山梁上,再往前...

  • 随遇而安

    心安于当下的境地,保有从容。 琴棋书画、花草古玩、香茶鸣虫,都可做为安心良剂。 老而以心寄情,是老者用毕生对生活的感悟而所获得的世间之乐和应世出身之法。人生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