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2012年10月09日友情文章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位名人的搏客,说他找到他的小学老师了!喜出望外阿,在虚拟的网上我都可以想见他喜不自禁而露形于色的样子,仿佛他苦寻了几个世纪,全天下的人都应该为他庆祝三天了。然后他用那极平易又极富感染力的文字告诉读者,他所以大富大贵如此,却至今还记得当年这个只是小学毕业留校的老师,全因这个快快乐乐的女孩让他知道,学习是人世间最为快乐的事情。于是,他一生以学习为乐事,造就了今日的成就。

文章读完,有些疑虑:他果真还记得这个小学老师的教导吗?即便这个小女孩说过类似的话,真的就有如此巨大的影响,造就了他一生的辉煌吗?时下大凡有些成就的人物,或者虽无多大成就但极想有些成就兼有些知名度的人物,遇上合适的机会必定会充满感情地讴歌他的母亲和老师。即便他的母亲全无母德,他不见她已有许多年了;即便他的老师一无是处,他根本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讴歌。因为人类有个共识,母亲是最无私的,老师是最伟大的。讴歌她们自然没人会提出异议。而一番情真意切的讴歌,就可以淋漓表达他可贵的感恩心,让他的粉丝们想:哇,他还记得他的母亲!还记得他的老师!于是更为疯狂。

这么揣测似有小人之嫌。平心而论,只要天良还在,怀念老师还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在下是一薄情寡义之人,却也常常会想起小学的两个老师。有一回与内人说起她们,竟使浮躁的心沉静了许多,并从内心的深处泛起美感来。

一个是小学一年级的启蒙老师,名字还记得,叫李怡,一个个子不高总是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的老太太。她说话不紧不慢,有条有理,对学生要求严格,没人敢敷衍她。我们这些农家孩子本来就崇敬不干农活照样有饭吃的人,老师还这么有学问,自然奉若神明,对老师的话从不会质疑。有一次老师说,青蛙是益虫,保护庄稼的,不能吃。回家便告诉母亲。母亲说,傻话,大家都吃你不吃,你吃什么?的确,那时田间的青蛙特别多,成为各家各户的一种主要副食。对母亲的话我无力反驳,于是青蛙还是照旧地吃,只是心中总有犯错的感觉。有一天得知老师要来家访,母亲高高兴兴杀鸡宰鹅,准备好好款待我的老师。我却很是不安,反复叮嘱母亲不能做青蛙的菜,而且老师问到这个问题,全家人都要说,我家不吃青蛙。其实那天老师根本就没问这事,吃了饭就走了,我虚惊了一场。后来长大了,靠当兵进了城,生活日益富足,我就不吃青蛙了。内人总是说,现在的青蛙都是人工饲养的,营养丰富,可以吃的。而我总有排斥之心,觉得它们不该被人类吃掉。回想起来,这就是老师的教导打下的深深的烙印。

另一个老师是个年轻姑娘,名字记不得了。也许当时就不知道她叫什么,因为她似乎只是一个代课老师,而且只是教了我们几节音乐课。然而四十余年过去了,如今我已年过半百,心如死灰了,却还清晰记得这个老师给我们上音乐课的情景,而且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感动,那么的美好。这个老师个儿高挑,常穿一身红衣,站在讲台的一角,手拿歌本侧身对着学生,一句一句带我们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歌词,这音律,这身影,加上她打节拍那优雅的手势,深深的嵌刻在我那年幼的脑海里。以后岁月忙名忙利,来去匆匆,音乐的种子渐渐死了,但每每听到《我的祖国》,就禁不住会停下脚步,悄然感动一番。音乐是另一种语言,而且是能够最深沉最淋漓表达感情的语言。我是一个十分拘谨十分内向的人,却十分喜欢音乐,听一些好的音乐会感动得泪流满面。追根溯源,是这位红衣少女无意中用她那美丽的歌声和美丽的青春启迪了一个农家赤脚孩子与生俱来的对美的向往和追求。

怀念自己的老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只是凡夫俗子忙于生计,没多少闲心来想这些往事。再说就是时时挂记着,而且感人至深,也没人在意,没人捧场。人间的许多真情就这样被岁月淹没了,或随岁月流逝了。今日写下这些文字,只为纪念我的老师,纪念我的童年,纪念我历经沧桑却还保存着的内心深处那一小块精神家园。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